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屁啊,背!她能背过才是见到鬼了,好不好!

晴川只看了一会,就觉得困意上来了,书上的字像是小人般都会动了,再盯着看了片刻,她那眼皮子再也支撑不住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从她身边过了一下,衣袖蹭到了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抓了抓脸,嘟囔道:"别动,叫我再睡一会。"

又睡了片刻,却听得身边有人大声叫她的名字,她以为是哪位宫女在逗她玩,连眼也懒得睁,只摆手道:"一边去,一边去。"

话音未落,她头顶上就挨了一巴掌。

晴川一个激灵,立刻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金嬷嬷黑着个脸站在面前,火大地看着她,骂道:"叫你回来背书,你倒好,偷懒睡起觉来。我问你,你书背得怎么样了?"

晴川手里的书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她急忙低头四下了找了找,把书从地上拾了起来,挡在了身前,心虚地说道:"我,我还没背过呢。"

金嬷嬷更是气急,"算了算了,别背了,你去念给娘娘听吧,娘娘在等你呢。"

晴川自己偷懒被抓到,现在哪里还敢说别的,低着头乖乖地跟在金嬷嬷身后去储秀宫见僖嫔。

僖嫔此刻面色比之前已好了许多,正坐在美人榻上饮茶,看到晴川进来,便轻声问道:"可是把讲钩弋夫人的记载都看仔细了?"

晴川连忙点了点头,生怕僖嫔再要她背出来,忙说道:"奴婢看仔细了,这就念给娘娘听。"说着便拿了书出来翻找《外戚世家》那一篇。这一翻可不要紧,她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全蒙了。

这,这,这哪里是什么《史记》啊,这分明就是一本图文并茂的《金瓶梅》好不好!完了!书一定是被人换过了!准是有人趁她睡觉的时候把书给换成了这个,故意弄了一样的封皮,里面的内容却是全换了!

晴川傻眼了,张着嘴一个字也念不出来。

僖嫔听了半晌没听到声音,正奇怪着,便瞥了晴川一眼,"怎么还不念?我在等你呢。"

一旁的金嬷嬷见状连忙上前,斥责晴川道:"是不是有不认识的字?给我!我给娘娘念!"说着劈手从晴川那里夺过书,打开来一看,顿时也愣住了,待回过神来,脸上一下子涨得通红。

僖嫔见他二人神色有异,眼中不禁露出疑惑之色,问金嬷嬷道:"怎么了?你也有字不认识?"

金嬷嬷满脸绯红,艰难地说道:"不是。"

说着便走近了僖嫔,把书打开了,翻过来给僖嫔看。

僖嫔刚饮了一口茶水,抬眼看过去,就见书页上画了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搂作一团,分明是在行那房中之事!僖嫔一个没忍住,一口茶水全喷在了金嬷嬷的脸上,抖着手指指着那书,颤声问道:"这这这……这是《史书》?古代的人都是这么写书的?"

金嬷嬷一脸的茶水,也不敢去擦,只垂了眼皮答道:"回娘娘的话,不是《史书》,是……是《金瓶梅》……"

僖嫔闻言便向缓缓晴川看了过来。

晴川心里一惊,吓得连忙解释道:"娘娘,这书不是我的,这书不是我的!"

僖嫔却不肯听晴川解释,只冷着脸叫了宫女进来,吩咐道:"把晴川带下去打扫大殿,不扫完不许吃晚饭!"

晴川百口莫辩,只能跟着宫女出去打扫大殿,僖嫔既然是要罚她,那大殿自然是在晚饭前打扫不完的,她拼死拼活地做完了的时候早就过了饭点,回到乾西四所,自然是什么饭菜也没给她剩。

素言趁着没人注意把晴川拉倒了夹道里,偷偷地塞给她几块点心,低声问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八阿哥他们又为难你了?"

晴川早就饿得狠了,几口把点心塞了下去,差点没被噎死,待缓过劲来,这才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因为书被人掉包而被僖嫔责罚的事情,又恨恨道:"气死我了,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和我开这种玩笑!"

素言听了,低声说道:"你走的时候我倒是看到心莲与挽月几个接头交耳了,却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如今看来应该就是因为这事了。"

晴川独自打扫了整个大殿,累得浑身酸痛,听到此处更是生气:"这帮子人,我也没得罪过她们,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呢!"

素言想了想,又问晴川道:"八阿哥那里,你还没去赔罪吗?"

晴川一愣,反问道:"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向他去赔罪?"

素言轻轻地咬了咬唇,劝道:"他们是阿哥,你是宫女,怎么容得你向他们叫板,我看你不如去服个软,他们那边放了手,心莲几个也就不敢这么针对你了。"

昨天八阿哥叫人送来镯子,晴川虽看出他有取笑之意,却认为这也算是一种示好的表示,还以为他良心发现就此放过她了。现在看来,倒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了。晴川抿了唇不说话,她自小性子就倔,标准的吃软不吃硬,八阿哥他们越是这样对她,她反而是越不想向他们低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