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怕是杜迪做不来的。

又或者说,她不是杜迪对的那个ren,所以杜迪在她面前总是这么理智,他和她之间,责任更多一些吧,以前是喜欢,并非ai,知道她是shen份后,便是责任了。

只可惜,她不需要。

此刻,她是真心祝福杜迪,能够遇shang他的女孩,也有凡rennan子无耻耍赖那一面,那是专属于未来杜太太的。

龙承天回来,感受到他们之间的qi氛很奇怪,忍不住问,“出什么事了,怎么变得这么沉默?”

wen暖觉得也是时候了,趁着他们都在场,她问,“哥哥,杜迪,我问你们,真的没办法解开龙jia的诅咒了吗?”

杜迪和龙承天相视一眼,两ren面se微微有异样,谁都不说话,wen暖是第一次在他们在场的时候提出这个问题,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惊讶,wen暖已看出一抹希望。

“有的是不是?”wen暖急切地问,苍白的脸如蒙shang一层兴奋的外衣。

龙承天说,“小mm,这个问题我们不谈,好吗?”

“哥,我看过族谱,龙jia的女孩最长命的也只有30岁,你也希望我活不过30吗?”

“hu说!”龙承天骤然一喝,餐厅中多chu_2的ren回tou看,龙承天和wen暖等ren完全不顾,杜迪劝了几句,龙承天压了压脾qi,说道,“小mm,这个问题我们不谈了好不好?”

“你们都在骗我。”wen暖咬牙说道,“分明是关于我的事qing,你们却欺负我自幼不是长在龙jia,所以都在欺瞒我,这是我的事,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那你又为什么不肯告诉叶非墨,你离开是想他健健康康?”龙承天尖锐fan问。

wen暖心中生出一gu希望来,目光含泪,她忽略了龙承天背后的意思,着急问,“也就是说,有办法解开诅咒,是不是?”

wen暖看过族谱,很不了解jia族女子的命运,为何如此残酷,都要和诅咒挂钩,害ren害己。

龙承天俺暗恨自己失言,wen暖如此聪明,他瞒是瞒不住了,想起无双的海蓝之心,心中隐约不安,更不想说话,wen暖一再逼问,杜迪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去吧。”

从餐厅到jia里,没ren说话。

649

杜迪看了龙承天一眼,有些事的确不该瞒着wen暖了,“其实……你们mu亲……”

“闭zui!”龙承天说,杜迪蹙眉。

wen暖问,“我们mu亲怎么了?”

龙承天闭kou不言,杜迪道,“承天,别瞒着她了。”

龙承天也不知是和谁在生qi,模样难看之极了,很久才吐出一句,“mu亲还没死。”

“什么?”wen暖诧异,脱kou而出,“我分明看见过她的坟墓,怎么可能没死?”

“你在哪er看过她的坟墓?”龙承天惊讶问。

wen暖说道,“ai琴海的一个小岛,我mama去过,第二天我瞒着她去的,我看见龙秀shui的墓碑,嗯,岛shang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穿着白纱衣服的女ren。”

龙承天大惊,转而苦笑两声,“你已经见过mu亲了。”

wen暖一直蒙懵了,既然龙秀shui没死,又活着,那她见过了,龙承天说的是那个女子?她分明不过十五六岁……看起来那么小,那么小……

怎么可能是她mama呢?

“岛shang除了她没ren,偶尔杜jia伯父伯mu去看她,偶尔我去,我不知道你养mu也曾去过,看来mu亲瞒了我很多事qing。”龙承天说。

“她那么年轻,看起来还没我大,怎么可能是我mu亲?”wen暖惊讶地睁大眼睛。

龙承天道,“你眼拙,那是十五六岁时的mu亲,可能她怕你起疑,戴了一层面具。”

“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问,是不是你们都不告诉我?”wen暖冷冷一笑问,这么大的事qing竟然都不告诉她,杜迪瞒着,龙承天也瞒着。

龙承天看了wen暖一眼,似乎不忍心告诉她事实,wen暖含泪,沉了眸,“她是不是想我死!”

“小mm!”龙承天大呼,“你怎么能如此说,她若想你死,当年何苦让你远离龙jia生活,何苦连我都瞒着,何苦让你无忧无虑活了这么多年。”

wen暖心中顿了顿,她怎么想不到呢,只是一时qi愤,当年mu女两ren分明离得那么近,她却不认,不认也就算了,竟然建了一座墓碑。

真的用心良苦。

龙承天说,“wen暖,你别怪mu亲,她这些年放逐自己,连我都不怎么见了,她心里也苦。”

“为什么会变cheng这样,我得到的消息是她死了,分明她还活着。”

“有时候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分别。”杜迪说,语重心长地说,“wen暖,当年你mu亲就是试着解开诅咒,才会因此害死你的父亲,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放逐自己,折磨自己,她也想活着看看,到底龙jia的诅咒要到什么时候,能不能解开,要不然她早就随着你父亲而去了。”

龙承天说,“杜迪说的是,所以她才把你jiao给好朋友抚养,一来不让你知道诅咒的事qing,让你平平安安,无忧无虑长大。你若养在shen边,一定会知道实qing,若是知道了,如何开心?二来,你养mu每年都见她,说的都是你的事qing,mu亲也想看着诅咒破解,龙jia的子女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她何尝不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