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喊,果然喊来了人,不过却又因为外表狼狈而被人误认为了女鬼。晴川赶紧擦了擦脸上沾的灰尘,解释道:"我不是鬼,我是乾西四所的宫女。"

李德全此时也看到了晴川被太阳照出的影子,知道眼前这人确实不是什么女鬼,可刚才他也是被晴川吓了一跳的,当下便十分恼怒地说道:"大胆宫女,胆敢未经允许就进去,来人哪,拉下去打。"

两个小太监过来拖着她便走。

晴川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忙大声叫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公公,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李德全哪里会听她一个小宫女的解释,只冲着那两个小太监挥了挥手。小太监得了令,不顾晴川的挣扎拖了她就走。旁边那个叫做小顺子的太监却偷偷地看了李德全一眼,见他并没注意自己,便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再说晴川那边已是被摁在了长凳之上,眼瞅着木杖就要落到屁股上了,却听得突然有人出声叫道:"慢着!"

众人都是一愣,齐齐地望过去,却见是乾清宫的小太监小顺子急步从外面进来。行刑的太监认得他是总管太监李德全新收的干儿子,脸上便先带上了两分奉承的笑意,问道:"小顺子公公,有何事吩咐?"

小顺子瞄了一眼趴在长凳上的晴川,不紧不慢地说道:"这宫女是我的一个老乡,平日里我虽然经常与她讲些宫里的规矩,可这丫头有些蠢笨,今日里还不小心犯了宫规,我过来看看,公公你先打,待打完了我再好好训斥她一番。"

这行刑的太监也是个人精,小顺子只这样一说,他心里便明白了。因小顺子是乾清宫里伺候的,又是入了李德全眼的,这太监便寻思着卖他个面子,当下便笑道:"那公公您先在一旁等一等吧。"

说着便招呼他人给晴川行刑。

长凳上的晴川却是糊涂了,她压根就不认识这个叫小顺子的太监,何来的老乡之说。正疑惑着,那板子已是落了下来,她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却意外地发现打得倒似也不算很疼。

晴川不知道,在宫里打板子也是十分有讲究的,若是执杖的太监有心治你,这五十板子打下去,你的小命绝对保不住了,可他们若是想放水,便是再多打上几十板子,也顶多叫你落个皮肉伤。

这执杖的太监既有心卖小顺子的面子,自然不下狠手打晴川,可即便如此,这足足五十大板打下来,仍是把晴川的屁股打了个又红又肿。

打完了板子,小顺子黑着脸领晴川回储秀宫。

晴川一瘸一拐地在跟小顺子后面,心中却是十分奇怪,待走到无人处,便忍不住问道:"公公,我认识你吗?"

小顺子转回身看了看晴川,答道:"我认得你,你是僖嫔娘娘宫里伺候的宫女,僖嫔娘娘很倚重你。"

晴川听了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因为僖嫔才出手相救,不过即便这样,她仍是谢小顺子道:"多谢公公救我。"

小顺子却没说话,只转回身去继续往前走,直到了储秀宫门外才停了下来,转回身等着晴川一瘸一拐地赶上来,低声说道:"你回去吧,见了僖嫔娘娘别提我的事情。"

晴川听了十分诧异,按理说小顺子既然是看在僖嫔的份上才帮了自己,那更应该去僖嫔面前卖好才是,他怎地非但不去,反而也不让自己提他的事情呢?

小顺子似是看出晴川心中疑惑,脸上泛出一丝苦笑,轻声说道:"僖嫔娘娘并不愿意见我,也不愿听到我的名字,你就当我今天没有出现便是了。"

说完也不等晴川的回应,径自走了。

他这样一说,晴川心中反而更是奇怪起来,暗道此人可真是怪异,也不知道和僖嫔是什么关系。她满心疑惑地回了储秀宫,刚进了宫门就迎面遇到了挽月。挽月手里正端着杯茶,一见到晴川便十分着急地说道:"哎呀晴川,你去哪里了?刚刚僖嫔娘娘一直在找你。"

"找我?"晴川奇道,好好的找她做什么?

挽月满脸急色,点头道:"对啊,你不是说要给娘娘泡制一些养生的茶水给皇上喝吗?现下皇上已经到了,你的茶呢?"

晴川在坤宁宫折腾了大半夜,又挨了一顿板子,人都有些糊里糊涂的,哪里还记得泡茶这事,眼下听挽月一说这才想了起来,她前两天倒是和僖嫔聊起过用茶水养生的事情,不过也没说过要给康熙泡茶啊。

挽月见晴川一脸迷糊样更是着急,干脆说道:"算了,你赶紧进去梳洗一下,我去给你准备茶吧。"

晴川谢了挽月,急忙去侧殿梳洗整理,待出来了,挽月已是替她泡好了茶水,叮嘱道:"快点送进去吧,僖嫔娘娘都等半天了!"

晴川顾不上许多,连忙将茶水端了进去。僖嫔早已等得有些着急,眼角瞥见晴川端着茶进了殿门,赶紧不动声色地起身迎了过来,走近了才低声呵斥晴川道:"你怎么才来?皇上都等好半天了。"

康熙就在不远处的美人榻上坐着,晴川也不知该如何向僖嫔解释。僖嫔见她支支吾吾的,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话来惹康熙不快,赶紧从晴川手里接过了茶,低声道:"算了,你先下去吧。"

说完,自己端了茶袅袅娜娜地给康熙送了过去,柔声说道:"皇上,请用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