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不搭后语,温暖一叹,她想,这是她的母亲,她没必要这么戒备吧,这样全神戒备,似乎腹中的孩子都感受到了,有一种紧绷之感。

“是啊,上一次我很难过,我刚流产,又和非墨有一些意外,心情很不好,杜月盈又告诉我诅咒的事情,我一心彷徨,又怕又着急,人自然也憔悴多了。”温暖直言不讳,“你见过,上一次和我一起的男人,是我老公,我们离过婚,这一次又要结婚了。”

“我知道。”龙秀水说,她笑了笑,“你们看起来很相配。”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让我离开他,我们不应该结婚,如今,你却说我们很相配,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可以直接说明你的来意吗?我不是很聪明,不会去猜别人的心思,不如你直接和我说吧。”温暖微笑说道,不打算和龙秀水这样浪费时间。

“你似乎很怨我。”

“没有!”温暖说,“虽然你是我的母亲,可我们素昧平生,如果不是诅咒一事,我根本不知道我还有一位母亲,在我心里,温家永远是我的家,我有爸爸妈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把我送人抚养,可我感谢你,让我有一双好父母,一位可爱的妹妹,哥哥又回到我身边,我原本不该有那么多亲人,是你给我的,如果你没把我送人,可能今天我的命运也不知道会怎么办,不管如何,我是不会怨恨你的。”

“我明白了。”龙秀水微笑,亲生女儿当面说这样的话,她似乎一点伤感都没有,温暖想,她一直都活在她和父亲的世界里,没有走出来,所以旁人的情绪不会影响到她,这是一种很幸运的事情。

无悲无喜,她说不出这种难受的感觉是什么,只觉得难受,小腹都觉得隐隐地疼,孩子似乎感受到母亲的压力和不舒服,也淘气地抗议。

温暖苦笑,手温柔地放在小腹上,哪儿如今还是平坦的,她想要平复这种疼痛的感觉。

“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温暖……”龙秀水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她低着头,仿佛陷入一种回忆中,“我无心伤害你,还有你哥哥,你们是我的孩子,可子明死了,我也没心思再活下来,我怕自己无法抚养你们长大,所以把你们都送了人抚养。诅咒……呵呵,龙家的诅咒真是害死人,真的太恶毒了,我想解开诅咒,你们父亲却用生命救了我,牺牲了自己,我的命是他换来的,我没资格去死,我答应他要把你们抚养成人。所以我没看着你们平安长大,我无法安心,我又知道自己无法抚养你们,跟着我,你们迟早要死,所以都送人抚养了。”

温暖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也无法理解为何跟着她一定要死,可如今已经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往事不可追,过去发生的事情,如今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她也无一点悲伤之感,也无法体会到龙秀水当初的处境,她似乎也不需要温暖体会,只是陈述一件事实,温暖想问她诅咒的事情,可又怕问了自己难受,索性就不问了。

龙秀水笑问,“不问一问诅咒的事情。”

温暖心想,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想一朵儿白茶花,依然如少女般明亮,岁月在她脸上的痕迹真的很少,美是美丽,然而,却无什么神采。

“我不想问了,诅咒这件事已经无法阻挡我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也不在乎了。”温暖说,龙秀水淡淡一笑,“你比我豁达。”

她不否认,龙秀水看起来便是固执的人,所以才会钻牛角尖,一钻就是这么多年,其实不必这样的,豁达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你不问,我却想告诉你,你身上并没有什么诅咒。”龙秀水说,温暖瞪大的眼睛,忍不住抚着自己的肩膀,“你说什么?”

龙秀水叹息,“我怀着你的时候便用了龙家的巫术,所以生出来并非继承人,可我不想再被龙家的人逼迫着生什么继承人,所以我在你的肩膀上纹了一只蝴蝶,有谁比我更了解龙家的蝴蝶,我亲自纹出来的蝴蝶就像真的胎记一样,况且你是我的女儿,他们定然也不会细细追查,所以很快便打消了疑心。”

温暖大震,闹了半天,她竟然不是龙家的继承人,她一阵狂喜,若不是,她今后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可接着便是一阵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一开始没告诉我,为什么在岛上的时候,你没告诉我?”

若是她说,她和非墨就不会浪费这一年的时间,在叶非墨病重的时候,她便不会离开他,不会伤害他,不会舍他而去,太过分了。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遇见杜家的人,我把你送给你妈妈,希望她抚养你长大,一辈子健康快乐,永远不知道诅咒的事情,当你母亲来岛上找我的时候,我知道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很抱歉,当时我以为你铁了心要离婚,我又没有面目见你们两人,索性就什么都没说。后来,我劝你不要结婚,是因为你走后,龙家的人来找我,那是我很信任的堂兄,十几年来我以为龙家有了继承人,然而,他却告诉我,没有……龙家这一代没有继承人,所以龙家的女儿有可能会生下继承人,哪怕她不是继承人,你是直系血脉,机会最大,所以我怕你结婚产子,再生下有胎记的女儿,让悲剧一代代循环,我很矛盾,你不知道那种痛苦,知道自己女儿命不久矣,一生都被诅咒的痛苦,等你当了母亲,你便知道了。”龙秀水声音很低,饱含痛苦。

温暖听明白了,原来龙秀水当初以为自己不会生养继承人,定然是另外的龙家人生养,所以她把她送走,让她免遭痛苦,一辈子安心长大,无忧无虑。她可以结婚生子,并无关联,后来知道龙家没有继承人后u,她又怕她结婚生子,让悲剧一代代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