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言还以为晴川是在为她得罪阿哥的事情忧虑,沉默了片刻,突然低声说道:"我想法子看看能不能求个人帮忙,若是他肯帮你说说情,八阿哥那里许是能不计较了。"

晴川听了却不抱什么希望,她和八阿哥之间的过节又不是这一日系上的,哪是这么容易就解除的。不过素言这样担心自己,她还是有些欣慰,笑了笑说道:"那就多谢你了,咱们都是这宫里最受欺负的,以后有什么事只能相互帮一把了。"

素言看着晴川,重重地点了点头。

晴川和素言分了手,回了自己房中,刚一进屋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其它宫女似乎在偷偷地打量着自己,可等她回头看过去的时候,那些宫女却又都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各自忙活着手里的活计。

晴川不觉有些奇怪,暗道这是怎么了?再仔细观察各人的神色,却又看不出什么来。就这样满腹疑惑地爬上了床睡觉,正睡得迷迷糊糊间却被人用力推醒了。晴川强撑着才撩开了眼皮,却见是心莲穿戴整齐地站在床头。

晴川迷糊着问道:"大半夜的,你干嘛啊?"

心莲又用力推了推晴川,说道:"你快点起来吧,僖嫔娘娘交代了差事给咱们两个做,你再贪睡小心耽误了差事,要挨板子的!"

晴川顿时被吓醒了,她可是听说过宫里的板子有多么厉害的。她再不敢耽误,赶紧穿衣起床,随着心莲出去了。因正是半夜,众人都在睡觉,外面极为安静。心莲塞了晴川一把扫帚,带着她出了乾西四所往坤宁宫而去。

坤宁宫原本是康熙的原配赫舍里皇后生前居住的宫殿,赫舍里因生太子胤礽而难产去世,从那以后坤宁宫便成了紫禁城里的禁忌之地。

晴川进宫时间尚短,哪里知道这些旧事,不过深更半夜来打扫这个久无人住的宫殿,心中不禁有些诧异,便问心莲道:"僖嫔娘娘叫咱们来打扫这里?"

心莲点头道:"是啊,你要不信就去把僖嫔娘娘叫醒问问她。"

晴川自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去叫醒了僖嫔来问的,所以也只能认命了,问心莲道:"从什么地方开始清扫?"

心莲抿着嘴笑了笑,指着大殿东角说道:"你先打扫左边,我打扫右边。咱们两个分开了做速度还快些。"

晴川没多想,点了点头,提着扫把往左边去了。刚走了没几步,却突然听到身后有重重的关门声。晴川愣了一下,下一个反应就是急忙转身往回冲,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大门已经被心莲从外面插上了。

晴川又气又急,用力地拍打殿门,怒道:"喂,心莲你搞什么?开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门外却没了回音。晴川拍了半天,只震下了许多灰尘下来,呛得自己咳嗽连连,到最后也只能放弃了,倚着殿门坐了下来。心莲一直与自己不顺眼她是知道的,只是想不到她会这样整自己,半夜里骗自己来这个鬼地方。

一想到鬼,晴川越发觉得此地恐怖。偌大的宫殿里空荡荡的,因久无人打扫,各处都积了厚厚的灰尘,看上去更是荒凉,怎么看都像是鬼片里常见的场景。晴川越想越怕,到后面吓得连眼都不敢睁了,只蜷缩在门后一分一秒地挨着等天亮。

可晴川却不知道,就是到了白天这坤宁宫里也是极少有人来的。

康熙与赫舍里年少结发,感情极深,赫舍里难产死后,康熙极为悲痛,每次来这里都会睹物思人伤心不已,后来干脆便封了这坤宁宫,只在赫舍里皇后诞辰那几日独自过来住上几日,除此以外不许人随意进入。

可不知晴川是幸运还是倒霉,平日里人迹罕至的坤宁宫今天不但有人来了,来的还是乾清宫的总领太监李德全。原来过几日就是赫舍里皇后的诞辰了,每年到这个日子,康熙都会过来在侧殿里住上几日,所以一大清早李德全便带着人过来坤宁宫安排。

李德全交待了小太监们要把侧殿打扫干净,又嘱咐众人道:"不过不用管正殿,那里是皇后生太子断气的地方,皇上说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进入者杖责五十,明白吗?"

身后跟着的一群小太监忙都齐声应"嗻"。谁知此音刚落,就听得正殿那边隐约传来女子的呼叫声。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众人皆都吓了一跳,宫里的人都知道坤宁宫正殿是不能进去的,这个时候谁会在里面?其中一个小太监脸色吓得有些苍白,胆战心惊地问道:"不会是有鬼吧?"

李德全听了斥道:"胡说什么?大白天哪来的鬼?走,开门去看看。"

紧跟在后面的小太监是是李德全新收的干儿子,名叫小顺子,闻言上前打开了正殿的大门,喝问道:"什么人在里面?"

就见昏暗的大殿内走出一个满身灰尘的宫装女子来,众人一惊,已是有胆小的小太监失声尖叫道:"鬼啊——"

这女子倒不是鬼,而是在被心莲锁在大殿里的晴川。晴川足足被困了半夜,开始的时候还有力气喊几声,等到后来连喊叫的力气都没了,只能坐在殿内等着,好容易挨到了天亮,听到外面远远的有人声传过来,一时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又拼命地喊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