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晴川又暗自庆幸,也亏得是这个草包太子,她几句话就把他哄住了,要是遇到别的恶霸流氓,没准更惨一些。就是不知道那草包太子现在情况如何,康熙叫他有什么事,自己给他出的那个主意有用没用。要是那主意管用还好,要是万一不管用,那她岂不是要更倒霉了?

晴川光想想就觉得害怕,在这里坐以待毙不是个办法,总得想个法子逃出去才好。就这样苦苦思量了多半夜,外面的天色渐亮,胤礽竟是去了整整一夜未回。晴川心里更加忐忑起来,重新爬起来到那窗口去看,看到守在那里的丫鬟仍在,不过却已是打起了瞌睡。

天助我也!晴川大喜,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她轻轻地推开了窗户,刚蹑手蹑脚地爬了上去,还不来不及爬下窗户,就听得窗外廊子一侧有人轻笑着问道:"你想干什么?"

晴川身子一僵,赶紧顺势坐到了窗台上,一边装模作样地用手扇着风,一边答道:"啊,天太热了,我出来透透气。"

太子快步从廊子那边走过来,一把把晴川从窗台上拉了下来,说道:"要透气就让我陪你到花园里走一走嘛,干吗要爬窗户?万一摔坏了怎么得了啊?仙姑——"

晴川听了这个称呼先是一愣,随后便又乐了,问太子道:"怎么样?我教你的法子管用吗?"

太子脸露喜色,眉飞色舞地说道:"岂止有用啊?简直太神了!我跟你说,你昨天预测的黄河水灾果然发生了,皇阿玛发现我没有看折子上报,气得就想废了我。还好我用你教的法子,一直哭我皇额娘,结果什么事儿都没有。"

原来昨夜里康熙急诏太子,还真是因为黄河水患的事情。太子这几天只顾玩乐,工部的奏折压根就没看,真正的一问三不知。康熙大怒,正要治他的罪,太子猛地想起晴川教他的话来,赶紧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他这一哭,倒是把康熙给哭怔了,问太子哭什么。太子便按着晴川教的话说了起来。康熙听了久久无语,果然便没再追究太子的罪。

太子出了乾清宫,心中又是侥幸又是后怕,便相信晴川果然是有些仙术,竟然真的预言了黄河水患。想到这里,太子顾不上别的,出了宫直奔别苑来寻晴川,结果正好看到晴川意欲跳窗逃跑。

晴川听太子说她出的法子有用,赶紧趁着太子高兴又问道:"这下你相信我会仙术了吧?你不会再对我怎么样了吧?"

太子身边从来就不缺美人,闻言笑了笑,连忙保证道:"自然不敢了,我会把你像观世音菩萨一样供起来。以后你有什么要求、什么想法尽管提,我一定会尽力满足你的。"

晴川被这个许诺砸得一时有些头晕,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说道:"我要离开这里,你立刻放了我!"

太子想了下,爽快地点了点头,笑道:"没问题,不过我以后要怎么找你呢?"

他这样一问倒是把晴川给问愣了。在这之前,她只想着逃出这太子别苑,可却从没想过自己能逃到哪里去。莫名其妙地就穿越到了这里,真可谓是人生地不熟,她能去哪里呢?总不能再回那个梦仙居吧?

刚这样一想,晴川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那种地方打死她都不会再回去的了。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找到穿越回去的方法,她记得自己是从一片树林里穿越过来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里有一棵中间穿了孔的大树。

太子见晴川许久都没说话,忍不住唤道:"仙姑?"

晴川一下子惊醒过来,看了一眼太子,心中一动。这个草包既然已经相信了她是仙人,干嘛不先借他的力量替自己干点活呢,就算能把她穿越过来的那片树林找到也是好的啊!

想到这,晴川笑了笑,说道:"算了,看你这么有诚意的分上,我就暂时先留在你这儿。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太子一听晴川说不走了,当下十分高兴,立刻问道:"什么忙?"

晴川转身走回到屋内,取了笔墨将她穿越过来的那片树林画了出来,又小心地将纸上的墨迹吹了吹,这才交到太子手中,郑重地交代道:"你帮我找到这个地方,我就帮你让皇上高兴。"

经过昨夜的事情,太子对晴川已是十分信服,接过信来应道:"没问题,我立刻去办。"说完就转身走了。

晴川看着他走得急匆匆的背影,暗道此人虽然草包了些,性子倒是直爽干脆,倒比那些狡猾奸诈人的好相处了许多,有他帮忙,没准真的能找到穿回去的法子。

晴川就这样一连住了好些天,太子三天两头地往她这里跑。晴川依仗着对这段时间的历史比较熟悉,帮太子预言了好几次重要事件的发生。太子事前有了准备,再被康熙召见时便从容了许多,更是在晴川的帮助下做了几件漂亮的政事。太子连得了康熙几次夸赞赏赐,心中不禁有些飘飘然,同时也对晴川更加敬佩起来,真要把她当做仙人供起来了。

太子这里拜晴川,晴川却也是日求神夜拜佛,只求老天开眼,叫她早点能穿回家去。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家,母上大人一定要急死了,谁知太子那里却一直没能找到与画上一样的树林,她每次问起来,太子都推脱说"在找,一直在找",可就是一直没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