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阿哥继续说道:"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叫人去找了金嬷嬷来对质,如果是我指使的,我认罚。如果不是,你这一耳光既然打了就要付出代价。"

说着便高声叫了外面的小太监进来,吩咐道:"你去乾西四所,把金嬷嬷叫过来,就说我有事问她。"

小太监一溜小跑地去了,过了一会金嬷嬷便低着头跟在小太监后面来了阿哥所。

八阿哥已安排了晴川躲在屏风之后,自己依旧坐在书案后,抬头看向前面侍立的金嬷嬷,先是温和地笑了一笑,这才问道:"金嬷嬷今天带着晴川出宫去了?"

金嬷嬷赶紧低了低头,恭敬地答道:"回八阿哥的话,奴婢按着十阿哥的吩咐,今天带着晴川出了宫。"

八阿哥听了微微一怔,端起案上的茶水轻轻地抿了一口,又问金嬷嬷道:"哦?是十阿哥?他叫你找了泼皮无赖去欺负晴川?"

金嬷嬷听了心中一惊,急忙跪下了,申辩到:"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按照抿十阿哥的吩咐,在今天带着晴川出宫而已,别的事情奴婢都不知情啊!"

八阿哥轻轻地点了点头,没再问金嬷嬷什么,吩咐她先下去。

待金嬷嬷退出去了,晴川几步从屏风后抢了出来,怒道:"怎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做得如此卑鄙行为,亏得还是阿哥。"

八阿哥虽弯着唇角,可眼中却不带一丝笑意,略一思量后说道:"她说的是十阿哥,可不是我八阿哥,你连八阿哥和十阿哥都听不清吗?再说了,这不过是她的一面之词,究竟是不是老十做的,我还得问一问。你这样的脾气,还不知在宫里得罪了多少人,没准就是别人趁机报复你呢!"

晴川听了冷哼一声,说道:"谁不知道九阿哥十阿哥都和你是一伙的,我除了惹了你们这三个小人,根本就没和别人结过仇!"

八阿哥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起身又叫了外面的小太监进来,问道:"可知道九阿哥和十阿哥此刻在哪里?"

小太监答道:"九阿哥和十阿哥一早就去了布库房了,这会子还没回来呢。"

八阿哥看了晴川一眼,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他们问清楚了再给你个回话。"

晴川冷笑,嘲道:"这会子怎么不敢叫他们两个来当面对质了?是怕事先没通好气,漏了馅吧?"

八阿哥已是走到了门口,闻言不由扯了扯嘴角,转回身与晴川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同我一起去布库房,这样总可以了吧?"

晴川哪里会怕对质,正巴不得当面揭穿这八阿哥的嘴脸,便挑衅地冲他抬了抬下巴,"去就去!谁怕谁?"

说着便率先往门外走,她只顾着与八阿哥斗气了,迈门槛的时候就大意了些,脚下被门槛一绊,人一下子就扑倒在门外,摔了个五体投地。

身后传来八阿哥低低的嗤笑声,晴川这一下被摔得七荤八素,心中又恼又恨,身上也摔得痛,晕了半晌才慢慢坐了起来,又两下脱了自己脚上花盆底,发泄般地往地上狠拍了拍,这才抬头瞥八阿哥,气哼哼地问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人摔跤吗?"

八阿哥扬了扬眉,抿住了嘴边的笑,上前向着晴川伸出了手。

晴川瞪了他一眼,一抬手打开了他的手,顾不得身上疼痛,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又仔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才说道:"没事了,走吧。"

八阿哥却是站着没动,看了看晴川,才又说道:"布库房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该去的地方,你先回去,我查清了此事自会给你一个说法,可好?"见晴川狐疑地看着他,八阿哥敛了脸上的笑意,淡淡说道,"晴川,你信我也好,不信也好,我要杀你完全可以治你个大不敬的罪,直接叫人杖毙了都可以,犯不着在这事上糊弄你。"

晴川听他声音渐冷,自己身上也痛着,头脑便也渐渐地跟着冷静了下来,这一冷静不要紧,顿时吓得她一个激灵!她刚才只顾着激愤不平了,连生死都忘了!她这都做了些什么啊?她在向一个皇家阿哥叫嚣啊!她好像还想扇他耳光来着!天啊!这里可不是现代社会啊,这里是清朝啊,是皇权至上的清朝啊!她这样做岂不是自己去找死!幸亏刚才没扇到,不然自己现在小命都难保啊!

只这样一想,晴川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她小心地瞥了一眼八阿哥,见他面色如水不显波澜,也看不出此时是喜是怒来,她不敢再造次,只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再言语了。

八阿哥见她一副小媳妇样子,轻轻地冷哼了一声,没再说句话,转身向外走了。

晴川哪里还敢跟着他去布库房找十阿哥对质,见他身影已远,忙不迭地回了乾西四所,然后提心吊胆地等着八阿哥那边给她的"说法"。

一直忐忑等到掌灯时分,就听得院子里有人叫道:"晴川姑娘在吗?"

晴川听到这声叫唤,浑身一打颤,差点就从床上栽了下去,暗道这英雄好汉果然不是谁都能当的,当时骂人的时候的确十分解气,可这会子她却是吓得脚都软了,关键时候,自己还是当不成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