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阿哥却不依不饶,叫道:"不成,咱们狠话都撂出去了,要是连个小丫头片子都制不服,咱们三个的脸往哪摆啊?"

八阿哥唇角含笑地看十阿哥一眼,说道:"你可别挂上我,我可没想和个小丫头置气。"

十阿哥听了便指了他与九阿哥嚷嚷道:"九哥,你听听,八哥这话说得多没良心啊,咱们可是为了给他出气才教训那丫头的,得!从他这还不落好!"

八阿哥轻笑着摇了摇头,没再理会十阿哥。十阿哥直了脖子正欲再说,一旁的九阿哥却是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冲着门口努了努嘴,然后率先向门外走了去。

十阿哥不知他这是何意,偷偷地瞥了八阿哥一眼,见他仍专注地看着书,便也悄悄地追了九阿哥出去。

屋外回廊里,九阿哥正等着,见十阿哥出来便低声笑道:"你和八哥争那些做什么,想要收拾那丫头还不简单。"

十阿哥奇道:"九哥,你有什么法子?"

九阿哥阴阴地笑了笑,却卖关子道:"这你就别管了,你只去找金嬷嬷,叫她寻个借口带着那丫头出宫去一趟,剩下的我来安排就好了。"

上卷第三章君抚瑶琴我抚心再说晴川这里每日起早贪黑地干活,晚上回房的时候累得要死要活,脚都抬不起来,恨不得干脆爬回去算了。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虽然十分辛苦,可总算是平安无事,晴川便不由得松了口气,暗道那几人好歹也是阿哥,事务繁忙,许是早已经把她给忘了,所以也就不会再整治自己了。

这一天早上,金嬷嬷没晴川安排活计,待众人都去当值了,这才叫着晴川同她一起出宫去给僖嫔娘娘买药。

晴川有些意外,出了宫门忍不住问金嬷嬷道:"嬷嬷,宫里不就有太医院吗?为何还要出宫去买药?"

金嬷嬷淡淡地瞥了晴川一眼,说道:"不从太医院取药,自然就是不想叫宫里的人知道,我就是图你新人嘴严,才要你出来帮我办点事,你办不办?不办就马上回宫。"

晴川自从被僖嫔掳进宫后还从没出来过,哪里肯放弃这个机会,连忙答道:"办办办!我就是好奇,问问而已,嬷嬷放心,我嘴很严的。"

金嬷嬷领着晴川去了集市,吩咐晴川道:"出宫的机会难得,哪,我现在去给僖嫔娘娘抓药,你去街上帮我买一些绣花样子,要样式新颖的,知道吗?"

晴川见她肯放自己独自逛街心里更是惊喜,一叠声地答应了,又和她约好了几时在宫门口会合,两人便在街口分了手。晴川独自一个人转着绣花样子,心里却暗暗琢磨起来,好不容易出了宫,身边又无人看守,现在岂不是一个很好的逃走机会?

只是,她要往哪里逃呢?身上又没多少钱财,好像根本就跑不了多远,只能找个地方先藏起来再说。晴川忽地想起顾小春来,可转念就又否定了。顾小春那里虽好,可是僖嫔一定会派人去他那找的。不行,不行,到时候她自己跑不到不说,还会连累顾小春了。

可除了顾小春那里,她还能去哪呢?

晴川越想越发苦恼起来,哪里还有心思看什么绣花样子,逛了多半条街仍然是两手空空。她花样子虽没选到,无意间却发现身后似有两个男人一直跟着她。

晴川暗自心惊,加快了脚步往人群里挤,一连跑了半条街,身后的两个人非但没有甩掉,反而跟得更紧了些。她心里有些害怕,慌乱之下竟错拐进了一条小巷,再跑几步前面突然没了路。

晴川只能回过身来,强自镇定地看着那两人,喝问道:"你们什么人?干吗总跟着我?"

那两个男人俱是泼皮无赖的打扮,嘿嘿笑着逼近过来,其中一个轻佻地笑问道:"你得罪了谁你自己知道。"

她得罪了谁?她穿来这清朝不过几个月,除了八阿哥等人外并没和其他人结过怨。晴川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冷声道:"又是那个八阿哥吧,他还真是没完没了,有种自己来啊,玩这些阴的有什么意思?"

另个泼皮听了却是笑了,目光氵㸒邪地上下打量了打量晴川,奸笑道:"有没有意思你一会就知道了。"说着逼近了晴川,对着她动手动脚起来。

晴川又急又怒,一边拼命挣扎着一边大呼救命,可只刚喊了一句,嘴就被他们堵住了。她心里更加惊惧起来,一时间什么女子防身术都忘了,只知道胡乱地厮打那两人。

正混乱间就见从巷口掠过一个人影来,紧接着响起"啊""啊"两声惨叫,晴川还没反应过来,她身前那两个泼皮已是被来人一脚一个地踢飞了出去。

晴川惊愕地抬头看去,见来人是个神色冷峻的年轻男子,面容有些熟悉,尤其是眉宇间的那股倔强冷漠之意叫人印象深刻,正是那夜她曾在御花园见过的那个御前侍卫,不过今日的他只是穿了件普通的长衫,却不似往日宫中的那般穿着。

那泼皮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捂着半边脸,怒问道:"你是谁?竟然也敢管宫里的闲事!"

男子用手轻轻地弹了弹沾了灰尘的靴面,只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滚!"

那泼皮却不肯善罢甘休,挽了袖子正要上前,却忽地被旁边的同伴拉住了,那同伴没说话,只抖着手给他指了指男子身侧挂的一块腰牌。那泼皮定睛一看,面上也是立刻变色,再不敢多说一句,连滚带爬地和他同伴一同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