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说说笑笑,蔡晓静也识趣地走开,小天纵不喜欢被叶非墨抱着,小骚包觉得妈咪比较香,比较软,爬到温暖怀里,叶非墨也学着温暖捏她怀里的臭小子。不远处,暗藏的镁光灯不停地闪烁,多温馨的一家三口,谁说他们会离婚?

坐了一会儿,温暖就抱着小天纵起身,叶非墨从她怀里接过儿子抱着,一家三口出了安宁国际,叶非墨的车就停在外面,一家三口去中心路一家餐馆吃饭。

小天纵喜欢喝蟹粥,温暖总喜欢带他来,没有小天纵之前,温暖出来吃饭都顾着叶非墨的口味,她一般都不挑食,有了儿子后,显然就先照顾小天纵的胃口。

幸好父子两人的口味差不多。

小天纵话多,一坐下来温暖点餐,他就叽叽喳喳地和叶非墨说他今天的趣事,又说球球长了多少,今天咬了他一口,叶非墨不信,只有他打球球的份儿。小天纵见爹地不信他,怒,把他的裤子挽起来,秀出自己小白腿上的一个牙印给叶非墨看,这是球球咬的。

没伤着,也没咬到皮肤,只是有一个牙印。

叶非墨问,“你怎么惹到球球,他都没咬妈咪,怎么咬你?”

“球球欺负我是唯一的男人。”小天纵拍着胸膛,“妈咪和外婆是母的,球球也是母的,所以他没咬她们。”

温暖拿着菜单囧了好一会儿,叶非墨笑喷。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喝粥,有人**温暖和叶非墨也不去管,温暖的小心思,叶非墨何尝不知道。她本来带小天纵回温家,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带着孩子过来找他一起吃饭。无非是想让媒体拍着,澄清昨天的误会,她并不想他难做,更不想安宁的形象出现任何问题。

他们已经离过一次婚,第二次婚姻再出问题,对叶非墨的形象也是一种大打击,温暖一时顾及的东西多,过去不澄清不代表她就乐意让媒体乱写。

温暖点了蟹粥,又点了几个清淡的小菜,都是他们父子两人爱吃的,一般出来点菜都是温暖做主,几乎不用问他们,小天纵举手说,“妈咪,我要吃香蕉船。”

“太凉了。”温暖微微一笑,“饭前吃甜点,正餐你又吃不了多少。”

“谁说的,我胃口很大的,妈咪……”小天纵无辜地拉长了声音,撒娇ing,温暖哭笑不得,“等吃过饭再要,不能空着肚子吃。”

叶天纵摸着自己的腹部,“人家来之前就吃了三个苹果。”

温暖头疼,叶非墨今天心情好,忍不住顺着儿子,“要不给他点吧。”

温暖一瞪,叶非墨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叶天纵一脸感动地看着他家爹地,“爹地,点吧,点吧,我们一起吃。”

“爹地更不能吃。”温暖说,把菜单给侍者,“你们两人好好吃饭。”

叶天纵委屈地咬手指,偷偷和叶非墨咬耳朵,“妈咪好霸道,爹地你太弱了。”

没发言权的男人实在太多了。

叶非墨心中却无耻地幸福着,这样的弱他乐意。

1004

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吃过晚饭,叶天纵精神还好极了,一点都不困,吵着要去玩,温暖正好有两张音乐剧的票,这是蔡晓静刚给她的,她原本想去看。然而一看叶天纵就打消了念头,如果去看三个小时的音乐剧,叶天纵非要哭不可,他可受不了,若是只有她和叶非墨,那倒是可以去。

所以说,儿子女儿都是最大的电灯泡。

后来一家人去电影院,最近新上映一部儿童电话,丁丁历险记。叶天纵最近本来就看丁丁漫画,他是丁丁迷,带他看这样的电影,最起码全程他不会睡着。

叶非墨很痛苦,忍不住哀嚎,早知道吃过饭就送叶天纵回家,他和温暖继续浪漫,瞧好好的气氛都没有了,三人得去看家庭电影。

叶天纵是个很难察言观色的小子,笑眯眯地问叶非墨,“爹地,你是不是不想陪我看电影?”

叶非墨也露出一个笑容,“你说呢?”

叶天纵很诚恳,“你不喜欢。”

叶非墨暗忖,算你有自知之明,臭小子,果然是闺女好啊。

闺女多贴心。

叶天纵有些委屈,温暖亲了亲他的脸颊,“乖,别理你爹地,他喜欢的和别人不一样,妈咪喜欢看。”

叶非墨囧,老婆你明显口是心非,当初是谁说丁丁冒险很傻的。

叶天纵摇摇头,情绪有点低落地说,“爹地一定觉得太无聊,不是他喜欢的电影,所以才不想陪我看。亜璺砚卿”

叶非墨继续暗忖,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

叶天纵突然抬起头来,他本来就在叶非墨怀里,白白胖胖的手在叶非墨头上拍了拍,很豪言壮志地说,“爹地,你现在一定要努力陪我多看电影,不然等你老了,你喜欢看的电影和我们又不一样,到时候我会让我儿子陪你一起看的。”

言下之意,你不陪我看,以后我不让儿子陪你看。

温暖笑喷,叶非墨差点吐血摔了手上的叶天纵,你小子上哪儿学来这么多鬼心思,真是令人喷饭。

“用得着你儿子,我老了照样和你妈咪一起看。”

“可你会老到走不动,又要看电影呢?”

温暖,“……”

叶非墨,“……”

父子两人一路斗嘴到电影院,停了车,叶非墨一手抱着叶天纵,一手牵着温暖,检票进入电影院,今天看丁丁历险的大多都是家庭装。电影院里孩子特别多,叶非墨找位置,三人坐了下来,叶天纵坐在温暖和叶非墨旁边。刚坐下没多久,电影开场,叶天纵看得津津有味,温暖偶尔低头和他讨论什么,叶非墨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

叶天纵看电影的时候倒是很安静,没有叨扰叶非墨,叶非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一场电影下来,叶非墨几乎全是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