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决定吧。”

“谢谢哥。”温暖说道,“后天我们就去龙庄过年吧,我陪你好好过一个年,当然了,你要是去罗马的话,我一个人在龙庄也是可以的。”

“胡说,我当然是陪你过年。”龙承天立刻反驳。

温暖吃吃地笑,“成,成,成,这是你说的哦。”

龙承天重重一哼。

埃及。

入乡随俗,无双做了埃及女人的打扮,她把头发梳成两条麻花辫,用发夹固定,头巾的两端缠绕发髻,编在头发中缠在一起,最后弄成一个花瓣的形式,最后用同色系的围巾包裹,在前面用别针固定,更突出无双面部妩媚性感的轮廓,在炎炎骄阳中如一抹绚烂的火,独自燃烧。

长衬衫,长裙子,看起来特别的迷人。

她到埃及已经一个礼拜,玩遍所有好玩的地方,玩腻了,她就在开罗住下了。

这才是潇洒自如的生活,无牵无挂,一个人的旅行一点也不寂寞,她就住在尼罗河畔,清晨沐浴阳光而醒,中午欣赏开罗市内风光,黄昏又坐着法老船夜游尼罗河,日子过得实在惬意,无人打扰,心情舒畅。

她知道卡卡和龙承天在找她,她新办的一只手机,鬼面和墨遥知道号码,毕竟玩是一回事,工作也是要处理的,很多事情工作直接找墨遥汇报,有的要交代鬼面。

她虽然玩,人在埃及,可也关注中东时局,平日上线除了处理工作也就没什么事情,自然要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鬼面很能干,一个人能掌控黑手党中东的事情,做事稳妥,人又谨慎,没出过什么岔子,墨遥称赞有加。

她努力让自己避开第一恐怖组织的消息,可再避开,事关中东,多少也知道一点,第一恐怖组织和北美政府这一次非常僵硬,那一次袭击后,双方都没有台阶下,第一恐怖组织的报复让北美陷入一片恐怖疑云中,人们生活在心惊胆战中,恐怖事件时有发生,那边的时局也慢慢乱了,游行示威不断,北美政府也给第一恐怖组织施压。

欧洲大国却是隔岸观火,静观其变,并不参与其中,国防部长曾经秘密拜访过英国王室官员,密谈对付第一恐怖组织的事情,第一恐怖组织在英国,已有不少人知晓,毕竟重要领导人往来过于频繁的地方,不可能十几年都没引起别人的主意。

可哪怕是知道在伦敦,他们也未必如愿能动的了。

秘密商谈最后是以破裂告终,英国被逼无奈,哪怕再不愿意也要和第一恐怖组织站在同一阵线,谁让这么多年来,第一恐怖组织给英国提供了巨大的便利和利润。

唇亡齿寒,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并不难看出。

660

接下去又是冗长的沉闷期间,从鬼面处得知,卡卡在马斯喀特遇到过六次刺杀,政府已是无计可施,只想杀了卡卡,好让第一恐怖组织自乱阵脚,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否则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还手。

无双努力克制自己跑回中东的冲动,从法国到埃及,一路一边玩,一边放纵自己先把卡卡放在一边,观念有所改变,人也想通许多,的确没有太多的负担。

就算她不去中东,卡卡依然平安无事。

去了,只是图一个安心而已。

六次刺杀后,叶天宇把一个传染病毒植入国防部的军事系统中,造成军事系统全部瘫痪,指挥失灵,正在准备启动的卫星系统毁于一旦,差点毁了所有的资料,逼迫无奈之下,所有的特工退回美国。

接下来,就是看谁的耐心好了。

卡卡也回了伦敦,要过年了,每年除夕都是一家人一起过年的,不管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可今年……

无双抿了一口红酒,尼罗河的晚上真的很美。

美到极致。

今天是除夕夜,叶薇,墨玦,十一和墨晔等人也回了罗马过年,一家人就少了她一位,今年比较特殊的是,楚离和容颜也带着卡卡和楚楚在罗马过年。

这几年陆陆续续都有几年都在罗马过年,人多热闹。

罗马的家,今夜很热闹吧。

卡卡此刻又在想什么呢?有没有一点点在想她呢?

无双拿着电话玩着,在开机和不开机中徘徊,除夕夜,打个电话回家问候一声总是好的吧,哪怕昨天问候过了。

罗马。

今天的墨家很热闹,容颜和叶薇下厨,做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小辈儿们全是男孩子,唯一的女生无双不在家,只有叶薇,十一和容颜三位女人,楚楚陪周暮寒去了。不免显得有点阳盛阴衰,叶家素来也是阳盛阴衰,墨家也是,所以女孩就显得特别金贵。

如无双,如可岚,如楚楚,都是娇贵公主。

卡卡有些兴致缺缺,人在中东熬着,瘦了整整一圈,皮肤也被晒黑了,不似以前白净,可依然是金贵公子的模样,身上带着十足的正气。

墨遥素来沉默,能不能说话就避免说话,全家就墨晨和墨小白最活泼可爱,逗得众人都乐了,因为有卡卡这狐狸在,墨小白对设计叶非墨的事三缄其口,不然他刚说给卡卡知道,叶非墨下一秒就知道了。

这样多没意思,得好好再吊吊他可爱的小表哥。

男人们喝酒,几人都是好酒量,墨玦是死不碰酒的,卡卡也是一个意外,他喝酒,但少饮酒,最多一杯,多了就没有,哪怕墨玦说一起干杯卡卡也不干,墨小白说,“不喝酒的男人不算男人……”

这句话正中墨玦红心,一巴掌就把墨小白扇到墨晨身边,搂着墨晨一个劲的抖,楚离说,“你爹地不算男人怎么生出你来。”

墨小白选好角度,让小哥哥护航,软绵绵说,“我家爹地就这事勉强算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