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导演、剧务、造型多职的晴川忙得满头大汗,见场子准备得差不多了,便喝足了水,润好了嗓子,站在台子一侧高声吆喝道:"来啊来啊,瞧一瞧,看一看!京城最漂亮的衣服就在这里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她这样一吆喝,四周聚的人更多了,人们一边用新奇的眼光打量着秀台上的舞姬们,一边窃窃私语,不时指指点点。

顾小春已经按照晴川的吩咐事先把货柜都搬到了铺子门口,和顾母两个人守着。顾母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又是惊喜又是担忧,问顾小春道:"她这样行吗?"

顾小春是个生性乐观的人,看了看秀台前拥挤的人群,又看向台子上卖力吆喝的晴川,笑道:"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雇几个人搭一个台也花不了几个钱,万一真的有效,也是一条出路。"

那边的晴川却是舌灿莲花,把顾小春做的那些衣服夸得都快成朵花了。再加上做模特的歌姬们个个年轻漂亮,身姿妙曼,将这些衣服穿出了最佳效果,引得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动了心。

就听得台下有人指着一件衣服议论道:"哎,这衣服好像真的挺好看的。"

旁边的人却有些犹豫,"样式是不是太花哨了些?"

晴川在台上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密切注意着人群中的反应。听了这两人的议论,她连忙在台边说道:"不花哨不花哨,现在京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是穿这种衣服的。"

那两人面色却仍是有些迟疑。晴川一咬牙,把杀手锏使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各位大妈大娘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们,我跟你们说,今天是本店第一次搞促销活动,你们买一件,我就送你们一件。过了今天就再也没有这种好事了。"

这样一说,人群中果然有人动了心,立刻就挤到顾小春的货柜前去挑衣服。中国人最喜随大流凑热闹,一个买了便引得周围的人纷纷都要买,到后面大伙竟然都争抢了起来。

晴川嘿嘿一乐,买一送一,利用的就是你贪便宜的心理!这都是21世纪多少商家百试不爽的招了,放在大清朝,照样管用!

"小春!收钱啊!"晴川高声叫道。

顾小春见这么多人来抢着买衣服,心中也是大喜,高声应道:"好嘞!"

几个人都忙碌起来,不一会的功夫就将衣服卖掉了许多。晴川在台子上喊得嗓子沙哑,好容易抽了个空下台来喝口水,无意间却看到人群后面停了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一名盛装女子由丫鬟扶着站在车旁,正默默地打量着这边。

晴川看到这女子穿着华贵,举手投足间隐隐露出富贵人家的味道,但看着这边的热闹劲儿既不舍得挪步,也不过来仔细瞧,心下便留了意,又发现这女子身上的衣服虽然衣料做工俱为上乘,但款式一般,不由心思一动,面向这些普通百姓,虽然可以走薄利多销的路子,但却浪费了顾小春设计上的天分,如果能够招揽到一些有钱的客户,做一些量体裁衣的个人定制的业务,反而能赚到更多的钱。

晴川想到这里,便放下了水壶,挤出人群,笑嘻嘻地向那个女子迎了上去,十分热情地说道:"夫人,要不要进来看看我们的新衣服?我们的衣服都很漂亮的。"

那女子听得此言,反而神情落寂,看也未看晴川,只是淡淡地说道:"衣服虽美,没人看又有什么用?"

晴川自己的想法很简单,新衣服穿在身上最大的好处是自己心里高兴,而不是为了穿给什么人看。不过,这个时代的女子多是以夫为天的人,她也没必要和这人争论这种事情,更何况,她还想把这女人招揽为客户呢。想到这里晴川便笑了笑,说道:"可以给你丈夫看。"

女子嘴角挂了一丝苦笑,轻声说道:"倘若他连你人都不看,你又怎么能奢望他看你的衣服呢?"

晴川小心地打量了一下那女子,见她目光只放在热闹拥挤的人群处,不像是看衣服的,反倒像只是在看热闹的人群一般。晴川顿时明白过来,哦,原来是个深闺怨妇啊,难怪会说这样的话来。

晴川想了想,投其所好地说道:"那就要想办法挽回他的心啊,如果整天自怜自哀的,连打扮漂亮的心情都没有了,怎么能够让丈夫回心转意呢?"

女子听到这里,转回了目光,上下打量了晴川一番,迟疑地问道:"还能回心转意吗?"

"当然可以!"晴川笑了笑,说着回头指着成衣铺子,故作神秘地冲女子低声说道:"你看我身后这间成衣店,原本是十年都卖不出去几件衣服的,可是我来了,生意怎么样,你已经看到了!"

女子又转头看了看铺子前面拥挤的人群,眼中微微一亮,再转回头看晴川时,脸上的神色已经缓和了许多,冲着晴川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感叹道:"是啊,要是我身边也有你这么个机灵人就好了。"

说着吩咐身旁丫鬟道:"走了。"

那丫鬟忙恭敬地将女子扶上了马车,车夫一抖鞭子,马车径自走了。

晴川在后面看得有些傻,啊?她费了这么多的口舌,这女人竟然一件衣服也没买就走了?晕啊!太亏了吧!她不满地嘟囔了几句,不过也没工夫埋怨太多,她赶紧又向别的穿着打扮富贵的女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