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森宝贝,你会写字了吗?”无双问,森森看着和自己有同样眼睛的无双,显然好感甚多,点了点头,无双把她的写字屏拿过来,把笔交给他,亲切地问,“那森森告诉姐姐,你妈咪是谁?是不是艾薇儿?”

森森拿着笔,看着无双,很显然在思考,又或许说是戒备,半晌在屏幕上写了几个字母,他写的是法文,是的。叶薇和他说的是中文,他听得懂,可显然不会写。

十一问,“那你爹地呢?”

森森想了想,又写了一行字,“我没有爹地。”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墨小白,看得墨小白好像有十几把飞刀插向他一样,吓了一大跳,墨小白哭丧了脸,他们欺负老实人呢。墨玦和墨晔慢慢对森森也来了一点兴趣,问森森,“你觉得这里哪个是你爹地?”

诸人沉默地看着森森,森森目光扫过墨遥、墨玦和墨小白,似乎有点小小的纠结,精致粉嫩的五官几乎都挤在一起,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小笼包子。

众人地越看越可爱,白夜却有不解,“你看墨遥和墨晨做什么,你不觉得他最像是你爹地么?”

白夜指着墨小白,森森有几分茫然不解地看着墨小白,又看墨晨和墨遥,他很认真地在思考着什么问题,气质显得更好,令人赞叹。

“宝贝你几岁,什么时候生日?”容颜问。

森森写道,“5岁,6月22生日。”

五岁的小孩子,如此稳重真的让大家都很意外,墨晨问,“你过去一直都不在C国,在哪儿住?”

“法国!”森森写道。

叶薇问,“你从小没和你妈咪住在一起吗?为什么住在法国?”

森森的脸色突然一沉,把笔稳稳地放在无双手里,目不斜视,似乎不想回答任何问题了,墨玦难得见叶薇吃瘪,忍不住说,“年纪小,脾气不小啊,我喜欢。”

叶薇瞪他一眼,墨玦面无表情,但眸中有几分笑意。

“小宝贝,你今天住在这里好不好?”十一问,“这里有这么多人陪你玩,你可以找到你爹地哟。”

森森又拿过笔,“我要妈咪。”

言下之意,他要回去,墨晔一看时间,已快一点钟了,这时候人早就睡下了,森森倒是精神,虽然他很安静,也很稳重,可众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目光一直在墨小白墨遥和墨晨三兄弟上转悠,特别是知道他们是兄弟,森森更是惊讶,惊讶后就是愤怒,愤怒后就是面无表情,总之就是一面瘫的孩子。

叶薇暗忖,年纪小小,心思却多,倒是个玲珑剔透的孩子。

众人看孩子,越看越喜欢,孩子看他们是越看越迷茫,总有一种令人无法说清楚的情绪在他眼睛里酝酿。叶薇暗忖,艾薇儿到底为什么把孩子送到法国去养?

为了她的名誉,她就能如此狠心,这几年就见过孩子几面?

她看艾薇儿和森森,两人感情极好,不像是生疏的母子关系。

墨遥一直沉默,不说一句话,心中很不是滋味,这孩子若是墨小白的,那以后……他和墨小白该如何相处,他还能和墨小白这么继续暧昧下去吗?森森还是艾薇儿的孩子,她们姐妹救过他一命,如今又放他自由,恩重如山。

时间有些晚了,容颜和无双都哄着森森住下来,明早再走,森森人小,却很坚持,用他最一本正经的表情说着他的坚持,他要回酒店,不然妈咪半夜不见他会很担心。

众人无奈,由墨晨送森森回酒店,墨晨对这个任务是非常乐意的,因为他也着实喜欢这个孩子,他们家能有这样的孩子,还真是福气。

美中不足的是森森不能说话,然而这是一个小问题。

有白夜在,死人都能变活人,不能说话能有什么的,最后一定会恢复健康的。

874

森森走后,墨遥一个人回书房看文件,最近他又重新接触黑手党的内部事务,墨晔和墨玦,墨晨都开始重新让他认识整个黑手党,对墨遥而言,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失去的是记忆,不是智商,重新接手这些事情对他而言没有任何难度,只要稍微给他演示一遍就行,墨晨刚开始担心的问题全都不是问题。

可文件看了半个小时,他完全看不下去,心中总带着几分暴躁和不舒坦,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变成如此,他对森森是并不排斥,只是觉得若他是墨小白的孩子,他会有点不舒服。

墨小白心中怎么想呢,他看起来很喜欢这孩子,应该说墨家的人看起来都很喜欢这个孩子,每个人都喜欢他,希望森森能回到墨家。

可孩子的妈咪怎么办?

墨遥看得实在烦躁,索性就丢了文件,疲倦地揉揉眉心,敲门声传来,墨遥蹙蹙眉,一般只有十一来他的房间时会敲门,其他人似乎都没有敲门这个自觉。

“进来。”墨遥淡淡说,又把文件拿起来,总不能让自己的妈咪知道自己为了墨小白的事情在烦恼,这会让他觉得很丢脸,他没想到进来的不是十一,而是墨小白。

墨小白笑得有点欠揍,看起来有几分讨好的味道,墨遥眉心一拧,他来做什么?他着实不想看见墨小白,墨遥冷着脸问,“什么事情?”

墨小白早就来找他了,又怕他不高兴,所以磨蹭了一段时间,最后觉得这么磨蹭实在不爷们,于是就果断过来,他已经觉得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谁知道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这心理准备不如不做呢,在墨遥这样冰冷的面具前,所有的心理准备都作废,没有一点作用。

“哥,他们让我过来帮你熟悉业务。”墨小白无耻地抬出墨晔和墨玦,墨遥淡淡说,“没必要,我已经差不多熟悉,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