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莲与挽月几个见晴川平白无故地摔了个跟头,脸上非但不怒反而露出喜色来,心中不由得十分讶异,心莲更是心虚地把扫帚挡在了身前,戒备地问道:"晴川,你想干什么?"

晴川却是畅快地大笑了两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心莲说道:"我要谢谢你们!"

心莲和挽月面面相觑,一时都有些傻了。

晴川又说道:"真的,因为你们刚刚这一撞,我想了很久的难题终于想通了。你们可不可以帮我找一些木匠来?"

心莲和挽月虽然不知道晴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金嬷嬷却是早有交代,只要是晴川吩咐的都要做,两人听了便赶紧去禀了金嬷嬷,从内务府找了木匠回来。

晴川关在屋里也不知道和那些木匠讲了些什么,木匠便按照她的要求做起活来。金嬷嬷也过来看,只见屋里刨花纷飞木屑呛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些木匠们在做些什么。

直做了两日,晴川才神神秘秘地把那双木质的轮滑鞋送到了僖嫔面前。

僖嫔看着这脚下带着几个小轱辘的木屐,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惊讶之色,问晴川道:"你叫本宫穿着这个给皇上表演歌舞?"

晴川笑着点了点头,忽悠僖嫔道:"娘娘,您只要穿了这双鞋,走起路便如行云流水一般,到时候皇上看到您,只会把您当做是王母瑶池中的仙子了。"

僖嫔听了心动,却又有些迟疑,问道:"真能这样?"

真能这样!不过,前提是你得学会了轮滑!这话晴川自然不敢说,只拍着胸口保证道:"一定能,只要把裙子做得长些遮住了脚,别叫人看到鞋子就行了!"

僖嫔终于被晴川说动了,由金嬷嬷和晴川扶着去学轮滑。也亏得僖嫔曾学过舞,有些功底在身,又下了狠心要在晚宴上一鸣惊人,学起来十分的刻苦勤奋,只过了没两日,她便能脱开了晴川和金嬷嬷的扶持,独自在殿后的空地上熟练地滑行了。

既然会滑了,那么剩下的歌舞的安排就不需要晴川来操心了。

到了万寿节这天,僖嫔事先偷偷安排好了表演的事情,然后这才去了永和宫德妃处。后宫后位已悬虚多年,宫中事务一直是由已生育了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的德妃暂理着。她是个中等身量,眉目清秀,性情温婉的女子,处事向来公正,在后宫的口碑极好。

德妃见众妃已经到齐,又见时辰差不多了,便带着众人一同去了乾清宫大殿门口候着康熙下朝。可众人在殿外侯了许久却不见康熙下朝回来,也不知道前朝发生了什么事,大伙等着等着都不禁有些忐忑起来。

德妃心思缜密,见此便悄悄地派了心腹宫女翡翠去前面的太和殿探听。不一会儿,翡翠便行色匆匆地回来来,凑到德妃耳边低声禀报道:"皇上还没下朝呢,听说是有朝臣奏请皇上重立太子,惹了皇上不高兴。"

德妃原本是赫舍里皇后宫中的一个宫女,后来被康熙宠幸才一步步升到了妃位。几十年的后宫生活,叫她对康熙的脾性多少有了些了解,也知道康熙对赫舍里皇后一直不能忘情,现在听了翡翠的回报,她心中不由一动,暗道康熙既然不肯重立太子,想必是心中还想着已废的太子胤礽。

正这样想着,康熙那边已是下了朝,身后带着一众阿哥,跟着一大群宫女太监浩浩荡荡地往乾清宫这儿来了。德妃见了不敢分心,忙领着一众嫔妃迎驾。康熙上前对着几个资历老些的嫔妃虚扶了扶,转身进了大殿。

康熙今年已经五十五岁,因自幼习武,身子倒是还健朗,不过这些时日来因为废太子的事情,他心神很是疲惫,面上也带上了些许老态。

殿中的宴席早已摆好,就等着康熙来了好开席。康熙在龙椅上坐了,对着底下的诸位阿哥公主和妃嫔们淡淡说道:"今日虽是朕的寿辰,不过家宴不比国宴,大家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必拘礼了。"

众人忙应了是。康熙与众人同引了几杯酒之后,便有舞姬上来殿中献舞。

僖嫔因身份不高又不得宠,座位便离得康熙远了些,若是平时,她少不得又要计较一番。可今日她心中另有打算,倒是乐得如此,待殿中宴席开始了,便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地出了殿门。

偏殿廊檐下,晴川早就怀抱着舞衣和装有轮滑鞋的箱子混在一群舞姬之中等着僖嫔,见她悄悄地从前殿溜了过来,赶紧迎上前去帮着僖嫔换装打扮。

僖嫔装扮妥当,心中终究是有些没底,临上场前又忍不住问晴川道:"这样可行?"

晴川替僖嫔带上了面纱,冲着她比了比大拇指,鼓励道:"绝对的!只要记住了,别叫人看到你脚下的鞋子就行!"

僖嫔还是不放心,又命金嬷嬷好好叮嘱了那些舞姬一番,这才混在其中前往殿门外候着,只等上一场歌舞结束了就上场。

先不说殿外的僖嫔与晴川等人,只说大殿内的宴席上,各位阿哥妃嫔一一向康熙祝寿敬酒。酒过三巡,德妃见康熙脸上虽笑着,不过那眼神中却难掩不虞之色,想了想便用掏出了条帕子来,轻轻地擦拭起眼角来。

龙椅上的康熙瞥见了,不由得有些纳闷,问德妃道:"今日这样的好日子,德妃怎么忽然伤感起来?"

德妃听了慌忙从椅上起身,向康熙谢罪道:"臣妾该死,臣妾向皇上请罪。"

康熙知德妃进宫多年,是个德才兼备、贤良淑德的女子,听了不由说道:"起来吧,到底有什么事?"

德妃看了康熙一眼,又用帕子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这才柔声说道:"臣妾看到阿哥们个个神采奕奕,忽然想起了宗人府的太子爷,皇上,逝者已矣,太子爷也知道错了,您看是不是可以网开一面……"

康熙听着听着面色便沉了下来,打断德妃的话道:"这件事朕今日不想提。"

"皇上……"德妃还欲再劝,康熙却已是冷声问道:"难道德妃想自请去宗人府照顾那个不孝子?"

德妃见康熙面上已带怒色,吓得忙噤了声。殿中其他嫔妃阿哥们一直在小心地注意着康熙的言行,见此也都沉默下来,殿中气氛顿时有些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