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行赶紧就游说下一个吧,总得想法叫顾小春的生意火起来才好!为了自己在这里的日子里有吃有穿,晴川的干劲很足。

就这样一连忙了几日,顾小春铺子里积攒了几年的衣服竟然卖掉了大半。顾母几乎将晴川当作菩萨一般供了起来,对她言听计从,顾小春对晴川也是颇为感激,十分看重。

这一日,晴川又把铺子里的衣服用衣架挂好了,吃力地抱着往铺子门外摆。顾小春见了忙从晴川怀里接过衣架,一边向外搬着,一边问晴川道:"好好的衣服,为什么都要摆到外面去,风吹日晒的不是容易损坏吗?"

晴川笑了笑,指着门上的招牌道:"你看看,你这里虽然写着是成衣铺,可大街上好多路人是不识字的,你不把衣服摆在外面,他们怎么知道你这铺子是卖成衣的还是卖鞋子的?"

顾小春想想也是,看着晴川笑呵呵的面容,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别过了头有些不自在地说道:"我知道了,不过以后你别这么辛苦,这种粗活让我来做就好了。"

晴川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说道:"不可以,你是东家,我是女工,我拿你的工钱,当然要为你做事,哪有要你代劳的道理?"

顾小春听了不自觉地怔了下,心里闪过淡淡的失意,低声嘟囔道:"可是……我心里没把你当女工……"

正说着,街那头传来喧闹的锣鼓声,晴川只看到顾小春嘴巴动了动,却没听清他说些什么,问道:"你说什么?"

顾小春看了看晴川秀气的五官,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哪里还有勇气再说一遍,连忙遮遮掩掩地说道:"没说什么。"

晴川心思简单,听顾小春这样说便也没往别处想,注意力马上又被街上的人群吸引了过去,看到一辆辆的马车从街上路过,每辆车旁都跟了太监随行,左右竟然还有侍卫开道,队伍十分壮观。晴川奇怪地问顾小春道:"哎?这些是什么人,这么威风?"

顾小春扫了一眼,笑了笑,答道:"是给宫里选的宫女。"

给宫里选的?晴川好奇地看了看,见偶尔有马车上的车帘被风吹开,露出里面统一穿着宫装的年轻女人,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哦,我明白了,这些都是给皇帝选的女人。"

顾小春听了却是失笑,纠正道:"不是,给皇帝选的女人是三年一选的秀女,这些是一年一选的宫女,是伺候人的。"

原来清廷选秀女是有区别的。八旗秀女每三年挑选一次,以备皇后妃嫔之选,或者赐婚给王公贵族。包衣三旗的秀女每年挑选一次,进入宫中之后却是承担后宫杂役的,直到二十五岁才能出宫嫁人。

而今天这些正是来自包衣三旗里普通家庭的女子,进宫之后作为宫女之用。

晴川哪里分得清秀女和宫女的区别,只看着选些宫女进宫便有如此的仗势,不禁低声叹道:"宫女就这么气派,秀女不是更气派?我要是能进宫见见雍正就好了,我可是他的超级粉丝。"

顾小春听晴川嘴里嘀嘀咕咕的,听了听却又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忍不住问道:"雍正是谁?超级粉丝是什么?"

晴川心中一惊,现在还是康熙朝,离雍正即位还有好多年的,现在的人自然不明白她说的是谁。晴川暗自后悔,以后自己千万不能这样口无遮拦的,万一要有别人知道她来自后世的身份,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麻烦!

晴川见顾小春奇怪地看着自己,忙打了个哈哈,掩饰道:"哎呀,我说了你也不知道,别问了,赶紧进去干活吧,一会客人就要上门了!挣钱,挣钱最重要!"

说着连忙把顾小春推进了铺子里。

顾母正收拾着货柜上的衣料,看到顾小春与晴川说笑着从外面进来,脸上也不由挂上了一丝笑意。这些日子在晴川的帮助下,店里成衣的销售很好,顾母紧皱的眉头早已舒展开来了,脸上也始终带着喜色,一扫往日的愁苦模样,儿子对晴川的心意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她本来还有些嫌弃晴川只是个来投亲的,家庭出身不明,不过后来看到晴川性子开朗,干活勤快,便想只要自己儿子中意,娶了这个姑娘倒也不错。

晴川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可偏生在"情"字上有些迟钝。她哪里知道顾小春已对她起了爱慕之心,更猜不到顾母那里已经把她当儿媳妇考验了,见顾小春母子对她越来越好,只庆幸自己可是碰到了好心人,于是做事越发地认真了,帮着顾家母子把成衣铺经营的越来越红火。

只有一件事叫晴川万分的苦恼,那就是她穿越来的那片树林她一直没能找到。

自从成衣铺的生意走上正轨之后,晴川一得了空闲便借着找亲戚的借口出去找那树林,可把这北京城附近的林子都找遍了,也未能找到那棵中间有个大空洞的树木。

这一日晴川出去找了小半日,仍是毫无收获,回来的时候便显得有些垂头丧气。顾母见了心中一动,避开铺子里的顾小春,偷偷地把晴川叫进了自己房中,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还是没能找到?"

晴川情绪有些低落,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