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很好……"

晴川低低地念了两遍,很没出息地翻了白眼,晕了过去。

九姨娘一看晴川忽地晕倒了,忙向台下的宾客们解释道:"激动的,激动的。"说着便叫人将晴川抬到了后院房中,又吩咐人守着她醒过来。

谁知晴川这一昏倒却是久久不醒。眼看天色都黑了,九姨娘便有些沉不住气了,暗道那位爷可是个火爆脾气,这提前说好了选出花魁就直接送到别苑的,若是不能把人按时送过去,她这买卖也别想做了。

九姨娘越想越急,几次过来瞧瞧晴川,见她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干脆一咬牙,吩咐身边的几个婆子道:"不等了,给这丫头梳妆打扮好了,先抬过去再说!"

那几人忙上前动手替晴川换了衣服,又将她头发重新梳过,直接将她塞进了轿子。

轿子一颠,这才把恨不得一直昏迷下去的晴川给颠醒了。

眼前一片漆黑,也不知道在哪里,乘坐的交通工具很是晃悠,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在坐轿子了。她又伸手摸了摸身上,发现身上的小礼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从头裹到脚的旗装。手再往头上摸去,头发果然也是被梳成了旗头。晴川还犹自不死心,发狠地掐了自己手背一把,顿时一阵剧痛传来,疼得她连吸了几口凉气,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娘啊,不是做梦,真的是穿越了啊!

老天爷,虽然她很喜欢看二月河大人的《雍正王朝》,算得上是雍正的粉,可也不用就这样把她丢到清朝来吧?而且还是直接空降到什么梦仙居,那是青楼啊,青楼啊好不好?

人家别人都是魂穿,她身体穿;

人家别人是穿世家望族,她穿青楼;

人家别人是穿了做格格小姐,她穿了做花魁。

倒霉也不是这个倒霉法的,好不好!

晴川真想抱着母上大人痛哭一场,穿越了也就罢了,可这刚当选了花魁娘子怎么就被人趁夜抬出来了?这是要把她弄哪里去?不会是送去接客吧?一想到这,晴川便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一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连忙大声叫道:"停下,停下!"

轿子却没停,一侧的轿帘突然被人从外面撩开,映着火光,九姨娘那张雪白的脸蛋出现在轿子外,似笑非笑地问道:"姑娘,怎么了?"

看着那簌簌落下的白粉,晴川下意识地咽了口吐沫,掩饰地摆了摆手,答道:"没事没事,"她停了停,又小心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九姨娘神秘地笑了笑,冲着她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哈哈:"当然是好地方啊,到了你就知道了。"

好地方?一个青楼老鸨说的好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

"等一下!"晴川连忙叫住了九姨娘。

九姨娘转头看着她,脸上神色颇有些不耐烦。

这个时候了,哪里还管她耐烦不耐烦,想法跑路才是大事啊!晴川眼珠转了转,赶紧用手捂住了肚子,做出一副很痛苦的模样,呻吟道:"哎呦,我肚子疼!你让我下去方便一下吧。"

九姨娘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晴川一番,说道:"这大街上哪有方便的地方啊?你先忍一忍吧,很快就到了。"

完了,竟然都快要到了!晴川心中更是着急,可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别的借口,只得胡乱扯道:"啊!我好像闻到包子的香气了,我肚子也刚好饿了,你放我下来,我去买个包子吃!"

九姨娘身为老鸨,阅人无数,早就看穿了晴川的小把戏,脸色也难看起来,她撇着嘴角讥讽地笑了一笑,说道:"一会儿肚子痛,一会儿又肚子饿,姑娘,我明着告诉你,我九姨娘对付人可是有一套的,进了我这个门,就算是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我劝你乖乖地听我九姨娘的话,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就别怪九姨娘我心狠!"说到后面,竟是赤祼祼的威胁了,将那轿帘一摔,再不和晴川言语了。

见既然骗不过这九姨娘,晴川忙又来软的,她扒开帘子在窗口央求道:"大娘……"

九姨娘冷着脸没搭理她,挥了挥手帕,催着轿夫赶路。

晴川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赶紧改口道:"姐姐……"

九姨娘脸上的神色这才松了一松,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了。

晴川一看有戏,立马再接再厉,哀求道:"美女姐姐,我跟你说,我是好人家的女孩子,我不做妓女的,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没想到那九姨娘听了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你担心这个啊。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让你做妓女呢。你呀,就等着享福吧。"转头连声催促轿夫道:"快点,快点,一会误了时辰,惹恼了那位爷,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那些轿夫本就走得不慢,再被九姨娘这么一催,立刻健步如飞地奔了起来。

一看卖萌也不管用了,晴川心中更是慌乱,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逃脱之法来,干脆一咬牙,又大声叫道:"哎呀——"

然后晴川的身体猛地倒向轿厢壁上,口中的惨叫也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