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又急又怒,差点破口大骂。这小子真的是那个和雍正争皇位的八阿哥吗?真的是那个被大臣们称作"八贤王"的八阿哥胤禩?老天,有没有搞错?活该,就这样的有头没脑的混帐小子,活该争不过四阿哥!

晴川嘟嘟囔囔地骂了好一阵,这才觉得胸口不那么憋闷了。抬头看了看四周,好嘛,这小子直接把自己送到荒山里来了,这下连东西南北都快分不清了,叫她往哪走?

晴川没了脾气,只能提起劲头来沿着来路往回走去。刚才骑马倒还不觉得如何远,现如今一步步走回去,她足足走了大半夜才能远远地望到北京城的城门。然后又在城外等了半夜,一直等到天亮了开了城门,这才再次进了北京城。

这三百年前的北京城,晴川实在是太不熟了,只能边问路边走,好容易问到了太子别苑的方位,走到门口才发现大门外人头攒动,四周已经站满了宫中侍卫,守卫十分森严。

晴川看出情况有异,也没傻到这个时候还往前凑的分上,便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小心地往门口处巴望。就听得旁边有人窃窃私语道:"听说十八阿哥昨天在太子爷的别苑被烧死了,皇上已经废了太子,交宗人府查办呢。"

晴川听得一惊,十八阿哥被烧死了?可她分明记得史书上说十八阿哥是病死的啊,怎么会是在这里烧死的了呢?难道现在已经不是她所熟知的那段历史了?历史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了?

旁边有个人似是知道些内幕消息,小声说道:"唉,你们是不知道,昨日太子爷为了个小妾大宴宾客,请了京城里许多王公显贵,又是请戏班子又是放礼花的。结果一个礼花不小心落到了新房上,呼地一下子就把新房点着了。也是十八阿哥倒霉,偏偏就他在新房里,活活给烧死了!"

周围的人听了唏嘘不已。

那人又神神秘秘地说道:"十八阿哥可是最得皇上宠的,皇上气得当场就要斩了太子爷呢,听说多亏四阿哥顾念兄弟之情,死活挡在太子爷身前,这才在剑下救了太子爷一命呢!"

别苑门口几个侍卫模样的人押着管家与一些下人从里面出来,领头的那个人身材高大,面容冷峻,锐利的目光只向喧嚣的人群中淡淡一扫,人们便似感到了无形的压力一般,顿时寂静下来。

混在人群之中的晴川也不由得跟着众人低下了头,连别苑里的管家都被抓了起来,她这个太子要娶的小妾岂不是更要被抓?她越想越怕,生怕被那管家认出来,连忙悄悄地向人群外挤了出去。

提着小心转过街口,晴川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太子别苑,昨日这里还是欢声笑语,宾客满门,而今天却已成了如此模样,只不过一夜时间,草包太子就已经被废了。她忍不住叹息着摇了摇头,自己只是个穿越来的过客,还是不要过多地介入这些事情的好,现在最重要的是想法子找到穿越回去的方法。

又沿着街向前走了一段,街边飘来包子的香气,引得晴川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她已经是好几顿没有吃饭了,现如今闻到包子的香气,顿时觉得腹中饥饿难耐。那刚出笼的小包子如同长了手一般,直冲着晴川叫"来呀来呀",勾得晴川不由自主地就凑了上去。

那卖包子的小贩见晴川身上穿得是锦缎衣服,连忙笑着迎了上来,问道:"姑娘,你买包子吗?我的包子皮薄馅厚,可好吃了。"

晴川自然是看出这包子好吃来了,只是因为落水,身上戴得那些金钗金镯子的都摘了下来,她身上哪里还有钱。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心地看了一眼那小贩,十分诚实地说道:"我……没钱。"

小贩一听立刻变了脸,挥了挥手像轰苍蝇一般地轰着晴川,没好气地说道:"没钱站在这儿干吗?去去去,一边去,别妨碍我做生意。"

晴川哪里肯走,忙与那小贩商量道:"要不你给我个包子,我给你干点活怎么样?"

小贩不耐烦地赶晴川,说道:"我这包子全卖完都不够养活自己的,你就别在这儿瞎捣乱了。"

晴川无奈,只能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拖着脚步向前走去,谁知刚走没两步,面前突然有人将一个烧饼递到了她的面前。她不由得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只见面前站了个笑容灿烂的少年,穿着件蓝色罩衫,料子虽然是粗布,但剪裁却很合身。

少年冲着她举了举手中的烧饼,笑道:"给你,快吃吧!"

晴川瞥了一眼那烧饼,却没敢接。

那少年又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嗯,这年头坏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坏人。晴川看着他,依旧没接烧饼。

少年又接着解释道:"我叫顾小春,是前面那间成衣店的老板。这是我娘给我外出准备的干粮,现在我回来了,也不需要了,你赶紧吃吧。"

晴川顺着顾小春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家挂着"顾记"招牌的成衣店,这才信了他的话,一把抓过了他手中的烧饼,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顾小春看她吃得香甜,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转身向前走去。

"等一下!"晴川急忙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