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莲得意一笑,说道:"因为我事先偷偷地往她点心上洒了许多盐!"

说完,心莲与挽月两个都笑了起来。

晴川跟在她们后面,只听到她们两个一直嘀嘀咕咕的,却没听清她们说了些什么,更是不认识她们两个所说的素言是谁。金嬷嬷对她说过,要在这宫中生存,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明哲保身,见了事情就要绕道走!晴川迟疑了一下,故意放慢了步子,直等心莲与挽月两个进了乾西四所,她这才跟在后面慢悠悠的进去了。

当天夜里,那个叫素言的宫女没有回乾西四所,说是被僖嫔娘娘带去了储秀宫。

晚上临睡的时候,心莲和挽月两人还在低声的议论着,心莲更是幸灾乐祸地说道:"要我看啊,素言铁定要被僖嫔娘娘责罚的,僖嫔娘娘可是正得宠,她得罪了僖嫔娘娘,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两说呢!"

旁边一个宫女忍不住插言道:"不会吧?不经内务府,就是僖嫔娘娘也不敢随意处死宫女的吧,再说素言又没有犯大错。我听说今天皇上又翻了僖嫔娘娘的绿头牌,没准是僖嫔娘娘看着素言人聪明,又长得漂亮,调到身边去伺候呢!"

"做梦吧!"心莲不屑地嗤笑一声。

众人都不解地看着心莲,就连晴川也听得有些好奇,转头看了过去。

心莲得意的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你们是不知道这宫里的事!三年前最得宠的是宜妃娘娘,僖嫔娘娘当时不过是个小宫女,就是在御花园里唱歌,叫皇上听见了,这才得宠的,从那以后皇上就再没有去过宜妃娘娘那里。现在素言又想通过在御花园里给皇上献八色果盘引得皇上注意,这不就是像当年的僖嫔娘娘一样嘛,你们说僖嫔娘娘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让自己坐冷板凳呢?"

众人听了恍然大悟,不由纷纷点头。

晴川对这些嫔妃争宠的事情不感兴趣,更不理解一伙子女人争一个男人有什么好争的,只转过身去回到自己的铺位上去铺床。宫女每天一早起来就要去当差,累死累活的,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早点睡觉的好。

第二日天还没亮,晴川就被人拎了起来去做清扫工作,同屋的心莲挽月几个宫女一直排挤晴川,经常把最重的活计分给晴川,所以常常大伙都做完了收了工,晴川自己还在做着。今天又是如此,不过晴川已经习惯了的,也不在意,一个人留在后面认真做完了,这才独自回乾西四所。

刚拐上御花园的石子路,就看到金嬷嬷微低着个头从前面快步过来,路过晴川身旁时,晴川向她请安,可金嬷嬷竟然理都未理,只神色慌张地走了,竟像身后追了吃人的老虎一般。

晴川瞧得十分奇怪,正纳闷金嬷嬷这是怎么里呢,就听得花园里突然传来女子的一声惊呼,紧接着便又响起男子的冷冷呵斥声:"你是哪个宫的宫女?走路不长眼睛啊?"

又听得有另外一个男子粗声说道:"这种不长眼睛的,留着眼睛也没用,挖出来算了。"

晴川联想到刚才金嬷嬷奇怪的行为,忍不住轻手轻脚地往前走几步,偷偷地看了过去。前面不远处的石子路上站了三个男子,一个满脸涂了墨汁的宫女正跪在地冲着他们连连磕头,嘴里一直念着:"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晴川不禁皱了皱眉,只见那三个男子年纪俱是不大,当中一个身材颀长面容英俊,竟是她在太子别苑见过的那个八阿哥。边上那两个男子她倒是都没见过,不过只看腰间系的黄带子,想来也应该是阿哥身份。

要说晴川还真没猜错,另外两个正是整日里和八阿哥混在一起的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誐。这三人散了学一同回阿哥所,没想着迎面却跑过来个宫女,一头撞到八阿哥身上。偏生那宫女还涂了一脸的墨汁,连带着八阿哥袍子上都被沾上了。

九阿哥转头看向八阿哥,问道:"八哥,你说这事怎么办?"

八阿哥低头看了看衣衫上沾的墨渍,还未开口,另一侧长得浓眉大眼的十阿哥早已是嚷嚷道:"这么冒失,别留在宫里了,去辛者库做苦力吧。"

说着就命身后跟随的太监去拖那个跪在地上的宫女。

晴川看得心头火起,几个大男人这样欺负一个女人,也太没天理了!她有心上去打抱不平,可转念一想又赶紧把迈出去的脚给收回来了。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纪,这是清朝,这是皇宫,她自己还是个小宫女,哪里有资本和那些阿哥讲理啊!再说了,这个八阿哥还认识自己,若是被他看到了,还不知道又惹出多少麻烦来了呢。

算了!算了!还是眼不见心为净吧!晴川这样想着,小心地往后退了下去。

那宫女眼看着就要被拖走了,拼命挣脱了太监的手,匍匐在八阿哥脚下,苦苦央求道:"八阿哥,奴婢是无心的,求求你饶了奴婢这次吧,求求你。"

八阿哥往后退了一步,淡淡说道:"你先起来吧。"

装!又装好人呢!晴川暗自骂道,她可没忘了那天八阿哥是怎么对她的,不也是一直淡淡笑着的么,可是却把她一个人丢荒郊野地里了。

一旁的九阿哥却是冷声说道:"八哥你少心软,这样没规矩的奴才,留下了才是祸害,小杨子,还不快拉走!"

那个太监忙拖了宫女就往前走,宫女一边挣扎着一边仍向八阿哥哀求着:"八阿哥,饶命啊,饶命啊——"

晴川听着那哀求的声音,脑门子青筋直跳,天啊,真是叔叔可忍他婶子也没法忍了!不管了,就算是清朝,也应该有天理王法吧?她脑袋热血一涌,竟一时忘了害怕,不管不顾地站了出来,大声喝道:"住手——"

此音一落,石子路上的几人俱都是一愣,齐齐地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