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现在是康熙多少年来着?貌似在梦仙居的时候听人说起过的。

晴川正苦思当下的年份,太子见她半天不说话,嘿嘿地笑了笑,伸手又去解晴川的衣扣。

啊!总算记起来了!晴川一把挡住了太子的手,眼珠转了转,说道:"我就知道这样说出来你肯定会不信,不过我有办法来证明。这样吧,我先算一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你看看我说的准不准,不就知道我是真的仙人还是在胡诌了么?"

太子见晴川说得一本正经,一时间被她唬住了,不由得停下了手。

晴川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一通,突然一拍大腿,惊叫道:"哎呀!不好!黄河那边马上就要发大水了。你身为太子,应该立刻前往灾区解救黎民百姓,而不是在这里贪图女色,明白吗?"

太子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只当这是晴川的拖延之计,笑道:"黄河水灾?亏你想得出来。如果你真是仙人的话,在解救黎民百姓之前,看看能不能先解救你自己吧。"

说着又向晴川扑了过来。

晴川大急,连忙恐吓道:"你不听仙人的话,一定会受惩罚的!"

也是老天要帮晴川,她话音未落,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太子再次被打断,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没好气问外面道:"什么事?扫兴!"

门外响起太监那特有的尖细嗓音,"回太子爷的话,皇上急诏。"

太子脸色一变,再顾不上晴川,连忙开了门,略带紧张地问门外的太监道:"可说了是什么事?皇阿玛心情如何?"

那太监小心地答道:"没说是什么事,不过皇上那里已经发了很大的脾气,只叫太子爷马上过去。"

太子这下有些慌了神,康熙对他要求甚严,更是不允许他私下出宫。可他却嫌宫中规矩繁多,经常偷偷地溜到这个别苑中来取乐。这事万一被康熙知道了,少不了又要重罚他!

太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中转来转去,口中一个劲地念叨道:"这可怎么办?不管皇阿玛问我什么,万一我答不上来铁定要受罚的!"

晴川心中却是大喜,暗道此时正是自己的一个机会,若是自己能帮这个草包太子过了这个坎,没准反而能叫这草包放了自己。这样想着,晴川主动地站到了太子面前,说道:"太子爷,假如我能帮你过了皇上这一关,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了我?"

太子却不太相信晴川的话,只是狐疑地看着她,问道:"你知道皇阿玛为什么召见我?"

晴川摇了摇头。

太子见此便只道晴川是在戏弄他,不由得有些恼怒,气道:"你都不知道皇阿玛为什么要诏我,你怎么帮我过这一关?"

晴川却是神秘地笑了笑,答道:"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一招一定有用。我告诉你,你去见皇上,若是一般的事情便算了,若他责备你,不管他责备你有什么错,你都只管认下了便是……"

"那怎么行!"太子急道。

晴川止住了他的话,狡猾地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先别着急,且听我把话说完。你只管认罪,然后只求他多给你三天时间,等三天后再罚你。"

太子听得一头糊涂,不由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这阵子正忙着给你已经去世的皇额娘诵经做法事,还差三天没有做完,所以要求皇上多给你三天时间把这经诵完了再说。然后,你别的什么也不要多说,只一个劲地哭赫舍里皇后就行!"晴川说道。

其实晴川这主意不算多好,不过却是块万能膏药,贴在哪里都行!历史上可是说了康熙对早逝的赫舍里皇后情深意重,所以才会把赫舍里皇后生的二阿哥立为太子,并亲自带在身边教养多年。不过后来因为这太子胤礽实在是太扶不上墙了,康熙这才忍痛废了他。

想到这里,晴川不由得瞄了一眼太子,暗想,亲自教养多年还教出这么个草包出来,由此可见康熙同志实在不算是个好老师。哎呀,想太远了。晴川赶紧转回了心思,只抬头神色镇定地看向太子。

太子迟疑了片刻,一咬牙就往外走去,临走时还高声吩咐下人要看住了晴川。

他前脚出门,晴川立刻便脱力般地坐倒在了地上,用手一个劲地顺着胸口。谢天谢地,不管后面怎么样,反正眼前她是先保住平安了!

晴川坐了好一会才缓过些劲来,立刻爬起来去门口打探地形。谁知刚开了房门,门外就有两个丫鬟迎了过来,恭声问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我能有什么吩咐,我想逃跑,你们让么?晴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重新退回了房内。她想了一想,又蹑手蹑脚地走到另一侧的窗子旁,窗子倒是没锁死,偷偷地推开个缝往外瞧了瞧,不出意外地又看到了在外面看守的丫鬟。

完了完了,被看得这么严,怎么可能跑得出去嘛!

晴川垂头丧气地回到屋里坐下,开始思量怎么才能逃出这个地方。又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为什么偏偏是自己穿越了呢?穿越也就穿越了吧,别人穿越了都是穿个公主啊格格的,她倒好,直接掉到梦仙居去了,当了个莫名其妙的花魁娘子,被送到这个草包太子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