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一直奏着的乐曲突然一转,曲调忽变得悠扬轻快起来,两队队身着明媚衣裙的舞姬从殿外涌入,翩翩起舞。欢快的曲调,柔媚的舞姿叫殿中气氛顿时一松,康熙也不再理会德妃,抬目看起歌舞来。

那些舞姬身姿轻盈,舞姿优美,个个似仙子一般,翩翩然在殿中起舞。众人正看得兴起,突然,那群舞姬从四处齐齐地聚在了一起,随后又如分水般快速地向两侧散去,长袖舞动中,便似搅起了层层水波,那水波层层荡开,显出当中一个女子来,被其它人众星拱月般地簇拥着,明艳不可照人。

这女子随着乐曲缓缓舞起,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轻薄的罗衣随风而舞,长袖飘逸,若仙若灵。也不见她脚下如何行动,只觉身姿曼妙,竟如出水洛神,凌波而来。

众人一时都瞧得呆了,连康熙也不禁拊掌赞道:"好,这舞跳得好!"

那女子舞姿不停,身子却飘忽忽地直滑行到御座前,这才缓缓停下,解下了面上覆的轻纱,对着康熙盈盈拜倒。

康熙此时才认出她是僖嫔来,奇道:"僖嫔?"

僖嫔含羞一笑,娇声说道:"臣妾所有都是皇上所赐,唯有献上一舞讨皇上欢颜。"

康熙听了大喜,不但对僖嫔大肆赞赏了一番,命其到自己身侧伺候着,就连刚才殿中伴舞的舞姬也均有赏赐。

晴川等在外面,也不知殿中僖嫔的表演是否顺利,手心里一直捏着把汗,后来一直等到小太监奉旨来打赏,她这才知道僖嫔已经重得了康熙青睐,顿时大松了口气。既然僖嫔已经吸引了康熙眼球,那么她这条小命就能保住了!

此后一连几天,康熙都宿在了僖嫔的储秀宫,僖嫔重获圣宠,在后宫之中,一时风头无两。

不图名不图利的晴川同志老老实实地在乾西四所待了几天,只等着僖嫔能信守承诺把自己放出宫去。这一天终于等来了僖嫔传她,过去了却是赏了她些珠宝,然后又让她想新的点子出来好吸引康熙眼球。

晴川这才算是明白,好嘛,这块狗皮膏药算是贴自己身上了,僖嫔这是压根就没打算放她出宫啊。

僖嫔见晴川对那些珠宝似不太感兴趣,便问道:"你还想要什么赏赐?"

晴川想着既然自己现在无法出宫,那不如求她帮自己找一找那片奇怪的树林,万一要是能找到,她也能有穿回去的希望。晴川又赶紧把曾经给废太子胤礽画过的画又重新画了一遍,交给僖嫔道:"娘娘如果垂怜的话,能不能帮奴婢找一下这个地方?"

僖嫔看了看画,奇道:"你不要赏赐,就要找这个地方?"

晴川答道:"是。"

僖嫔微微地笑了笑,说道:"好吧,只要你一直忠心耿耿地帮本宫办事,本宫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晴川忙应了声"是",又听僖嫔接着问道:"对了,你还有什么好法子,赶紧教教我。上次那个什么鞋……"

"溜冰鞋。"晴川补充道。

"对对对,溜冰鞋,皇上已经看腻了,我怕再没有新花样,皇上又该去别的地方了。"僖嫔说道。

晴川暗道好嘛,你前面扯了那么一大篇,目的其实就这一个吧。可是你当我是什么啊?真把我当机器猫了啊?身前有个不见底的小兜兜,想要什么都能掏出来啊?那个溜冰鞋都是我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好不好?

晴川虽一肚子的不满,却不敢冲着僖嫔发出来,她此刻又没有什么好法子给僖嫔,想了想,只能应付道:"娘娘,其实要留住皇上的心并不一定要用新花样啊,你想,这些新花样早晚有一天会用完的,用完了怎么办呢?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了解他的习惯,把你自己也变成他的一种习惯。"

僖嫔听得怔忪,轻声问道:"把我自己变成他的一种习惯?听着好像很有道理。可是要怎么做呢?"

这一问却把晴川给问住了,这个论调还是以前她在某本书里看过的,具体怎么说的她自己也早忘光了,现在僖嫔来问她,她哪里答得上来,只能顺口胡诌道:"比如……比如你先了解皇上的习惯,他爱去哪儿走动,爱吃什么,然后就多去他爱走的地方走,多吃他爱吃的东西。再然后……再然后以后再说吧。"

僖嫔忍不住问道:"这样就可以了?"

晴川想反正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事情,也不怕露馅,于是便肯定地点了点头。

僖嫔凝神想了想,突然冲着金嬷嬷叫道:"啊,我记得皇上爱去御花园走那条石子路,事不宜迟,快快快,我们也马上去——"

说着便由金嬷嬷及一群宫女簇拥着往御花园去了,反倒是把晴川给落在屋中了。

哈!这朝中大臣若是都有僖嫔这种雷厉风行的干劲,大清国早该冲到世界前列了!晴川很是无力地捶了捶头,算了,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求老天保佑让僖嫔早点帮她找到那片树林吧。

僖嫔没交给她事情做,她便揣了僖嫔给的那些珠宝慢慢悠悠地往乾西四所走,路过御花园外面的时候恰好看到心莲和挽月结伴从园子里出来,边走边低声嘀咕道:"活该她被僖嫔娘娘看到,没事就端着个果盘去御花园里晃悠,傻子才看不出来她那点子心事呢!分明就是想接近皇上嘛!这回好了,被僖嫔娘娘逮个正着,我看啊,有她好受的了!"

挽月连连点头,小声附和道:"就是,我早就看这个佟素言不顺眼了,长得妖里妖气的,还总是显摆自己,上次乾清宫的李安达来咱们乾西四所挑宫女,差点就把她给挑走了。亏得她那点心做得不好,不然就真去乾清宫伺候皇上了!"

心莲听了这话吃吃地笑了起来,拉了挽月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她那点心为什么做得不好吗?"

挽月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