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墨遥说,“我希望你身体好了以后,再慢慢的想清楚你要什么,这样的你才最真实。”

墨小白太知道自己要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才痛苦。

两人静默许久,墨遥也躺下来,看天上的星星,这个除夕的星光很美丽,小白说,“娱乐圈的事情,就这样吧,反正我也不想待了。”

“这么多年的心血你都不要了?”墨遥蹙眉。他还想尽量帮他扭转局面,那些伤害他的人,早在回来时就密电墨晨找人去办了,娱乐圈的报复,他也会想办法把小白洗白。

娱乐圈的事情他是没想到,所以当初也没防备,当时小白出事,一出来他就光想着报复他们,没想到小白艺人的身份,其实墨遥对他这个身份一直也不喜欢,所以就忽略了。

“你以前骂我,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还记得吗?总不能因为我现在受伤了,你就真把我当女人那样小心翼翼了。我想过,你骂得对,我的确忘了自己的身份,本来我就打算在娱乐圈再做一年就退了,如今正好,省了我的事情,虽然结局不是我想要的,但这样也不错。”小白说,“我是黑手党,还真没必要给米国财政做贡献。”

墨遥莞尔,“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这么办,随便了,反正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主角。”

“我们?”

“你和我!”墨遥沉声说。墨小白唇角带出一点柔软的笑意,这是墨遥说过最浪漫的情话了。

情话这东西端看什么人说,如果是你自己不中意的人,说得再好听,再美好你也无动于衷,若是你最喜欢的人,心中最在乎的人,不管说得再简单,你听在耳里都会觉得很美,很动听。

小白就觉得墨遥这一次说的情话特别动听,任何时候的他都要迷人。

“哥,你要一辈子都对我这么好。”

“好!”

811

沙滩烧烤持续到夜里两点,墨小白躺在外面看星光,手里把玩着手机,这手机是新送过来的,号码和以前的一样,资料都齐全,除了一些信息,基本上和原来的没什么区别。他握着手机已经一个小时,从回来就没说过一句话,墨遥问他是不是有心事,墨小白摇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手机,又看了看墨遥,最后别开目光。

“哥,你先去睡吧。”墨小白说道。

墨遥看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进了屋内休息,小白解锁,寻找他的联系人,手指顿在季冰那个名字上面,很久,很久……他是不是该给季冰打一个电话。墨遥说,他现在病着,什么都不清楚,不应该想太多的问题,等他完全好了,完全清醒了,他再去想自己要什么。

小白心想,他如今有什么地方想不明白,有什么地方不清醒?他这是最清醒的状况,他想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怎么可能……他早就想清楚自己要什么。

只是,该如何去说?

墨小白侧头看内室的墨遥,他在用自己的电脑,不知道干什么,神色专注,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专注,墨小白觉得难受,他这样无管束地宠自己,究竟要宠到什么地步,是不是看着他结婚都无所谓?

他微微握紧了手机……

墨遥时而抬头看外面的小白,他却一直没动静,他想坐到什么时候?

已是凌晨四点,小白还没有睡觉,墨遥早就关了电脑迷迷糊糊睡着了,听到一些声响起身才见墨小白仍在外头,他起身出去,“进来睡觉。”

“我不困。”墨小白说,头也没抬起来,墨遥有些不悦蹙眉,“小白,夜里冷,不是开玩笑的,你想什么,进来想也是一样。”

墨小白想了想,随着墨遥一起进去,衣服一甩就上chuang躺下来,拿着手机愣着没见他玩游戏也没见他打电话,仿佛那手机就是一宝贝。

墨遥问,“想给谁打电话呢?”

“你!”

墨遥失笑,“我人就在这里,你给我打什么电话。”

“人在这里就不能打电话吗?”墨小白反问,墨遥知道他在说胡话也没随着他一起闹,躺下来睡觉,他夜里睡眠少,困极了,墨小白躺着却睡不着,手机往旁边一搁就抱住墨遥,把他整个人都合着抱在怀里。墨遥眼睛睁开一下,却没应声,接着睡。小白嗅着他已熟悉的味道,心中一阵暖洋洋的幸福起来。

至少,有些时候,他是觉得自己依然是一块珍宝。

墨小白一夜都没睡,墨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有心理准备要面对一个全然不知的快乐小白,谁知道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小白亮晶晶的眼睛。

他的眼睛水润至极,带着一股迷离的味道。

墨小白抿唇,喊了声,“早啊,哥。”

“你……”墨遥有点被吓着了,很快却又冷静下来,他是欢喜的,他能这么和他说早安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没睡觉?”

“这不是很好吗?”墨小白反问。

墨遥点点头,的确很好,至少对他来说,极好。墨小白反反复复,身上发生很多墨遥无法解释的事情,他也不试图解释他怎么会变得如此,他已很自然冷静地面对,不管是哪一个方面的墨小白。

总之,都是他的小白。

两人起身,梳洗,墨小白陪他下楼一起吃早餐,吃过早餐,墨遥带墨小白继续做常规训练,叶薇和十一面面相觑,皆不理解为何如此,白夜只是摊手,也没给一个解释。

白柳第二次在他们训练的路上等他们,他要回华盛顿了,今天是特意过来和墨遥道别,墨遥也没想到他会在利雅得待这么长时间。他并不知道叶薇和十一对白柳所做的事情,墨遥仍当他是朋友,白柳却明白,他们永远不会是太过亲密的朋友,因为他们的立场不同,是非观念都不同,势必选了两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