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有些看不过眼,忍不住走过去扶起那个跌倒在地上的宫女来,冲那几个欺负人的说道:"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那个圆脸的宫女想不到有人敢出这个头,不由得脸色一沉,反问道:"凭什么欺负她?就凭她不要脸的去勾引八阿哥,惹了八阿哥不高兴。"说着她又瞥了一眼晴川,见她十分的脸生,便又没好气地问道:"你是谁啊?要你多管闲事。"

一直站在旁边置身事外的金嬷嬷突然开口替晴川答道:"她叫晴川,是和你们同一届的宫女,之前僖嫔娘娘有事要问她,所以把她安置在储秀宫住了几天,现下搬回来跟你们同住。"

晴川帮那个受欺负的宫女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轻声问她道:"你怎么样?走不走得动?要不要我扶你出去?"

正问着,旁边的金嬷嬷却上前拉开了晴川,将她拽到一边低声斥责道:"刚才跟你说的你都当耳旁风了?这宫里不比外面,要懂得明哲保身。"

说着又对那个宫女说道:"小颦,内务府那边已经发落了,你收拾一下东西,这就出宫吧。与其发配道辛者库里去做苦力,这结果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小颦认命地点了点头,抹着眼泪起身出去了。

金嬷嬷又指了那个圆脸宫女,吩咐道:"心莲,你领着晴川去收拾住处,暂时和她住在一起。"

心莲应诺了,带着晴川回房,一离了金嬷嬷的眼,她便抱怨道:"地方那么小,又多一个人,还让不让人活了?"

晴川干笑了笑,没有接话,心中却想你当我愿意来啊?要不是小命还攥在僖嫔手里,她才不要来做这个伺候人的宫女!

心莲领着她进了后面的一间厢房,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床铺说道:"哪!你就睡那吧。"

晴川点了点头,抱着铺盖过去铺了自己床,然后就坐在床上愣神,暗道若能像小颦一样出宫去也不错,总比留在宫中伺候人的强吧,要是换做了她,她巴不得提了包袱就走呢!

一旁的心莲看着晴川自从来了就呆坐着愣神,心中更是恼怒着,塞了把扫帚到晴川手里,不冷不热地嘲讽道:"储秀宫里住了几日就真当自己是半个主子了啊,还不赶紧去扫院子去!"

旁边挽月等几个宫女听了就幸灾乐祸地低笑起来。

晴川不愿意和她们计较,独自拿了扫帚出门,认真地扫起院子来。刚扫了一半,金嬷嬷过来了,看到院子里只晴川一个人在打扫,心里顿时明了,便叫晴川放下扫帚,随着她走进屋里,然后当着心莲、挽月等人的面说道:"晴川这些日子要办僖嫔娘娘交代的差事,在此期间所有的活她都不用做!"说完,又指着她们对晴川说道:"你用心办僖嫔娘娘的差,有什么事随时跟她们讲,让她们帮你做。"

心莲等人不敢得罪金嬷嬷,连忙都应了是,可等着金嬷嬷转身出去,一个个却都变了个样,非但不肯帮晴川的忙,还故意联合起来孤立她。

晴川看入眼中,心上却不太在意,人活在世上本来就不可能讨得所有人欢心,何必烦恼这个呢,再说了,眼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她做,那就是得想出个能叫僖嫔在万寿节上一鸣惊人的主意来。

这个主意若是想不出来,她晴川的小命可就是要死啦死啦的了!晴川一想到这个,只觉得头大,再没半点心思去对心莲挽月几个宫女察言观色曲意讨好了!

就这样一连苦恼了几日,晴川也没半点灵感。

古典舞吧,僖嫔怎么也比不上人家专业的舞姬,现代舞吧,且不说她晴川自己也不会,就是会,她敢教僖嫔坦胸露乳地在康熙面前跳么?就是她愿意,僖嫔不干的啊!

可宴会上,除了跳舞还能做什么?唱歌?现代歌曲的歌词不是情啊就爱的,在这个年代都算得上是氵㸒词艳曲了,她可不敢教僖嫔这些东西。

可到底要僖嫔怎样出场才能吸引眼球呢?

晴川这里万分苦恼着,却不知和她同住一屋的心莲挽月等人也是万分地看她不顺眼了。金嬷嬷说了晴川要给僖嫔娘娘办差,可大伙却总也不见晴川出去办什么差,只整日里坐着发呆,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

这一日晴川又憋在屋里苦思冥想了大半日,依旧是没有半点头绪,便想着到院子里去透透气。心莲挽月几个正在打扫院子,看着晴川有些走神地从屋里出来,几个人暗中做了个眼色,心莲偷偷地走到晴川身后,趁着晴川不注意猛地撞了她一下。

晴川丝毫没有防备,一下子向前扑了过去,前面正在扫地的挽月却好巧不巧地把扫帚伸到了晴川脚下。晴川本就保持不住身体平衡,再被扫帚一绊,狠狠地摔爬在了地上。

心莲抿嘴一笑,假作着急地冲了上来,口里说道:"我不是故意撞你的啊,我正扫着地呢,哪里想到你会突然走了过来啊。"

挽月也急忙上前作势去搀晴川,埋怨她说道:"哎呀呀,你看看你走路都发呆,这地上刚洒了水,滑得很,摔狠了吧?"

晴川摔得直呲牙咧嘴,暗骂这地上滑个屁啊!这两个人分明就是故意的!哎?滑?对了,僖嫔可以滑出场嘛!晴川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