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晨无比委屈,他这不是担心他们吗?

墨遥抱着墨小白一直顺着滑梯滚下来的,足足十几米深,摔得有些昏眩,这下面很冷,似乎是一个冷藏室,墨遥先去检查墨小白摔得如何,墨小白痛苦地扶着自己的腰。

老子的腰,真要断了啊……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墨遥忍不住笑骂,墨小白往他怀里一摔,“被你上一夜都没这么夸张。”

墨遥,“……”

他扶起墨小白,正打算让墨晨放一根绳子下来,墨小白突然抓住墨遥,“哥,那是什么?”

1125

墨遥扭过头去,发现四米之外有一个微弱的光芒在闪动着,仿佛有什么拉动着,墨小白和墨遥移动过去,且心有余悸,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响起来,墨小白把墨遥推在前面挡着。

墨遥,“……这是什么意思?”

墨小白无比傲娇,无比理所当然,“你是我哥啊,天塌下来也是你顶着,有为什么危险当然也是你帮我挡着。”

墨遥,“……”

墨小白,你确定你爱我?

墨小白无耻地抓着墨遥的肩膀,嘿嘿地笑,“哥,我确定我很爱你,真的,我最爱你了,放心,上吧,你男人都给你动力了,你怎么还不去冲锋陷阵呢?”

墨遥,“……”

……

墨晨在上面又喊了好几声,都没听到墨小白和墨遥的回声,忍不住着急了,风云想要顺着趁着爬下来,墨晨却一马当先顺着绳子爬下来。

风云也顺着一起爬下来,墨遥说道,“安静一点,墨晨你过来。”

墨晨以为他们出了事,如今听墨遥声音冷静,正常,他才松了一口气,慌忙走了过去,风云在后面亮了灯,刚一走进就看到两个孩子卷缩在角落里,全身赤luo,什么都没穿。一个孩子靠着墙壁,似乎失去了意识,一动也不动,一个孩子瑟瑟发抖,旁边有一个吊着的铁圈,半空中挂着一个发着荧光的淡色水箱,里面有一些淡黄色的液体,管子通道孩子们的身体里,一个孩子一动不动,脸上一点血气都没有。

另外一个孩子低着头,脸都看不到。

墨小白蹲着在哄着他,墨晨听到墨小白喊林林,慌忙推开墨遥,一下子几乎跌坐在那孩子面前,轻声喊,“是林林吗?是林林吗?”

他想去碰触孩子的身体,墨小白还来不及阻止就听林林大喊一声,“啊……”

尖叫得厉害,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墨晨惊慌失措地收回了手,孩子,你这怎么了?怎么如此惊慌呢,是不是遭受了什么,是不是很痛苦?

孩子始终没有抬起头,叶天宇的声音在耳机里传来,“准备撤退了。”

墨遥把风腰间的麻醉枪拿过来,墨晨心疼至极,刚想要阻止,墨遥已发了一枪,麻醉子弹射中孩子的胸前,那孩子的身子慢慢地软了下去。

墨晨慌忙扶起孩子,扒开孩子显然两年没修剪过的长发,露出一张消瘦苍白的脸,五官已不是他记忆中依稀的模样,太瘦了,几乎度变了形。

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也就两把骨头的样子,手臂上都是针孔,胸前还有一根针管是通那些黄色的液体,墨遥拔了,墨小白用一个小瓶接了一点,几人急忙撤退。

另外一个孩子已断了气,没了呼吸,他们也管不了,实验室的孩子多半都没有活着走出来,重伤的被第一恐怖组织的特工带上了飞机。

这样的孩子,他们宁愿留给自己,也不会留给敌人。

墨晨心疼地抱着林林上了飞机,大队人马立即撤退,林林放佛好久没有洗过澡了,身上有厚厚的泥,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白得可怕。

这辆高科技私人飞机属于享乐型的战斗武器,所以飞机上一应俱全,墨遥放了水,墨晨抱着林林放到温水里帮他洗澡,林林的胸口位置有弹孔的伤痕,也有手术刀的伤痕,都还没有消失。墨晨眼光一热,果然是林林,他还记得林林当时挨了这一枪时的茫然,那睁得大大的眼睛。

如今见到他这幅样子,心疼不已。

墨晨帮林林洗了澡,飞机上没有墨晨的衣服,墨晨临时用大浴巾包裹着他的身子,又把温度调高,轻柔地把他放在床上休息,林林被打了麻醉枪,睡得特别沉,呼吸很轻微,仿佛随时都会断了一般。

墨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他一定会加倍疼这个孩子,不会让他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不会再让他遭受这样可怕的一幕,哪怕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林林,乖儿子,好好睡吧,等你醒来,我们就到家了。”墨晨握着他的小手说道,身为父母,让孩子经历这样的噩梦,就是父母的失职。

这是无法逃避的责任。

他在顾宝宝身边这么多年,毫发无损,结果在他身边就遭受这样的噩梦,一切都是他的错。

墨小白敲敲门,“小哥哥,宝宝在线上,你还是亲自告诉她吧。”

林林还活着这个消息,墨遥和墨小白打算让墨晨亲自和顾宝宝说,当年顾宝宝责怪墨晨弄丢了他们的宝贝,如今找回来了,当然也就是墨晨亲自告诉他。

“墨晨,林林呢,林林呢?”顾宝宝着急地问。

“宝宝,我找到林林了……”墨晨哽咽地和顾宝宝说着这一喜讯,顾宝宝眼泪唰一下落下来,捂着嘴唇喜极而泣,良久无法恢复。

她仿佛失去了说话的功能。

“真的吗?”木木惊喜地问。

墨晨点头,森森叫道,“我要看林林,我要看林林,他人呢。”

“他太累,睡着了,等回家,你们就可以看见他了。”墨晨说道,暂时不告诉他们,林林遭遇了什么,只是不想让他们太过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