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晨嘶声厉吼,一拳狠狠地砸向他的脑门,男人被打得脑袋崩裂,死亡倒地,墨晨的拳头鲜血淋漓,不断地低落在地上,他仿佛被人抽走了全身的力量,虚脱地跪在地上。因为剧烈的肢体碰撞,这样玉石俱焚的打法,墨晨的拳头也伤了,他双手撑在地上,几乎无法承受林林过世的消息。

他从小和他们母子分离,不知道有儿子的存在,好不容易重逢,上天赐给他三名宝贝,他欣喜若狂,木木和森森性子冷,林林最是活泼,他最是喜爱,他们相处不多,林林却喜欢和他在一起,那孩子还不知道他是他爹地,他到死都不知道,他是他的爹地,他那么的爱他。

他没有叫过自己一声爹地,墨晨的眼泪夺眶而出,低落在泥土中,身上笼罩着一层浓浓的悲痛,他宁愿死去的人是自己,也不愿意是林林。

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墨晨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林林的音容笑貌,他笑起来很好看,像极了顾宝宝,这是最像顾宝宝的孩子,他从小不健全,顾宝宝最在意的也是他。他的耳边不断地回响着林林一声声喊着叔叔,脑海里不断地盘旋着那天他陪他们母子的玫瑰花园玩耍,林林坐在他的肩膀上不断地喊着要飞翔的快乐。

那时候,天很蓝,玫瑰很红艳,城堡很美丽,娇妻幼子,一切如画中的幸福一般。

没想到,一夕之间,所有的幸福支离破碎。

林林,真的飞翔了。

“啊……”墨晨一拳狠狠地捶在地上,爆发出悲痛的吼声,如巨兽失去了挚爱的伴侣,那样的吼声,悲惨而悔恨。

933

叶宁远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找到监控室来,墨家的监控室很隐秘,又是黑手党的绝密之地,黑手党许多绝密文件都在这幢楼中,这是城堡中最不起眼,却是最重要的一幢楼。

子弹射穿电脑屏幕时,叶宁远便反应过来,飞身躲避过子弹的扫射,索性来的人不算多,只有四个人,叶宁远唇角露出冷酷的笑意。叶天宇什么性子,叶宁远很清楚,他不会无缘无故在无双的婚礼打电话告诉他,可岚死了,他若是这么说,只有一个可能,可岚定然凶多吉少。

昨天他就感觉不妙,可岚尚娇滴滴说着话,他却莫名担心,晚上的时候接到中东一名内线的报告,说可岚出了点小意外,叶天宇没有告诉他。叶宁远虽然担心,但他对叶天宇和叶可岚十分放心,儿女有多少能耐,当父亲的知道,叶天宇比起年轻时的他,除了电脑技术略有不及,其他地方有过之无不及。

叶可岚也丝毫不输给许诺,所以他放手让儿女们自己去闯天下,极少担心,没想到果真出了事,一出事便是无法挽回的憾事。今天他在监控室看着城堡各处的敌人猖狂地砍杀他的亲人,四处放炸弹,如入无人之境地闯入他们的地盘,剥夺他们的生命,愤怒之火已然燎原。特别是看到许诺被爆炸的余力所波及,险些送了命,叶宁远已坐不住,无法在这里眼睁睁看着,虽然敌人人数在短时间内一直锐减,他已然不放心,想出去看一看,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摸到监控室来。

叶宁远身上只有一把沙漠之鹰,枪中只有五发子弹。

他已经很久没开枪。

那四人笃定叶宁远躲在角落里无法现身,四人组成一个半圆形包抄过去,不断地朝叶宁远的隐秘的角落开枪,叶宁远淡然不回,哪怕枪声就在耳朵边,他也冷漠地站着。

许诺的伤,可岚的死,让他变得更冷静,这是他最习惯的声音,也是他最习惯的气氛,叶宁远冷冷一笑,突然从角落中滚出来,脱了西装外套一甩便挡住一人视线,顺着一脚把他踢到墙上的屏幕上,砸碎了电脑屏幕。另外三人同时攻击过来,叶宁远把西装外套往上一仍,在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同时,左右两手握住两人的手腕一人拧是向上,他纵身而起,拧着另外一人的手对准第三人,利用敌人的手杀死他的同伴,叶宁远松了口,手掌用尽全力拍碎一人的头颅,拔枪,射击,子弹穿透最后一人的眉心,叶宁远把手枪往后一套,接住落下来的西装外套,直接穿上。

哪怕这四人是顶级的杀手,叶宁远解决他们的时间,也不过是衣服上升落下的几秒钟。

他在监控室中坐不住了,敌人已基本清除,只剩下藏在角落里几个家伙,已被发现,墨玦,墨晔已在靠近,他们绝对无法逃脱。

结束了。

全该结束了。

主城堡顶楼,卡卡正和三人缠斗,无双突然出现在顶楼,这已成一片废墟,枪支七零八落,卡卡过于剧烈的运动,和这张从未有过的紧张气氛逼得心脏难受,哪怕他已尽力压抑却阻止不了这种从身体内部带来的疼痛。他的心脏超负荷时若是没带来剧烈的疼痛,一切将没有问题,最怕的就是这种超负荷的疼痛,几乎能要人命,这样的疼痛导致卡卡的动作稍微迟缓一些,虽然一人对三人占上风,身上也有淤青的地方。

无双知道卡卡的情况,所以才会如此着急上了顶楼来,迅速加入作战中,本来卡卡便占了上风,无双加进来后,两人配合天衣无缝,错身之际已放倒两人,卡卡挥手挡住无双,自己和剩下的敌人搏斗,无双怀孕了,比他更不适合做剧烈运动,一对一,不出几秒钟,敌人被诛。

卡卡松了一口气,城堡的枪声已逐渐平息,结束了。

从事发到全部诛杀敌人,不到半个小时,然而,他们这一方也是伤亡惨重,因为没有预料到那么多人体携带的炸弹,许多被炸药余力波及而受伤,而非搏斗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