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是掉到哪里了?好安静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没人在?

晴川没敢轻易动弹,正疑惑着,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雪白的脸,血红的唇。

妈呀,鬼啊!亏得晴川定力好,才把冲到嗓子眼的惊叫声强行压了回去。不怕,不怕,这人只是粉打得厚了些,不怕,不怕。晴川暗暗安慰着自己。

那女人却是满脸惊讶之色,问晴川道:"这位侠女,你从天而降,可也是来夺花魁的?"

侠女,什么侠女?花魁,什么花魁?

晴川更加摸不着头脑,忍着疼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转头向四处望了望,这一看却吓了一大跳,天啊!这哪里是没人啊,分明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嘛!

台上的都是穿得花枝招展、年轻漂亮的女人,正惊愕地看着她。台下却是男女混杂,也都直愣愣地看着晴川。

这还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些人为什么都穿着古装,而且男人们还留着一条长长的辫子?

晴川有些傻眼,脑子里的火线通了零线,好吧,大脑直接短路了。

台上台下的人在经历了最初的天外飞仙之后,再看到晴川怪异的穿着打扮,渐渐也有些嘈杂起来。

刚才问话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处的老板娘,人称九姨娘。她见晴川一直没答话,不由得对晴川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凑近了细看晴川的衣着,笑着问道:"姑娘,看你这打扮不是中原人吧?既然来夺花魁,不知琴棋书画精通哪样啊?"

说着,她又伸出手去摸晴川身上的小礼服。

晴川急忙向旁边避了一步,不想却一脚踩到了刚才跟着她一起掉下来的MP3上,还正好踩到了外放的开关。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一阵宛转悠扬的歌声倏地在空气中飘荡开来,让本来有些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寂静了下来。这首歌晴川早就听过了八百遍,倒不觉得如何,而众人却被这宛如天籁般的声音镇住了心神,听得如痴如醉。

晴川赶紧趁着这个机会仔细观察此处的情形,可越看越是心惊。没有导演和摄像机,没有一个正常打扮的剧组人员,这就是说明不是在拍古装戏了……难不成她真的是穿越了?

只这一个念头冒出来,晴川便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天啊,上帝啊,不会这么倒霉吧?她还有老妈要照顾的,说什么也得赶紧回去,否则老妈要急疯了的!

晴川急出了一身的汗,又想到自己刚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么说时空隧道就是在头顶了,如果再跳上去,是不是就能重新穿回去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又一个劲儿地往上窜蹦起来,试图再次跃入时空隧道之中。原地起跳不够高,那好,那就后退几步再来点助跑好了。

好,这回跳得够高了,可是为什么还跳不上去?难道说是姿势不对?对了,刚才是怎么落地的?好像是四肢展开平拍下来的,那是不是应该伸展手臂做展翅飞翔状?

试了无数个姿势,跳了一次又一次,可每次都是重重地落了下来。就这样折腾了一会,便听得台下有人窃窃私语道:"哎,这舞蹈好奇怪啊?"

旁边的人赶紧扯了他一把,低声说道:"别乱说!你听她的歌唱得这么好,这舞蹈也一定非同凡响,可千万别让会看的人觉得咱们是土包子,看不懂!"

众人心里或多或少都藏了些这样的心思,所以等歌曲一停,台下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九姨娘看宾客的反应如此热烈,却是心中一动,暗想这丫头长得虽不是倾城之姿,可却是胜在出奇,没准倒能合了那位爷的口味。这样一想,她忙上前扯住了晴川,笑道:"哎呦呦,我的好姑娘,你这曲子唱得可真好啊!"

晴川一下子愣住了,她唱的曲子?她哪里在唱了?这是MP3的外放好不好?她压根就没有张嘴好不好?这里的人的神经……都好强大啊!

那九姨娘说着又转身取了个花篮放到晴川脚下,笑着看向台下的宾客,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啊,请各位品评。"

话音刚落,原本已经把鲜花投在其他姑娘的花篮中的宾客们连忙又把花拿了回来,纷纷投给了晴川。片刻的功夫,晴川脚下的花篮里就装满了鲜花。

台上原本得到鲜花最多的那个美貌女子见状十分着急,伸手就去扯九姨娘,不甘地说道:"九姨娘——"

九姨娘却顾不上听她说话,只是一把打开了她的手,回头冲着仍有些呆愣愣的晴川笑道:"哟哟哟,真看不出来,后来居上啊。姑娘,恭喜你成为我们梦仙居的花魁娘子!"

晴川的脑子更乱了,她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成了花魁娘子了?还梦仙居?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穿古装,选花魁娘子,台下还有一群辫子头……晴川反手一把抓住九姨娘,颤声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份?"

九姨娘见晴川一直有些傻愣愣的,又听她突然问这个问题,只当她是高兴傻了,冲着台下的宾客笑道:"瞅瞅,这姑娘都高兴傻了,大伙告诉她吧!"

台下的宾客也哄声笑了起来,齐声答道:"康熙四十七年!"

康熙四十七年?难道说她这是穿越了?

晴川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红色小礼服,这分明还是她自己的身体嘛,难不成还是身体穿越?那边不小心一脚踏空进时空隧道,这边再掉下来的时候,却是成了大清国的"黑户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