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氏的眼光在晴川身上打了个转,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口中却是笑道:"我身上还许多事,你自己也别在园子里乱转了,早些回房等着伺候太子爷吧!"

石氏说完笑了笑,领着丫鬟婆子绕过晴川走了。

晴川仍有些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想这个石氏可真是奇怪。不过转念一想,她要做她的贤妻模范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管她这些做什么。正想着,忽然又听到身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却是刚才跟在石氏身边的一个嬷嬷返了回来。

这嬷嬷长得五大三粗的,见了晴川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晴川刚走到水桥上,见她闷头走过来,下意识地向旁边避了一下,谁知那嬷嬷径直走了过来,走到她身旁时却突然抬头瞄了她一眼,眼中凶光一闪,冷不防向她身上直撞了过来。

晴川对她毫无提防,被她这样猛力一撞,顿时向水里一头栽了下去。

晴川本来就不会水,身上还戴了许多的金簪子、金镯子之类的东西,这一落水,人立刻便向水底沉了下去。晴川又惊又骇,拼命地挣扎起来,大声叫道:"救命,救命!"

那嬷嬷却充耳不闻,低下头匆匆地走了。

晴川见她非但不救自己,还就这样走了,心中更是慌了,惊慌之下又喝了好几口水,连"救命"二字都快喊不出来了。完了,完了,小命就要丢在这里了,早知道就不这么贪财,不把两条胳膊都戴满了金镯子了,也不知道这些金子到了地府能通用不。

晴川被水灌得脑袋昏沉沉的,戴满金镯子的两条胳膊也挣扎不动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缓缓地往水底沉了下去。

眼看就要完全沉入水中的时候,晴川突觉得衣领一紧,紧接着身体便被一股大力拽出了水面,啪的一声丢到了地上。她憋气憋了许久,一被拉出水面,止不住就深吸了口气,谁知这一吸气不要紧,却把鼻腔里的水都吸进了肺里,顿时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晴川趴在地上又咳又呕,难受得死去活来,好一阵子才缓过些劲来,这才顾得上抬头看看刚才救起自己的人。抬眼看去,只见是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穿一身银灰色锦缎长袍,腰间系着一条黄色的带子,面容英俊,眉眼飞扬,身姿挺拔、玉树临风地站着。

男子将视线从晴川满脑袋乱七八糟的金首饰上一扫而过,轻轻地冷哼了一声,别过了视线看向别处。

晴川脸上一红,下意识地伸手想去卸下那些金簪,谁知不抬手还好,这一抬手,衣袖往下一滑,顿时露出两只胳膊上排得满满的金镯子,还叮叮当当地响着,极为热闹。

晴川的脸更红了,偷偷地瞥了那男子一眼,见其不为所动,急忙将这些金镯子也都卸了下来,放在了一旁。

男子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晴川的举动,见她从身上竟然卸了这许多金子下来,不由得笑了笑,问晴川道:"你是什么人?这么大的院子,落水了,怎么没个人来救你?"

晴川被水灌得脑袋还有些晕沉,反应便有些迟钝,张了嘴半天才说出"我……"来。

正好几个丫鬟端着水果糕点从回廊上过,见这位男子与晴川在一起,面上都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但还是恭敬地行礼道:"八阿哥吉祥,新福晋吉祥。"

此话一出,晴川与那年轻男子都是一怔。

晴川暗想,这人就是和雍正争皇位的八阿哥胤禩?好年轻啊!不对啊,现在都康熙四十七年了,八阿哥都该二十七八了啊,怎么现在看着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难不成是因为长得面嫩?

见晴川瞧着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八阿哥的嘴角上挂了一抹微讽的笑意,却没说话,只是转身往前走了。

晴川不知道他笑什么,可自己这条小命毕竟是人家救的,怎么也得说声谢谢才好。晴川这样一想,忙对着八阿哥的背影喊了一声"谢谢"。

八阿哥听到了却转回了身,轻轻地扯了扯嘴角,嗤笑道:"你不用谢我,我若事先知道你是二哥新纳的小妾,断不会出手相救的。"

晴川听闻这话不由愣住了,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八阿哥不由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地反问道:"像你这种贪慕虚荣、视财如命的女人,救了又有何用?"

好端端地突然被他扣了一顶"贪慕虚荣,视财如命"的大帽子下来,晴川不由火大,怒道:"喂,你凭什么说我贪慕虚荣?"

八阿哥见晴川竟然还敢反驳自己,神色微微惊愕了一下,便笑着反问道:"你若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子,怎么会处心积虑地接近太子?怎么会让他称你为仙姑?怎么会让他娶你做嫡福晋?"

让太子称她为仙姑是为了不叫那草包欺负自己,也是为了掩饰自己是穿越人的身份,让他娶自己做嫡福晋却是玩笑话,是故意来气气太子妃石氏的。可是,这些理由却不能和他说出来。

"我……"晴川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人解释了。

八阿哥见晴川张口结舌的,只当晴川是理亏词穷,便笑了笑,眼中不屑之色却是更浓,冲着晴川笑道:"没话说了吧?没话说了就快点走吧,小心再掉进水里,我可是不会救你了。"

晴川没再说话,而是用力地抿了抿唇,低着头转过身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他是古人,我不和他一般见识,他搁在21世纪都是木乃伊了,我干嘛和他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