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姨娘再次掀开了旁侧的轿帘,有些恼怒地问道:"又怎么了?"

晴川却是一动不动地闭着眼装死,九姨娘一看她这样,心里也没底了,忙吩咐轿夫停下来,打算仔细看一看这丫头出了什么事。

晴川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待那轿子一落地,便猛地从轿子中冲了出去,撒开脚丫子就往前面跑去。九姨娘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一面指挥人去追晴川,一面大声喊叫道:"别跑!"

别跑?不跑她就是个傻子!晴川对九姨娘的叫喊充耳不闻,只憋足了劲往前跑,也亏得现在天黑,街上也没什么行人,她跑起来倒是一路无阻,只是身上的衣裙太拖累了些,好几次都差点踩到了自己的裙子,到后面只得提着裙子跑,可这样一来,她的速度明显就慢了下来。

晴川不时地回头看看,见后面的人追得越来越紧,心中十分着急,暗想,总是这样傻跑,早晚得叫人追上不可,还得像个法子向别人求救才好。

就这样想着,前面是两条街道的交叉口处,晴川略一迟疑,便转向另外一条大街。又跑了没几步,就看到有顶轿子被几个人簇拥着从街的另一头往这边而来。

这个时代,能坐得起轿子,还能有这么多仆人跟着的,一定是非富即贵了!晴川心中一喜,原本已是精疲力竭的身体立刻又有了力气,忙向着来人跑了过去,大声叫道:"救——"

"命"字还没喊出来,就被身后的人给捂在了嘴里。

晴川心中大骇,连忙用力挣扎起来,可追来的人本就是梦仙居里的打手,那身力气不是晴川可以比的,她如何能挣脱得了?

九姨娘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恨声骂道:"死丫头,你还想跑?"

对面那行人也已是走到了近前,见到有人在街上争执,那轿子便停了下来。就听得轿子中有个清冷的声音问道:"出什么事了?"

跟在轿子旁的男子往晴川与九姨娘处看了看,转身凑到轿子前恭敬地答道:"回爷的话,一伙人正在抓一个年轻的姑娘。"

晴川见他们问到自己,忙又用力地往那轿子旁挣了挣,却苦于嘴被人捂着,发不出声音来。

九姨娘脑子活络,忙向那个按着晴川的打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晴川拉到后面去。自己则走到了那轿子前,先对着轿子及旁边的男仆福了一福,这才说道:"这位爷,妾身是梦仙居的。咱们不是胡乱抓人,这丫头本就是梦仙居的,是她父母把人卖给了咱们。可这丫头却要跑,咱们只能叫人把她逮回去。"

轿子里沉默了一阵,才听得那人淡淡地"哦"了一声。

九姨娘见对方这阵势不像是普通人,也怕招惹麻烦,便又赶紧说道:"这丫头的卖身契还在妾身那里,这位爷要是不信,可以叫人跟着臣妾回梦仙居看一看。"

放屁!胡扯!晴川暗暗骂道,她明明是从时空隧道里掉到梦仙居的,哪里来的卖身契!

那轿子里的人又是沉默下来,跟在轿外的男子便又弯了腰问道:"爷,怎么办?"

轿子中的人似是十分疲惫,只是淡淡地说道:"走吧,赵安。"

只这四个字,晴川听得心中一片冰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轿子离开。九姨娘那里却是面上笑开了花。只待那行人抬着轿子走远了,九姨娘这才转回身来看着晴川,冷笑道:"死丫头,你的胆子倒是大,竟然敢从老娘手里逃跑!"

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暂时跑不了,就得先向她服软才好。晴川这样一想,立刻不再挣扎了。

见她这样,九姨娘就叫人松开了晴川的嘴,对着她说道:"丫头,今儿个老娘和你说亮堂话,你既然已经落到了梦仙居手里,就别想着再跑。现在有两条道让你选:一是你继续做花魁,乖乖地跟着我走,咱们要见的那位爷可不是凡夫俗子,你若是能哄得他开心,你就能麻雀变凤凰;二是我把你带回到梦仙居去,你也别不用再做花魁,老老实实地给我做妓女接客挣银子!"

晴川心中迅速将这两条道比较了一下,忙叫道:"第一条道,我选第一条道!"

九姨娘冷冷地笑了笑,叫人抬了轿子过来,"上轿!这回若是再敢跑,老娘打断你的腿!"

晴川听得抖了一抖,连忙干笑道:"不跑,不跑,再也不敢跑了!"

晴川终于乖乖地上轿,九姨娘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又忙着催促轿夫快走。就在她们刚才走过的那个街道拐角处,与她们相错而过的那顶蓝轿子已经停了下来,轿中男子沉声吩咐道:"赵安,跟着那些人,看看她们去哪里。"那个被叫做赵安的男子忙低声应了一声,身影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晴川坐的那顶轿子沿着大街走到一处极大的宅子外,却没进大门,转到角门处抬了进去,又弯弯绕绕地走了好久,九姨娘这才带着两个丫鬟把晴川从轿子里架了出来,也不顾她的挣扎,直接送进了一间房子中。

这房间真是……华丽啊!金碧辉煌,处处耀眼,墙上挂着唐伯虎的字画,案上摆着明朝的宣德炉,唐三彩……随便指了一件便是价值连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