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有些意外,也有点失落,他倒是挺想和墨遥彻底做一遍,于是他问,“要不我上你?”

墨遥想了想,小白现在是清醒的,于是他没拒绝,小白笑起来,这是墨遥第一次见尚有记忆的小白笑,是那种爽爽朗朗的笑,仿佛他真的都恢复了。

“哥,你真的会宠坏我的。”小白说到,翻身覆在他身上,吻住他的唇,小白的技术是相当好,毫不犹豫,十分顺畅,吻得墨遥有些晕眩。

宠坏么?小白宠不坏的,哪怕宠坏了,他也受着。

身体的冲动和血液的流动让墨遥险些控制不住,身体硬得如石头似的,肌肉都蓄满了力量和爆发力,就等着爆发,若非小白如今身体不好,他早就把他生吞活剥了。小白的动作是慢吞吞的,灵巧的手一直往下握住他的骄傲滑动,这是小白第一次帮墨遥做这种事。

自己的右手和小白的右手显然是天壤之别的,那种满足和激动从未有过,墨遥一直觉得男人和男人做这种事,彼此的手应该是没区别的,如今真正感受到才觉得,区别大了。

小白滑了下去,微微含住湿润的ding端,墨遥慌忙伸手去阻,“小白,别这么做……”

他的声音被小白更深的吞tu动作截住,墨遥一阵惊心动魄的心悸,特别是小白的眼睛,湿润而专注,偶尔上挑看他,透出无限的媚,一点都不女人,是真真实实的大男人,却媚骨无边,墨遥彻底沦陷在这种极致的享受中。

投桃报李一贯是小白的美德,这样做他一点压力都没有,监狱里那些幻觉他也没想起来,也没有别人碰他时,逼得他碰的恶心。他是欢喜的,墨遥脸上在沉醉更让他觉得满足。

如果在半年前,有人告诉他,有一天他会以这样的姿势去quyue另外一个男人,他恐怕会把这人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鞭尸,如今这事情真发生了,墨小白觉得很正常,一点都不觉得羞耻或者受辱。因为这人是墨遥,所以他做得心甘情愿,心满意足。

他想让墨遥快乐。

比谁都想。

隐约觉得他不清醒的时间里,墨遥很辛苦,很难过。所以在他清醒的时间里,他想更多的给予他,让他在他迷糊的时候,能再包容一点,再包容一点,不要放弃了他。

太多的kuaigan积累,如潮水一样冲刷而下,墨遥在最后一刻拉起小白,同时释放出来,胸膛剧烈地起伏,呼吸乱得没有节拍,解决yuwang的方式有太多种,不一定要做到最后,墨遥有了两人会相伴一生的真实感,在这样昏眩的激情中看到两人的未来。

墨小白软趴趴地趴在墨遥的胸怀里,听着他剧烈的心跳,这里有一颗强悍的心脏,总是如此活力,激情蓬勃,散发出无穷的生命力,是他让这颗心脏如此脱轨地跳动,墨小白有点小得意,是他,只能是他。

墨遥以为小白会在这种余韵中继续,小白却抱着他翻到一旁更慵懒地躺着,笑着解释,“我没力气。”

墨遥一愣,小白凑上来吻他。

墨遥抱着他去浴室打理,又回来把床单给换了,小白回到chuang上时已是昏昏欲睡,墨遥知道他一睡着,明天就会忘记,他握住他的手,静静地等着他睡着。

小白突然开口,“哥,我的毒瘾什么时候能戒掉?”

“白夜叔叔说要一段时间。”墨遥说,“怎么了?”

“没什么,这段时间一直都住在利雅得吗?”

“对。”

“你呢,会在这里吗?还是等我再好一点回罗马?”

“你想我留下来吗?”墨遥反问,小白没有睁开眼睛,他似乎觉得很为难,如果把墨遥留下来,又很对不起小哥哥,可如今,他不想他离开,他莫名其妙的不想回罗马。

“想,我不想回去。”小白说。

墨遥叹息,“好,我留下来陪你,我们不回去。”

明天小白就会嚷着,老大,你什么时候回罗马?我们回去好不好?

799

小白是在墨遥床上醒来的,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衣服穿上了,浑身清爽,墨遥比他早一步醒来,他总是很困惑,老大感觉是铁人,他睡觉的时候他在工作,他醒来的时候他也在工作,他真的不需要睡眠的吗?

小白回自己房间梳洗后过来,因为墨晨有事要问他,正好趴在墨遥肩上,他们兄弟这样的亲密是习惯了,然而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耳朵后,墨遥的耳朵浮起一点胭脂红的颜色。墨遥今天没用小本,用的是卧室内的台式,他是先抓着鼠标,小白的手直接盖在墨遥的手背上,仿佛一阵电流刷过墨遥的心脏,噗通直跳。

他强忍得这样甜蜜的折磨,没让小白看出端倪来,墨小白毫无知觉地覆盖着他的手背找东西,墨遥想缩回手,最终又没有缩回来。昨晚那些凌乱又暧昧的激情画面涌上来,如短片在脑海里闪过,墨遥的脖子都有点红了。

利雅得的空气真的很热。

墨小白找到墨晨要的文件包,一脸喜悦地打了响指,“搞定!”

墨遥咳了声,墨小白松了他的手,突然问,“老大,你发烧了吗?”他说着一手覆盖在他的额头上探温度,墨遥条件反射地挥他的手,掩饰地低头,“没有。”

墨小白好奇,脸好红,突然他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修长的指挑开墨遥的上领,利雅得的空气热得和蒸笼似的,虽然人在空调室内不算热,墨遥穿得和圣教徒一样就令人匪夷所思。凭着自己敏锐的嗅觉,墨小白往墨遥的领口处看,又挑开他的领口,竟然发现吻痕。

且好几个吻痕,看那痕迹也知道多激情了。墨小白的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墨遥一时没想到什么,见他和发现外星人的表情不免蹙眉,“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