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早知道会出事,他是不是不会这么急切地和顾宝宝相认?

他是不是永远离开顾宝宝,只是远远看着她就满足了?

墨晨突然强硬了心态。

不,哪怕已造成悲剧,他也不后悔和顾宝宝相遇,不后悔爱上顾宝宝。

中东,黎巴嫩,北方省森林小镇。

许诺和叶宁远的飞机落在私人机场上,来接他们的范圆圆和方萝,许诺和叶宁远没有带任何人过来,就夫妻两人单独过来,一下飞机,叶宁远沉声问,“叶天宇呢?”

夫妻两人站在停机坪上,一人穿着黑色的长风衣,一人穿着大红的长风衣,面色皆是冷漠,沉冷,仿佛带着沉肃的杀气,这几天黎巴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北方省小镇更是乌云漫天,狂风大作,这样的狂风吹起男女的风衣,蔓延出绝对的强者气息,无人敢与他们对视。

范圆圆和方萝更是不敢直视他们,叶宁远一贯是绅士礼貌的,这并不代表着,他是善男信女。叶天宇的可怕再于他笑的时候你不见得他心情是好,他沉着脸你也不见得他心情很差,不阴不阳,妖里妖气,但叶宁远则不是,他的情绪还算是正常人的情绪。

叶可岚的事情,他要听叶天宇亲自说。

范圆圆和方萝支支吾吾,不敢直视叶宁远的目光,许诺声音一沉,“人呢?”

“黑J……在医疗室,他……他好像疯了……”

947

地下医疗室。

叶天宇疯了,他的行为的确是像疯了一样,拿枪指着第一恐怖组织一排医生,子弹早就上膛,他分明还是少年的模样,却有凌厉的气势,矜贵的五官原本还带着几分稚气,如今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的气质面貌原来真能一夕之间改变。叶天宇的真实身份,范圆圆,方萝和张穆行他们几人知道,这是绝密消息。然而这些医生除了首席医生,谁都不知道,他们害怕这样的叶天宇,用真面貌面对他们的叶天宇。

他让医生们救活温静。

所有的医生被叶天宇逼得心脏病几乎复发,温静已是一具尸体,手脚骨头几乎全断裂,颈骨都断了,救活温静?如何救活,他们不知道。

他们不是神,只是医生,无法起死回生。

温静死得这么惨烈,真是死了。

叶天宇却不管,黑乎乎的枪口指着他们,他看不到活蹦乱跳的温静,所有医生都去陪葬。

原本叶天宇带着一张温和无害的面具,遮去了他漂亮得有些锐利的容貌,如今没了面具,气质一夕之间仿佛有了变化,尚是温静平和的男人一夕之间转变成一名妖里妖气的冷酷少年。他一直是阴晴不定的,耐心好,定力足,只有在温静面前,他才会急脾气,也只有温静更能体会他的心情起伏。

温静就像魔鬼身边的天使,总能给魔鬼带来一丝平静,所以魔鬼为了不吓跑他的天使,总是拼命压抑着他的恶魔本性,总是拼命压抑着他体内的黑暗因子。

如今天使被魔鬼逼死,魔鬼坠入万丈深渊。

谁是叛徒,如今似乎不重要了,谁背叛了谁,谁出卖了谁,在人命面前一切都显得不重要。

佛家说,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这句话正是叶天宇目前的写照,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自己种的因,自己受的苦果,疼痛,心碎已经无法说明他此刻的痛苦和无奈,也无法说出他此刻的心情。

他只知道,他失去了一切。

失去温静,这辈子他再也无法欢笑,他的人生也毁了。

所以他必须要让温静复活。

温静的尸体躺在手术台上,所有的医生都被叶天宇集中在温静身边,女孩的尸体已渐渐变得僵硬,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僵硬苍白得吓人。血液早已干枯,她的脸却被人打理得很好,干干净净,且换了一身她最喜欢的翠绿色衣服,温静很喜欢绿色,她曾和他说,绿是春天的颜色,热情,奔放,多情。

他不置可否,他最喜欢黑色,喜欢这种黑暗的颜色,温静总是鄙视他说,妖魔鬼怪当然喜欢妖魔鬼怪的颜色,他总是一笑而过。

她看起来依然很漂亮,温静是美丽的,哪怕在叶天宇这样耀眼的美色下,她也丝毫不逊色,有属于自己的刚柔并济,动人耀眼。

叶天宇为温静换上衣服的时候,他知道。

他的生命里,再无春天。

可他又想要抓住自己的春天,这是他仅有的温暖,这是他生命中仅有的色彩。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爱上温静,这是很好奇的一件事,他一直都没想明白,叶天宇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把自己对温静的感情思考过一遍,寻不到答案。于是他把这种特殊的感觉归结于佛家所说,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他想不出办法便想到,这是前生今世的缘分。

不然,为何他一见到温静便觉得她眉目可爱,心悸温暖,想要占有。

或许在她第一次把可乐泼到到他身上又理直气壮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啊,那眉目的理所当然让他哭笑不得,分明是她的错,他却推得一干二净,从那时候起,他就对这个女孩有一点点兴趣。

兴趣越来越多,转成了好感。

他自私地把她卷入这个世界中,因为对温静好奇,对温静有兴趣,他才会去调查温静,才会发现她有这个天赋,才知道亚洲支部对她的才能感兴趣,他穿针引线把她引进第一恐怖组织。理由很光明正大,爱才,只有他自己明白,他要的是温静此人,并非温静的才能。

她来到他身边后,他的生命每一天都是阳光,他每一天都会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