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定了定神,大步走了过去,朗声说道:"宫女有罪,理应交内务府查明定罪,怎么可以滥用私刑呢?"

八阿哥怔了一怔,已是认出了晴川,嘴角讥讽地挑了挑,嘲道:"是你?做不成太子的福晋,这是又混进宫里来做宫女了?"

晴川被他说得心中一虚,赶紧低头避过了他的视线。

一旁的十阿哥上下打量了晴川一番,问八阿哥道:"八哥,这是谁啊?胆够大的啊,竟然敢冲着咱们嚷嚷。"

八阿哥淡淡地笑了笑,答道:"她就是太子要纳的那个小妾,我在太子别苑里见过一次。"

九阿哥和十阿哥都是一愣,十阿哥更是惊愕地张大了嘴:"她就是那个非逼着太子娶她做嫡福晋的那个花魁?我还以为她是为了打抱不平才出来的呢,搞半天是为了吸引我们才故意这样啊!"

吸引你个头!晴川心中暗骂了一句,只装作没听见的,弯下腰去搀地上的那个宫女,低声说道:"我们快走。"

十阿哥却伸手拦下了她们,故意问道:"喂,你口口声声说宫中的规矩,那你有没有遵守宫中的规矩?我们是阿哥,你是宫女,见了我们不行礼就算了,还在我们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你说你该当何罪?"

晴川还未答话,后面的九阿哥已是冷声说道:"老十,别说废话了,把她们两个一起送辛者库得了。"

他话音一落,旁边几个太监就赶紧上前推搡晴川与那宫女。

晴川一下子被激怒了,这伙子阿哥个个都是恃强凌弱的混蛋,明明是废太子要强娶她,八阿哥反而骂她贪慕虚荣,现在她被僖嫔强行扣在了宫里,他又想当然地认为是她贪慕虚荣才来做这个宫女。他是猪啊?他以为人人都想嫁太子,人人都想进这狗屁皇宫做伺候人的宫女啊!还没事就把人送辛者库,他们当自己是上帝啊?

晴川用力推开了上前的太监,冲着八阿哥几个怒道:"整天猜这个吸引你,猜那个勾搭你,你们无聊不无聊!是阿哥就了不起吗?你们不就是比我们会投胎吗?除了有钱有地位,你们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真以为每个人都稀罕你们的地位和金钱?你要治罪是不是?可以,我们去内务府,去皇上面前,想要滥用私刑就万万不能。"

晴川噼里啪啦一顿狠骂,把老八、老九、老十等人一时都骂愣了,旁边的那个宫女更是被吓得目瞪口呆,直直地看着晴川。

八阿哥阴沉着脸走到晴川面前站定,定定地看她半天,这才缓缓地问她:"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那些话会有什么下场?"

什么下场?大不了要命一条要头一颗!总比被人骂了还要赔罪的好!晴川的犟脾气反而给激了起来,梗着脖子说道:"我不管有什么样的下场,你们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就是不对!"

八阿哥轻轻地挑了挑唇角,说道:"那好,既然你有胆子做,就该有胆子承受后果!"说着又冲九阿哥和十阿哥说道:"不用送她们去辛者库了,走吧。"

晴川这里听得一怔,八阿哥那里却已是转身走了。九阿哥冷冷地瞥了晴川一眼,紧跟在八阿哥身后走了。倒是十阿哥恶狠狠地瞪了瞪晴川,临走时还威胁道:"好!你等着!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待他们几人都走了,晴川与那宫女才回过神来,那个宫女转过头怯怯地问她道:"怎么办呢?你为了我得罪了他们。"

晴川这时心里也有点后怕了,不过事已至此,要吃后悔药也没地方买去了,索性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管他呢,兵来将降挡,水来土掩,宫里有宫里的规矩,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只手遮天。来,我扶你回去。我叫晴川,你叫什么名字?"

那宫女想不到晴川如此豪爽,微微怔了一怔才轻声答道:"我叫素言。"

晴川温和地笑了笑,扶了素言回乾西四所,又取了毛巾水盆等物帮她在水井便上清洗脸上的墨渍。待素言把脸洗干净了,回过头来重新郑重地谢过晴川,晴川这才看清了她的模样,却是一时愣了,失声叫道:"我见过你!"

素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在梦仙居见过一次,上次选花魁娘子你赢了我。"

晴川记得素言却不是因为什么花魁娘子,而是在太子别苑见到她混在舞姬之中,还身藏火药,她摇头道:"不是一次,是两次。太子别苑那把火是你烧的吧?我看到火药从你的袖子里掉出来。"

素言面色微惊,试探地问道:"你看到了?"

晴川想起了那场大火,还有被因此被废的太子,被抓的那些仆人丫鬟,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气愤,质问素言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那样会害死很多人的。

素言沉默了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涩声说道:"我也是没办法,我们全家人都死在太子的手里,我选花魁娘子就是想靠近他,杀他报仇。没想到结果被你选中了,我没办法,只好冒充舞姬再进去……"

晴川不曾想素言会有这样的悲惨的身世,听了一时默然,过了片刻才说道:"可是你最后没有害死太子,倒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十八阿哥。"

素言垂头道:"所以我心里也很内疚,想了很多方法才进宫来做宫女,希望能替自己赎点罪。"

晴川仔细地打量了她半晌,见她神情悲戚,倒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又想她全家都死在太子手上,忍不住有些心软,叹道:"原来如此,看来你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素言惨淡地笑了笑,有些担忧地说道:"我是死过好多次的人,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这次你为了我得罪了八阿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过你……"

一说到这个,晴川心里也有些乱,想了想才说道:"没事的,大不了闹到皇上那儿去,我就不相信千古一帝,还会包庇自己的儿子。"

素言却是没有听说过千古一帝的称呼,当下奇道:"千古一帝?"

晴川猛地想起来这是后世对康熙的评价,顿时有些心虚,忙说道:"就是皇上的意思。呃,不说这个了,对了,是谁把你脸涂成这样的?也太欺负人了!"

素言用贝齿轻轻地咬了咬下唇,答道:"是僖嫔娘娘,她误会我要……勾引皇上,便把我带到了储秀宫教训了一番,又罚我出来跑圈,这才不小心冲撞了八阿哥他们。"

晴川想到刚才行色慌张的金嬷嬷,难怪她会如此模样,想必是看到素言冲撞了八阿哥他们,怕被她牵连所以才要着急地溜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