素言见晴川低着头不说话,还想再劝,晴川却已是抬头坚定地说道:"素言,你别再劝我了,这事我心里自有打算。"

素言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只能由得晴川去了。

第二天上午晴川干完了自己的活,就直接奔阿哥所去了。不曾想八阿哥却是不在,问了问守门的小太监,说是八阿哥一早就去了布库房。晴川便又找到了布库房,到了门口却被两个小太监给拦下了,说什么也不让晴川进去。

正争执着,里面却出来了一个小太监,传话道:"八阿哥叫晴川进去。"

因清朝是"马上得天下",所以对皇子、皇孙的骑射武功的训练也十分重视,因此在乾清门内北侧设立了布库房,为众未成年阿哥们习武之所。晴川跟着那个传话的小太监进去,见里面辟了好几块练武的场子,四周都吊着沙袋,旁边的架子上还陈列着十八般武器。

八阿哥赤着上身,正在练武场上同武艺师傅练拳,见晴川进来了才停了下来,从场子上走了下来。一旁服侍的急忙上前递了条汗巾过来,八阿哥随手接过来擦了擦汗又丢了回去,转过身轻笑着问晴川道:"怎么?想我了?昨儿不是才见着么?"

晴川本就一肚子的火气,又听他这样轻佻地调笑自己,当下便怒道:"见你个大头鬼,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别这么幼稚好不好?《金瓶梅》虽然是禁书,但在我眼里也算不了什么,我见过的比这个厉害多了,你吓不到我的。"

八阿哥听得一怔,问道:"什么《金瓶梅》?你说什么?"

见他还装傻,晴川心里更气,说道:"你少装傻,这宫里除了你还有谁会来欺负我一个小宫女?你无聊不无聊?你当我就是好欺负的吗?我警告你,你小心……"

八阿哥扬了扬眉,忽地低下头凑近了晴川细看。他的面庞离她极近,呼吸几近可闻。晴川突见一张脸贴了过来,骇了一跳,吓得忙往后仰着身体,有些惊慌地质问道:"你干吗?你要干吗?"

八阿哥却是挑了挑嘴角,笑道:"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个不好欺负法,为什么每次见了我都是张牙舞爪的。还有,我很好奇,你到底看过什么东西,比《金瓶梅》还要厉害多了。"

晴川一时被他问得语噎,又听八阿哥接着笑问道:"难不成偷看过男人洗澡?"

晴川怒道:"我哪有?你少胡说八道!"

八阿哥却是笑了,直起身来,说道:"我觉得有可能,你看,我现在没穿衣服,你还不是堂而皇之地瞪着我?"

晴川一愣,这才地发现八阿哥是赤着上身的,腰背挺直,肌理精瘦而结实,又因刚刚打过拳,上面还密布着细细的汗珠,放现代,就一标准的模特身材啊。啊,刚才光顾着生气了,竟然忽略了他是如此模样,这是古代啊,讲究男女授受不亲的啊,完了,完了,又要被他抓住把柄了!

晴川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又见八阿哥仍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再没胆量争辩,只赶紧用手遮了眼,低呼:"我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说着便转身就跑。

八阿哥看着晴川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旁的小太监看了心中却是一动,虽然平日里不论对谁,自家主子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笑意,不过那笑容大多很浅淡,往往都是弯弯唇角就算了,很少能见他笑得如此开怀过。

九阿哥与十阿哥刚好从外面进来,在门口碰到晴川闷着个头跑出去,十阿哥很是好奇,高声问道:"八哥,我刚看到晴川从这跑出去了,快得象后面有老虎追着一样,那丫头来这干吗?"

八阿哥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尽,闻言又不禁笑了笑,状若随意地说道:"她有点事过来找我。"

十阿哥还想再问,却被身旁的九阿哥暗中扯了一把衣袖,他也不知是个什么状况,只能忍下了心中的好奇,闭了嘴。

九阿哥推了他一把,笑道:"老十,你不是一直想和八哥切磋切磋么,正好八哥在这,还不赶紧地!"

十阿哥心思简单,听了当下便去换了衣裳,嚷嚷地非要和八阿哥比个高下不可。九阿哥却在一旁抱着手看着,待场上的那两人交上了手,这才把场边服侍的小太监叫到一旁细问刚才的情形。

小太监把晴川来找八阿哥的事情一一讲了,九阿哥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边练武场上十阿哥已是落在了下风,九阿哥看了高声叫道:"老十,你不是八哥的对手,赶紧认输吧。"

十阿哥一边躲着八阿哥的进攻,一边喊道:"你自己都是八哥的手下败将呢,少来笑话我!"

八阿哥见他两个竟然还打起嘴仗来了,不由得笑了,格开十阿哥打过来的拳头,笑道:"行了,今日打累了,改日再打吧。"

十阿哥巴不得他说出这句话来,立刻停下手来,扭头冲着九阿哥笑道:"九哥你看啊,可不是我打不过八哥,是八哥累了,先说不打了的。"

三人说笑着从练武场上下来,旁边早有服侍的小太监端了汗巾茶水等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