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母轻轻地握住了晴川的手,问道:"你来我们家也好些日子了,不知道你习不习惯这里的生活?"

晴川听她如此问不禁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点头答道:"挺习惯的。"

顾母听了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又问道:"那你想不想一直在这儿生活下去?"

晴川一愣,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便迟疑地问道:"伯母,您的意思是……?"

顾母笑了笑,温和地说道:"虽然咱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我看得出你是个勤快的好孩子。自古娶妻娶贤,我们家现在虽然有几个钱,但不会把门第看得很重,小春这孩子你也知道,心也实在,是个一等一的好男人……"

顾母似王婆卖瓜般夸起了自己的儿子,晴川却是越听越纳闷,待联想到最近顾小川见了自己动不动就脸红的毛病,她心里一下子透亮起来,惊愕地问顾母道:"停!伯母,你不会是想让我嫁给小春吧?"

顾母笑而不语。

晴川吓得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嫁给小春的。"

顾母见晴川不似因为害羞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晴川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自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想了想,只能含含糊糊地说道:"因为……因为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早晚要回去的。"

顾母听了却笑了,说道:"傻丫头,我们女人,丈夫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哪有非得回老家嫁人的道理,再说你老家不是没亲人了吗?"

就算没有非得回老家嫁人的道理,不过也不能叫她嫁给三百年前的人吧!晴川想想都觉得不能接受,只是一个劲地摆手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总之我不能嫁给小春。"

说着便要躲了出去,谁知一开门却看到顾小春抱着件新衣就站在门外。晴川一愣,惊讶道:"小春?"

顾小春面色有些苍白,咧着嘴勉强地冲着晴川笑了笑,便急忙转身大步向外走去。顾母在屋里追了出来,急声叫道:"小春!小春!"

可顾小春似未听到一般,更大步向外跑去。

晴川猜测顾小春刚才一定是偷听到了她和顾母之间的谈话,想了想便对顾母说道:"我去追他,我跟他解释。"

说着便追着顾小春跑了出去,可待她追出铺子大门,顾小春已是走得远了。晴川心中着急,急忙去追。谁知刚跑了没多远,就不小心撞到了人。

因为自己跑得急,晴川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往后踉跄了好几步,还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那人见晴川摔倒了,也忙过来看她,询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晴川这里只觉得自己屁股都快摔成了八瓣,疼得都发麻了,闻言抬头看向那人,只见这人一身青灰色短衣打扮,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她想了想,猛得记了起来,这人不是那夜她被九姨娘送去太子别院时在路上遇见的那伙人中的一个吗?就是跟在那顶轿子旁回话的那个!

那人看到晴川,也是微微一愣,"你是……"

他这样一问,晴川心中顿时一惊,那夜里九姨娘可是说她是梦仙居的逃妓,这人若是认出了她,不会把她再送回梦仙居吧?想到这,晴川赶紧用袖子遮住了脸,捏着嗓子说道:"你认错人了!"

说完也顾不上屁股火辣辣的疼痛,晴川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前跑了去。

那男子见晴川这样火急火燎地跑了,也是不由得有些奇怪。正诧异着,街边的玉器店里缓步走出一个清贵男子来,淡淡地问他道:"赵安,看什么呢?"

那赵安忙回过身来,答道:"爷,刚才过去一个姑娘,像是梦仙居送到太子别苑里的那个花魁。"

"梦仙居的花魁?"那男子轻声问道,"你没认错?"

赵安摇了摇头,"没有,那天晚上小的亲眼看着那轿子进了太子别苑,应该就是在梦仙居抢了素言姑娘花魁之名的丫头。后来听素言姑娘说,起火那天她还在太子别苑里见过这个丫头,小的便留心在别苑里找了找,却没能找到她。"

青年男子听了便缓缓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她在失火前就失踪了,太子那现在还闹着找她呢。"

赵安看了看青年男子,小心地问道:"爷,怎么办?"

青年男子想了想,淡淡底说道:"她在别苑里看到过素言,终归是个隐患。现在既然遇到了,就想法除掉了吧。"

"小的明白了。"赵安弓身应道,说完便向着晴川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再说顾小春这里,他倒不是故意偷听母亲与晴川说话的。他刚替晴川新做了一件衣服,拿过来想叫晴川试试,不想就听到了晴川说不能嫁给他的话。顾小春为人善良,脸皮也薄,现在听到晴川这样干脆地拒绝了他,心中既觉得难受,面子上也有些搁不住,慌乱之下便跑了出来。

晴川跟在后面找了许久,才在一片颇为偏僻的小树林里找到了顾小春,见他独自一人在树下站着发呆,忙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