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他表现得再轻松。

墨小白是故意的,拍了拍身边一名美女的肩膀,笑说道,“来,帮我敬费狄先生一杯。”

很烈的一杯龙舌兰。

费狄从进门到现在就一点酒,墨小白就想玩费狄,那女子看了费狄一眼,一看费狄这脸色就不敢招惹费狄,可墨小白也是不是好惹的,那女子恭恭敬敬过去,拿着一杯酒敬费狄。费狄低垂的眸掠过一抹厌恶,却很快消失不见,修长的手指掠过,握住酒杯拿走,连那女子的指头都没碰到。

一仰头,酒就干掉了。

一杯见底。

墨小白知道这样的场合费狄一定经历过,就是不知道费狄有多少经验,看样子,的确经验不多。

“美女,小心伺候着呗。”墨小白出声,费狄这样的美人儿,矜贵漂亮,当然讨人喜欢,那美女见墨小白发话了,也就放心了,于是就出现这么一诡异画面,两美女一边伺候着,上下其手,结果人家费狄连毛都没煽动一根,倒是费狄笑起来,对墨小白身边的美女说,“你也帮我敬一下教父先生。”

美女一杯酒敬到墨遥嘴边,墨小白笑嘻嘻地接过来,眉梢一挑,顿时风情万种,“费狄先生果真没和索恩先生出来过,怎你家太子爷和几个大哥都知道,我哥酒精过敏啊。”

墨小白一干到底,反正也是教父,他喝酒也是喝酒。

费狄蹙眉,“教父先生不能喝酒?”

“不喝!”墨遥淡淡道,倒是干脆,费狄心中伺候了墨小白母亲一声,早知道老子也不喝了,妈的。费狄这人也绝,酒不喝是吧,女人总不会不要吧。

是个男人都没办法拒绝美女,看墨遥这样的模样也不像是缺女人的。

美女的手刚一摸上墨遥的胸膛,墨小白就笑着握住美女的手,一个用力美女又坐到墨小白身边了,墨小白在美女脸颊上亲一口,“伺候我哥做什么,我比他更有情趣,是不是啊!”

墨遥挑一挑眉,无声笑了笑。

费狄不死心,怎么也要整回来,反复知道墨遥不沾烟酒,不近女人,拍拍手掌叫来妈妈桑,又多叫几个美女,他心中暗想,我看你一人能要几个女人。

几个女人过来就一边围在墨遥和墨小白身上,墨小白微微眯起眼睛,看两个女人在墨遥身上磨蹭,挑逗,男人华丽的眼眸掠过一抹暗沉的怒意。

整个包厢里都是顿时一片活色生香。

女子穿着小吊带,小短裙,黑丝袜,性感无匹,见墨遥没什么拒绝,跨坐在墨遥身上,涂满了红色指甲的手解开墨遥的皮带,眉目挑逗……风情无边。

墨小白眯起眼睛,这所有的男人中,不可否认,墨遥和费狄和墨小白都是令人心动的对象,费狄是这家老板,人家知道老板什么性格,不敢招惹他。所以就招上墨小白和墨遥了,墨小白为了不让人骚扰墨遥,把四五个女人揽在身边,另外两个女人定然也就在他身上逗着。

费狄唇角挂着一抹语义不明的笑意,带着几分挑衅地看着墨小白。

墨小白笑了笑,抿唇看着他,他本来暗生的一点点怒火给压下了来去了,墨遥对这样的场合应付得也是如鱼得水,他当然不会让女人近他的身,不然墨小白一定炸毛了。

男人捧场做戏的大有人在,在他们这个世界里,捧场做戏当然是男人们最拿手的事情,他们谈生意的场所大多都是这样的场所。

环境所致,墨遥在意大利的时候,捧场做戏,但从来都拿住分寸,但他从没和墨小白一起到这样的场所,就算到这样的场所都是墨小白挡住了。

墨小白宁愿让自己被缠住也不要女人缠着墨遥。

今天费狄和墨小白貌似卯足劲对上了,他眼睛又锐利,又看出墨小白不喜欢有人近墨遥的身,他偏要出一口气,毕竟一口气要了他百分百的代理权,他当然要讨回来。

墨遥扣住那女子的手,抿唇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那女人一愣,转而笑得更妩媚,但没有继续再tiaodou下去。

各玩各的,一直闹到后半夜,虽然有女人在场,可该谈的细节都没落下,墨小白和费狄你来溺亡,没一会儿就搞定了所有的细节问题。

为了平衡费狄的怒火,墨小白到底是松了口,黑手党自然也出了一份钱。

两人谈妥是,三天后码头见,货物马上就来了。

费狄自然没问题。

后半夜,自然要也转战的,墨小白有心再刺激费狄,然而一名手下匆匆忙忙而来,在费狄耳边说了什么,费狄的怒火顿时升腾,唰的起身往外走。

1079

费狄去了哪儿,墨小白和墨遥一点都不在乎,他不在,这笔生意也谈妥了,墨小白算错一件事,费狄此人睚眦必报,又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似乎看出他和墨遥之间奸情无限。然而,看出来就看出来,不就是一个刚出道,毛都没长齐的少年,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那专员莫名地提出一句,“一定和那女人有关。”

说话语气不忿,本来对这一切没兴趣想要到娱乐城下面转一圈的墨小白突然来了兴致,墨遥也微微蹙眉,初次打交道,费狄此人年纪轻轻,万年冰霜,如一台缜密的机器,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弱点,一个人最怕的是没有弱点,一点有了弱点,一切好说。

墨小白漫不经心地问,“什么女人?”

费狄不在,他们说话便也放肆多了,本也就一桩风流韵事,说出来也没什么关系,据这位专员所说,费狄不知道从哪儿寻来一个少女,名唤安吉拉,软禁在费家大宅里,寸步不离。

据宅子里的眼线回报,这少女形同痴呆,不言不语,不哭不闹,就像一个木头人,奇怪的是,费狄对她亲自伺候,吃饭,洗澡,陪伴睡觉,事事亲为,不允许任何人接触这名少女。哪怕是他夺嫡这段时间,他忙得分不开身,无暇顾及,他也细心照料痴呆少女。在那样凶险的情况下,费狄仍然把她放在第一位,素来冷漠的费狄让人百思不解,曾经有一名合伙人不慎冒犯了这位少女,被费狄丢到实验室做**实验,从那以后,没人敢动这位少女,哪怕是费狄身边一些心腹认为红颜祸水,这少女始终会害了费狄,也没人敢动这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