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春见晴川追了过来,面上更觉得难堪,他用力地抿了抿唇,说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都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你能不能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给我留点尊严,不要来看我的笑话?"

晴川虽然不喜欢顾小春,却对他有着感激之情,更不愿就这样让他误会自己是瞧不起他才拒绝他。听他这样说,晴川心平气和地说道:"没有人笑话你,也没有人说你配不起我,只是感情这种东西不是说有就能有的,我很感激你救了我,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人看,可是这种感情跟两个人要在一起是不一样的。"

顾小春却是听得有些不明白,忍不住问道:"有什么不一样?男女之间不都是凭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

晴川怀疑自己能不能和他讲明白,男女之间在一起是需要两情相悦的。可现在又不是向他普及现代恋爱观念的时候,晴川只能说道:"在你们这里是,可我们那里不是这样的。"

顾小春听了眼前反而一亮,急忙说道:"我可以按你们的规矩来啊。"

晴川刚才在街上那一下摔得极重,到这会儿屁股上还隐隐作痛呢,现在听顾小春这么一说,顿时又觉得头大,当下便干脆地拒绝道:"不可能的!"见顾小春仍是满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她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解释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总之小春,我会一直把你当我最亲的人和最好的朋友,其他的我没办法给你,也给不了你,你明白吗?"

顾小春自然不明白,可晴川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能再说别的了。

晴川见顾小春转过身去许久都不说话,只当他是生气了,忍不住绕到了他面前,故意激他道:"这样就不理我了?男子汉大丈夫,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顾小春神色微窘,忙摇了摇头,"当然不会。"

"没事了?"晴川又问。

顾小春点点头,"没事了。"

晴川心里松了口气,夸张地用手拍了拍胸口,说道:"那就好,我们回去吧。"

说着率先转身往回走,谁知身后的顾小春却没动静。晴川有些诧异地回头,就见顾小春面色微红,低着头飞速地说道:"晴川,我不会放弃的,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说完看也不敢看晴川一眼,只飞快地越过晴川向前跑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晴川有些傻眼,她前面那些话都白说了?天啊,顾小春这傻小子为什么这么犟啊?还有,为什么顾小春一害羞就会跑得无踪无影啊?而且,为什么是他害羞啊,她才是女人好不好?要跑也应该是她跑吧?

晴川彻底无语了,没办法,她现在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不管顾小春怎么想,她就先厚着脸皮继续住他家里吧,反正她也是给他做工换饭吃的。晴川一边做着心理建设,一边抬脚往回走。刚走了没多远,突然听得头顶刮过一阵疾风,似乎有人从树上跃下。

晴川惊愕地回头,还未看清身后蒙面人的模样,就觉得后颈一痛,眼前一黑,顿时没了知觉。紧接着又有两个蒙面人从树顶上跃下,一人上前将昏死过去的晴川从地上扛起来,飞快地向外跑去。

树林外停了辆不起眼的油篷马车,一个普通商人打扮的人从里面迎了出来,将晴川接了过去,回头问那黑衣人道:"可被人看到了?"

黑衣人摇了摇头,答道:"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小子自己先跑了,咱们是看他跑远了才下的手,绝没一个人看到。"

商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把晴川放入车厢中,又说道:"那就好,我这就把人给主子送进去,你们几个小心行踪。"

几个黑衣人齐齐点头,看到马车消失在远方之后,他们的身影也俱都四下里散了开去,树林之中又恢复了最初的那一片寂静,而晴川,仿佛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上卷第二章深宫孽海初相逢疼,又是疼!颈后很痛,连带着脑袋都跟着木木的。

晴川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光滑的青石砖地面上,眼前的环境很是陌生,绝对不是在顾小春的铺子里,也不是以前她曾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老天,难不成她又穿越了?可这次穿越哪去了?

晴川心中忍不住又惊又惧,撑起身来默默打量起这个地方。只见屋中的摆设很是奢华,竟比她在太子别苑中见的还要胜了一筹。视线再转,晴川却被吓了一跳,那边的镜台前竟还静静地坐着一个女子,一身清朝宫廷装打扮,正背对着晴川,对着镜子呆呆地出神。

看这女人的衣着打扮,这么说她应该还是在清朝,没有再穿越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不知为何,这样一想晴川心里反而暗暗地松了口气。

镜前的那女子听见晴川的动静,慢慢地转回身来看向晴川。

晴川这才看清楚她的模样,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皮肤白皙细腻,五官精致动人,只是眼眸中似带了些郁郁之色,也不说话,只静静地打量着晴川。

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晴川心中忽地一亮,猛地记了起来这人是谁,这女人不就是那日在街上只看不买的"深闺怨妇"嘛!当时她可是和这人费了不少口舌,结果这人却是一件衣服也没买,她印象可深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