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晨和顾宝宝带着孩子们到童装店里选衣服,墨晨本来想直接包下两个小时,免得有人打扰,顾宝宝很鄙视他这种狂霸作风,好东西是要分享的,不是独占的。

这是服装设计师对服装的态度,这么好的衣服当然是要让人来选购的,每一件衣服都有主人,不能让别人错过了。墨晨认错,态度十分诚恳,但脸上的笑意不减。

顾宝宝给木木选了一件灰蓝色的迷你衬衫,配一条哈伦裤,外面配一件褐色的夹克,让木木去试衣服,墨晨也不甘示弱,给森森选了一条浅紫色的开衫两件套,外套是橘色的,撞色得十分厉害,顾宝宝很鄙视他的目光,墨晨笑了笑,又给森森选了一条黑色短裤,再给他配一双高靴。

“你这是什么搭配啊?”

“试一试嘛,孩子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墨晨笑眯眯的,让惊讶的森森抱着衣服进了试衣间,顾宝宝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忍不住问,“你从小都是自己买衣服的?”

“不是,二婶买的,我妈咪眼光不行。”

顾宝宝想到叶薇的装扮,再想到他给森森的衣服,表示理解。

没一会儿,木木和森森都出来,两人是不同一个风格的,木木是特别标致,潮流的那一种,走出去绝对是一个潮哥儿,森森却是绝对的酷哥。

墨晨吹了一声口哨,把一副黑色的太阳镜给他戴上,让森森自己去欣赏效果,森森哇的一声,“哇,酷,我喜欢,爹地,你真棒。”

顾宝宝,“……”

看来墨晨很能讨孩子们喜欢。

墨晨是一个心思玲珑的人,最能平衡孩子们的感觉了,把小木木牵过来,“我们轮着来,我给木木挑,你给森森挑。”

1033

男人对服装的眼光和女人对服装的眼光自然是不一样的,顾宝宝走的是潮流路线,墨晨走的是酷哥路线,这一路挑选下来,都是很酷的装扮,两个孩子第一次做这么酷帅的打扮,心情都很靓,连木木的唇角也忍不住上扬,森森更是不用说了。顾宝宝深深地反省,孩子们单独和她来买衣服的时候,似乎没有这么兴奋。

最后墨晨给木木挑了一身最简单的装扮,黑色的魔鬼无袖T恤,露出两条白嫩的胳膊,墨晨掂了掂,真的很白嫩,看起来是不经过阳光的那种,柔柔软软的,前面的T恤图案是白色的魔鬼头,穿起来反差特别大。再配上一条简单的牛仔裤,整个人模样就很好看。

木木很适合穿这样的无袖,最后给森森选的是针织的背带裤,白色的T恤,兄弟两人风格不一样,但都很好看,顾宝宝到最后把挑选衣服的权力都给墨晨了。

她是一位以孩子为主的母亲,孩子开心,她随意。

既然墨晨能让孩子开心,她当然不拒绝。

店员都在一旁嘀嘀咕咕,说这一家人感情真好,大人好看,小孩也好看,看起来很幸福。

顾宝宝低着头,也没说什么,墨晨显得意气风格,情操大好。

墨晨看着儿子们的小身板忍不住想到自己七岁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可没怎么白嫩,胳膊上的肉都是紧的,已经开始大量的体能训练,都快被叶薇开车追着跑了。

果然还是儿子们比较幸福。

然而,以后吃得苦也就越多。

因为越小训练,体能逐步提升,后面难度系数相对也好受一些,他们三岁就有简单的体能训练,到七岁开始大量的训练,身体素质都挺好的。

木木和森森又不一样。

当然,他相信儿子们。

“好了,不要买了,够多了。”顾宝宝说道,“他们的衣服也是轮流穿的,都买了十几套。”

一人七八套,都快二十套衣服了。

兄弟两人身高身材都几乎一模一样,彼此的衣服都能穿,他们的衣柜都是放在一起的,爱怎么穿就怎么穿,顾宝宝都不管他们的,他们也喜欢轮流换着衣服穿,这样感觉每次都穿新衣服。特别是学校的孩子们看他们,好多新衣服。

墨晨让店员把衣服配件都打包,包括眼镜,项链和腰带等小配件,都给打包起来,这家衣服都不便宜,一套衣服下来一百多欧元,最贵的有三百多欧元,十多套衣服下来并不便宜。

然而,这样的价格对顾宝宝和墨晨而言,汗毛都不算一根,顾宝宝在别的地方不舍得花钱,在孩子的教育和培养,或者说任何一方面都非常舍得花钱。

如果有家庭记账的话会发现,她所有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孩子们身上。

顾宝宝要付钱,墨晨给拦下了,刷了他的卡,墨晨说,“算是我给孩子们的礼物,我还没给孩子们买过衣服。”

森森也拉着顾宝宝说,“妈妈,让爹地付钱吧,咱们可以省一笔大吃一顿。”

顾宝宝,“……”

她也多坚持,受了自己的卡。

想当然的,大袋小袋都是墨晨拎着的,接着四人又去买鞋子,在服装店的时候买了两双鞋子,木木和森森最近学踢足球,要买一双运动鞋。

运动鞋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孩子们也不挑,很快就选了两双。

由于东西太多,墨晨先把衣服和鞋子拎到停车场,先放到车子上,顾宝宝带着孩子随便在上面逛着等他,等他下了电梯,顾宝宝才说,“你们两个,今天很开心吗?”

“当然!”森森说。

木木说,“飙车很开心。”

顾宝宝,“……”

顾宝宝带着孩子们到一旁坐着,帮孩子们擦擦汗,问他们渴不渴,木木从顾宝宝钱包里拿出钱来,“妈妈,你坐着,我去买饮料,你别走丢了。”

于是他跑开了,顾宝宝叫都没叫住。

森森说,“妈妈,爹地很温柔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