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不好看吗?”无双笑眯眯地问。

墨玦看着宝贝金蛋期待的眼光,活生生把难看死了咽下,修改成,“非常好看!”

叶薇斜睨着自家老公,那好看两字活生生是蹦出来的啊,以墨玦的眼光,这衣服和好看绝对是不沾边的,在他的眼里,他的小金蛋就应该穿着原来那一层不变的衣服,那才是好看,他的审美观就停留在黑白两色的,这种花花绿绿的衣服绝对是墨玦所厌憎的。

墨玦危险地眯起眼睛,“你和卡卡结束了是不是?”

“爹地,你就不要提起我的伤心事了。”

墨玦重重一哼,那一股子暴戾之气显露无疑,安慰式地和无双说,“放心,爹地改天去伦敦就帮你阉了他。”

无双,“……妈咪,你赶紧恢复爹地的理智吧。”

“没事,间歇性抽搐可以理解的。”叶薇哈哈大笑,墨玦显然也不太欣赏叶薇的冷笑话,目光不悦地看无双这一身打扮,他那么漂漂亮亮,利利落落的宝贝金蛋竟然为了一个男人穿得花花绿绿的,这就是伤心的表现。竟然敢让他闺女伤心,显然是不想活了。

“爹地,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无双笑说道,她的心事,叶薇和墨玦最清楚了,除夕夜被拒绝的时候还是墨玦说怕什么,迟早是你的。

当年她的爹地还说过一句特彪悍的话,“他不喜欢你不要紧,我给他换了一颗喜欢你的心和脑子。”

瞧瞧,这是正常人该说的话吗?

转而联想到当年妈咪不喜欢他的时候,他能帮妈咪洗脑,无双也就觉得特别理解她爹地这种异于常人的想法,幸好当年卡卡跑得快,一溜就去特工岛了,不然说不定他爹地真的抓着他给换一颗心和一颗脑子。

“你好欺负,我可不好欺负。”这是两码子事,墨玦的原则是他的金蛋伤心不算账那是她的事,他心疼女儿要算账是他的事,这要分清楚的。

“得了,得了,他解脱了,我也解脱了,你别一弄我又和他纠缠在一起了,爹地,你的宝贝再赔上一个十年就35岁了。”她没有多少个十年能赔进去,这句话戳中墨玦的痛处,叶薇推着他到一旁。

“你在伦敦伤得很重是不是?小白那蠢蛋,竟然还扮成你来糊弄我,有没有后遗症?看你这身打扮我有点担心你震坏脑子了。”叶薇问,这两孩子在父母眼里很显然就是两个级别的,一个是金蛋,一个蠢蛋,虽然两都是蛋,可这意义可就大大的不同了。

无双挑眉,“我以为小白糊弄过了呢。”

“多修炼二十年再来吧。”叶薇特别鄙视儿子这种行径,虽然知道他也是好心,“你都不知道,我看着他顶着你那张脸说话,我得多镇定地告诉自己不要一口水喷了这笨蛋才能正常和他说话。”

这可是一苦差事,她不过问是知道无双一定能平安,不然墨小白也不敢如此糊弄她,要是害得她连女儿最后一面见不到,小白可没这胆子,所以等无双好了,确定了消息她才安心。

墨玦在一旁评价,“其实他聪明了一点点,薇薇是说话说到一半才发现不对劲的。”

无双大笑,叶薇偏头瞪墨玦,一拳就揍过去,不说话你会死吗?会死吗?会死吗?

“妈咪,爹地,你们别担心,我没事,回来做过详细的身体检查了,报告里一切正常,连正常的调理都不需要,你们就不要担心我了。”无双笑说道,“我是特意上来给你们看我的新衣服的,今天我买了很多,二十多套。”

墨玦吃惊地指着她,吐字艰难,“都是这种风格的?”

“不是,这条是……”无双正说着话,鬼面和龙承天把她的衣服拎上来了,问无双放哪儿,两人见到屏幕里的叶薇和墨玦也觉得十分意外。

时间在他们身上,似乎停留了步伐,不说基本上看不出他们是无双和小白的父母,还是如此年轻,风风华绝代,特别是墨玦那一双紫眸和无双的紫眸,如出一辙,叶薇眉宇间的风情万种,妩媚妖娆,也令人印象深刻。

不是每个女人都配得上风情万种这个成语的。

叶薇吹了声口哨,挥手打招呼,“嗨,两帅哥,自我介绍一下呗。”

墨玦怒,咆哮一声,“你们是谁,为什么能进我女儿的房间?东西放下马上滚!”

无双,“……”

鬼面,“……”

龙承天,“……”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马神马情结吗?

拜托啊,你闺女怎么看都是她欺负别人不是别人欺负她的好吧?

鬼面和龙承天拎着东西面面相觑,这是要自我介绍呢,还是滚出去呢?

这场面有点滑稽。

586(2088字)

“高壮的是龙承天吧,奇迹啊,戴面具的是谁?”叶薇问,鬼面暗忖,真厉害,隔着电脑看也能看出以假乱真的面具是假的,眼睛也太毒了吧。

“妈咪,我再和你说。”无双回头说,“放下东西你们就先出去吧。”

鬼面和龙承天放下东西就出去了,墨玦怒,“他们为什么会在你房间里?”

“老大留他们在城堡的,不关我的事。”无双迅速撇清关系。一本正经地回答墨玦。

“为什么他们要进你房间?”

“帮我拿东西的。”墨无双更淡定了。

“家里的活不是墨晨在干吗?”墨玦更理直气壮了,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女儿带男人回家是无法饶恕的罪,他的小金蛋他是很宝贝的,怎么舍得交给不认识的男人。哼!

无双默,叶薇已经在一旁支着下巴看戏了。

“无双,是不是卡卡给你打击太大了,你就堕落了,路边摊就挑几个男人带回家,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