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她实在不放心中东的情况,目前传来的消息一切良好,可她就是不放心。

每次只要卡卡一有危险,她的心就七上八下不安稳。

除非能见到他,确定他无恙,否则她怎么都不会安心。

“这么快就走,你不留下……”温暖本想说看非墨几天,可话到嘴边留一半,无双也知道她的意思,大笑说道,“我不是医生,留在这里也没用,有人更需要我的。”

虽然需要她的那个人并不这么认为。

温暖微微点头,无双一开始没和龙承天说好情况,龙承天也觉得有些突然,无双说,“龙承天,你去中东也没做什么,你就不要跟我们走了。”

607(2090字)

本来龙承天还考虑要不要和无双、鬼面走,可无双这么一说,急着把他给排挤出去了,龙承天面有不悦,温暖慌忙说道,“哥哥,我这里也没事,过几天就能出院,你若是有急事就先走吧,回头来看我也行。”

龙承天看着无双,无双微微一笑,他骤然冷硬地说,“我没什么急事,我留在这里陪你,我们兄妹这么多年不见,哥哥很想你。”

温暖测了测头,这算不算口是心非呀。

他分明很想和无双一起走的。

无双倒是无所谓,她有鬼面陪着就行了,她去中东说好听点是为了公事,谁不知道为了卡卡,总不能带一个和她正暧昧不清的人去找卡卡,这对谁都不好,无双一直干净利落,打算和卡卡了断了,那就了断了,不想拖泥带水。

可卡卡有危险,她已习惯性了担心,习惯性了必须在他危险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

十年……

那个人的所有一切都刻在骨子里,你想抹去也抹不去,她也做不到看见卡卡有危险却无动于衷,哪怕她真的决定潇洒地放手,卡卡和她当不成情人,可青梅竹马的情分在,十几年如手足情人般的情分在,于无双而言,除了爱情,她和卡卡还有很多牵绊。

她做不到不闻不问。

这时候带龙承天去,本身也就不公平。

对谁都不公平,她本来也不打算和龙承天有太过身的羁绊,所以他留在美国陪温暖最好不过。

墨小白突然笑吟吟地说,“你们兄妹太不像了,长得不太像,性子也不太像,手足之间都找不到一点相似处,我看龙承天的确有必要留在这里和温暖培养一下感情。”

这话龙承天十分不爱听,怒目而视,墨小白夸张地喊了一声,“哇,不用这么恐怖地看着我吧,我哪里说错了?难道你想让温暖想你一样脾气暴躁,人高马大,粗鲁无礼吗?”

龙承天一顿,他这人一直是一条筋的,没听出墨小白在骂他,他点了点头,甚至觉得墨小白说得颇有道理,温暖哭笑不得,越发喜欢这哥哥。

太可爱了。

无双忍着笑,就连鬼面也忍俊不禁,墨小白说得其实一点都没错,温暖和龙承天,如果不知道的人一定不会觉得他们是兄妹。

无双和墨小白性子有几分相似,容颜也有几分相似,叶薇调教出来的女儿儿子都有几分她当年的霸气和利落。

龙承天和温暖南辕北辙,一点相似处都找不到,养在地球两端就是这样。

无双和墨小白没有留在温暖病房太久,无双过来看温暖,也是看非墨的,刚上去的时候非墨的午睡,她不好打扰,这时候也刚醒了。

无双和墨小白他们几人走了以后,温暖笑说道,“哥哥,我在美国真的没事,你应该和无双一起去中东的。”

“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龙承天好笑地问。

温暖摇头,“怎么会呢,我只是在想,或许你愿意和他们一起去中东,我们兄妹有很多时间可以相聚,等你把事情了一了,我去看你,或者你来看我都行啊。”

龙承天淡淡说道,“我没什么事情了,你就放心吧。”

温暖有些过意不去,心中却很好奇无双和龙承天的感情,他们是一对吗?以前她在叶非墨的游戏里看过无双他们的聊天,听说无双在追一名男子,且杀了他的女朋友,这男子是她哥哥吗?

无双这样的女子,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温暖真的很好奇,她的感觉,无双不会喜欢哥哥这一款的才对。

“哥哥,你和无双在谈恋爱吗?”温暖问。

龙承天眼睛一瞪,习惯性的想要咆哮,可看见自己小妹还病着,又如此娇滴滴的,龙承天的咆哮自己咽下去,“谁说我和她在谈恋爱?”

温暖笑道,“以前我在叶非墨的群里看见过你们聊天,他们在说无双在追你。”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龙承天很是郁闷,现在无双不追他了,就好像是一块肥肉吊在你眼前吊了一个月你不想吃,等你想吃的时候这块肥肉会跑了,你想吃掉她就要追着她跑。

“这是什么意思?”

“小丫头片子,你问这么多干嘛?”龙承天好笑地看着她,“管好你自己就成了,还管起我来了。”

温暖可爱地吐吐舌头,“我才不是小丫头片子,我都结过婚了,你还没谈过恋爱,你才是大伙子呢。”

“谁说老子没谈过恋爱?”龙承天急切地辩驳,这个罪名可大了,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绝对是心理有问题的男人才有的壮举。

温暖暗忖,有人能受得了他么?脾气这么暴躁的说。

“你是不是在骂我?”

“绝对没有!”温暖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哪儿敢呀,这是多大的罪名啊,龙承天哼一声,“有些女人就喜欢我这种火爆脾气的,有受虐症。”

温暖,“……”

她哥哥很聪明,这么快就看穿她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