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春停了下来,转回身惊讶地看着晴川,紧接着便又笑了,说道:"怎么了?不够啊?要不去我家吃。"

晴川将烧饼三两口全塞进嘴里,急忙追了上去,向顾小春说道:"不不不,不是的,你刚才说你是成衣店的老板,那你可不可以请我去你那里干活?我保证我会很卖力,干活绝对不偷懒!"

顾小春脸上却有些为难之色,他家里虽然开了家成衣铺,可生意却不算好,根本就用不上请帮工。

晴川却想,好容易碰到这么一个好心人,一定要先抓住了再说。她见顾小春有些迟疑,连忙又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你看,我一个孤身的小女子,来京城投靠亲戚,没想到亲戚搬家了。又没有人雇佣我做事,要是流落街头的话,很容易出事的。你是好人,好人有好报,帮帮我好不好?"

顾小春本来就是个心软之人,又见晴川说的可怜,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你先跟我回去吧。"

晴川大喜,连声称谢,跟着顾小春一同进了顾记成衣铺。

铺子里摆了不少颜色绚丽、做工精细的成衣,生意却很是惨淡,竟然一个客人也没有。

顾小春解了身上的包袱,冲着内堂喊道:"娘,娘。"

从内堂里走出个中年妇女来,衣着朴素,干净整洁,面容上却隐隐透着愁绪,这妇人看到顾小春回来,一直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些,微微露出点笑容,说道:"小春,回来了。"转眼又看到顾小春身后还跟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不由得一愣,问顾小春,"这位是……"

顾小春见母亲问,顺口说道:"她呀……"张了嘴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这姑娘叫什么,忍不住笑了笑,转头问晴川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晴川连忙答道:"我姓洛,叫洛晴川。"

顾小春向母亲解释道:"她来京城投靠亲戚,亲戚搬家了,没有地方去,我就想请她来我们店里帮忙。"

顾母本来以为晴川是儿子领来买衣服的顾客,现在听说竟然是要来帮忙的,不由得有些失望,那眉头便重新又皱了起来,转头又问顾小春道:"你这次去承德,有没有把衣服卖出去?"

顾小春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衣服一件也没卖出去,顾小春倒又领了个吃闲饭的回来,顾母脸上失望之色更浓,忍不住开口念道:"你看看,你看看,我们这个店从你爹开始传下来到今天,整整十年了,卖出的衣服还不够我们母子温饱的。再这么下去,家里别说请人帮忙了,就是自己吃饭也成问题。"

母亲说的这些,顾小春自然是也清楚的,只是他见晴川可怜,实在硬不下心来拒绝晴川的央求,听母亲抱怨,看了一眼正在铺子里四处看衣服的晴川,小声替她说话道:"她真的挺可怜的。"

顾母气道:"我看你更可怜!"说完捂了心口在一旁叹气,不再搭理两人。

那边晴川虽然在看衣服,却也把顾小春母子的谈话都听入了耳朵,见顾母埋怨儿子,便猜到顾母是担心自己在这吃白饭,她想了想,故意高声叫道:"哇,小春,你这衣服都很漂亮啊,怎么会卖不出去呢?"

顾母一听这个,心中更是烦闷,指着儿子向晴川抱怨道:"问题都出在他自己身上。你说,本来好好的成衣店他不经营,偏偏要自己画图样做自己的风格,这下好了,大家看到都吓坏了,没人敢买了。"

晴川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这里的衣服不论衣料还是做工都是很不错,只是样式和她这些日子见的穿的略有不同。这种事放在现代来说就叫做创意,是要受人追捧的,只是这个年代的人们思想大都墨守成规,不太容易尝试新的东西。

得想个法子叫外面的那些人真真切切地看到这些衣服的好处才行!晴川暗暗地想道。

一旁的小春却接道:"做衣服不能墨守成规,永远穿一样的,就没意思了。"

"是啊,你有意思,你就饿肚子。"顾母没好气地白了小春一眼,又转头劝晴川道:"姑娘,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成衣店里做事,去别的地方找找工作吧,不然早晚有一天你会跟我们顾家母子一起饿死的。"

晴川却一直盯着那些挂在货架子上的成衣看,脑中灵光一现,突然间就有了办法。听顾母劝自己离开,她胸有成竹地笑了笑,拍着胸口保证道:"放心吧,有我在,你们不但不会饿死,而且还会赚大钱。"

顾母诧异地看着晴川,暗道这姑娘难道是个傻子?这店里经常一连几日都卖不出一件衣服去,她竟然敢打包票说能赚大钱?顾母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晴川的额头,"你没发烧吧?"

晴川笑着推开了顾母的手,走到顾小春面前站定,问道:"你现在能凑出多少银两?"

顾小春被晴川问得一愣,顾母更是防备地看着晴川,问道:"你要做什么?"

晴川神秘地一笑,说道:"要你们赚钱啊。只要你能听我的安排,我保证你的成衣会大卖特卖,供不应求!"

顾小春是个实心眼的人,听晴川说得这样肯定,便想着与其叫铺子这样半死不活的,不如就赌上一把。他不顾母亲的反对把家中所有的银两都拿了出来,交给晴川,"呐,都在这里了,你想怎么做?"

晴川笑了笑,将需要的东西都写在了一张纸上,对顾小春说道:"你就照着这张纸上写的去准备吧。"

顾小春看了看那张纸,又疑惑地看向晴川,问道:"这些都要准备?还要去雇舞姬?"

晴川点了点头,"要,自然要,而且还要年轻漂亮身材好的!"

第二天一早,晴川便指挥着人在成衣铺门外仿照着现代的T型台搭了个小秀台,又叫那几个年轻漂亮的舞姬穿着铺子里那些鲜艳漂亮的衣服上了秀台,几个舞姬在台子上那么一站一走,顾记成衣铺前顿时被看热闹的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