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墨小白提醒,墨遥自然知道费玛丽在外面,他被墨小白弄得喘不过气来,身体huo热叫嚣着,理智也在崩溃,一想到费玛丽就在外面,他的身体更是紧绷。

“金……”费玛丽见没人回答,扬声喊着他,墨小白的tian着他的脖子,他的喉结,轻轻地用牙齿去磨,墨遥全身都在战栗,脑海里哪有什么费玛丽,都是眼前这性感的yaojing。

墨小白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打发她走。”

838

“金……”费玛丽见没人回答,扬声喊着他,墨小白的tian着他的脖子,他的喉结,轻轻地用牙齿去磨,墨遥全身都在战栗,脑海里哪有什么费玛丽,都是眼前这性感的yaojing。

墨小白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打发她走。”

命令式的语气,墨遥冷冷地瞪了墨小白一眼,他并不是一个惯于听命令的人,他是一个习惯下命令的人,所以乍然一听墨小白的命令,他颇有不悦。墨遥本身就被墨小白弄得,目光含情,这一瞪,多少风情流转,墨小白的心荡漾着,激动地ya着他,喃喃自语,“哥,你真美,真美……”

逮着哪儿wen哪儿,激动得毫无章法,长ku早就被墨小白解开踢到一边,两人身体亲密的贴在一起,墨遥后面是冰冷的瓷砖,前面是热火的墨小白,真正冰火两重天。

费玛丽越发觉得奇怪,忍不住走进浴室门口。

“金,你在里面吗?”费玛丽喊,墨遥再克制,这时候也觉得克制不住,如墨小白所言,他一定要打发了费玛丽,刚一出口他就吓一跳,他的声音沙哑且喊着qingyu,这他的声音吗?

“我洗澡,你回去休……休息。”墨遥瞪圆了眼睛,趁着他分神说话的空挡,墨小白握住两人的骄傲凑在一起相互moca,他的手握住两人显然困难,于是抓住墨遥另外一只手示意他lu动。墨遥气极了,这奸诈的家伙竟然趁人不备,他拳头一紧,墨小白闷哼一声,把声音都堵在他的hi间。

费玛丽说,“金,你是不是生病了,声音有点奇怪。”

墨小白松开墨遥的chun,墨遥大口大口的呼吸,浴室高温,本来水温就高,且这人又如此热huo,他的仿佛要着火起来,呼吸变得困难,从镜子里他看到一个陌生在自己,那被人wen得红肿到有些可怜的chun,风qing流露的眸,陌生的身体……这是他吗?墨小白握住两人快速lu动,不满足地用身体磨着墨遥,目光又是委屈又是乞求。

墨遥又怒又惊,又有几分莫名的心软,“公主,我没事,你先回去。”

他说着,也如墨小白所愿,握住两人和他一起lu动,墨小白仰着头,身体太过沸腾,汗水淋漓,墨小白比墨遥要有手段多了,手指绕着打转,墨遥忍不住僵硬着身体,又挺直,渴求他更多的刺激。

墨遥喘息着,压抑地喘息,费玛丽仍在外面,隔着一扇门有第三个人,这样的qingai让人更敏感,也更火热,像是jinji的爱恋。

费玛丽更疑惑了,又问了一声,“金,你确定没事吧?”

墨遥此刻哪儿顾得上他,他专心对付眼前这妖精都觉得一颗心不够用。

839

墨小白高高仰着头,任由水流不断地冲shua他的脸庞,他的身体紧绷到最高处,握住墨遥的手mocai得更粗鲁,那是属于男人和男人之间特有的粗鲁和暴力。他的身体挺直,眼光慢慢地浮现出短暂的空白,忍不住在水帘中喊起来,墨遥慌忙ya过去,堵住他的声音,墨小白的身体越发的僵硬,墨遥掌心中的火热和粘ni告诉他,这人已到了gaochao。墨小白的目光全然空白,这时候他全无防备,只是享受着这样身心结合的快乐,墨遥随后也在他掌心中释放,两人拥抱在一起gtang火热得几乎要磨出火来。

墨遥关了花洒,两人抱在一起,好久,好久没回过神来,墨小白搂抱着他,在他脖颈不断地,这一年来的思念和恐惧都在这一场激烈的xingai中得到释放。

墨小白不敢相信,昨天他还在失去墨遥的痛苦中煎熬,今晚却在他怀里,如此安心,如此幸福,他的哥哥回来了,总算活着,哪怕忘记了他,他也不在乎。

他墨小白要一个人重新爱上他,那又什么难的。

老大能对他从小情有独钟,他就不信,如今他主动出击,老大能够抵得住,哪怕他失忆了,认为这样的关系不正常,他也无所谓。过去他也认为不正常,所以一直逃避,若他真的要他的心,并不是一件难事。

费玛丽的摇滚音乐还在继续,墨小白有点佩服此女的耐心,要是让墨遥披着睡袍出去,让旁人看到他这么性感的一面,他才不愿意。

墨遥的性感都属于他的,旁人不能觊觎了去。

墨遥推了推他,“放开,热死了。”

真的热的要人命,汗水不断地流淌,墨小白笑嘻嘻地耍流氓,“啊,哥,你又热了啊,别急啊,咱休息一会儿再战。”

墨遥想劈他,他就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思维吗?

费玛丽笑声如铃,“金,你洗好了吗?”

她听见水声停了,忍不住问墨遥,墨遥叹息,洗好了也不能出去啊,墨小白不肯放人。

墨小白的手邪恶地弹了弹墨遥释放过后有些疲软的小弟弟,“哥,打发了她啊。”

墨遥握住墨小白邪恶的手,真心想要掐他,墨小白怎么能如此理直气壮地要求他,且和他在费玛丽面前做出这种事,他一定是疯了,所以才会和一个见过一次面,死缠烂打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哪怕再寂寞,哪怕再jinyu久了,他也不该对一个男人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