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小白怕叶薇和墨玦担心,这件事暂缓,没有告诉他们,无双昏迷,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人担心,来伦敦她也不悔转醒,而且,要是墨玦知道无双伤成这样,墨小白缩了缩脖子,恐怕公爵祖宗十八代都会被他老子挖出来鞭尸,为了避免乱上加乱,墨小白对父母保密。

道上只是传有人去魔鬼城堡盗宝,且毁坏了魔鬼城堡,把那里炸成废墟,无双和海蓝之心都不见了,这件事影响非常大,公爵大人也召开官方新闻发布会,悬赏1000万英镑捉拿盗宝者,可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偷了他的宝物。

经过这一次事件,公爵大人的声誉大受影响,很多把宝物藏在公爵处的收藏家纷纷要回自己的宝物,而不见,或者损坏的宝物,公爵大人要赔偿,这件事弄得他烦躁无比,控制整个伦敦情报局调查这件事。

外界纷纷猜测,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真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

无双还在昏睡,鬼面子弹取出来后没什么大碍,也知道卡卡的身份,他伤好没有离开,留在第一恐怖组织等无双醒来,这一次算是无双救了她。

如果铁索降下来,她不保护他走的话,她自己走,她就不必受这些伤,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墨无双,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霸道,任性,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且她风华无双,霸气凌厉,看似无情却也有情,只是见过一次面,交谈过一次,甚至不算是朋友,她也冒死救他。

这样的女人,如一朵铿锵玫瑰。

美得那么夺目,没得那么艳冠天下,美得令男人不敢觊觎。

他看看自己手上的‘无双’,这是他偷出来的项链,艳丽无双,配她真的很合适呢。

卡卡心情很低落,这几日没有一贯挂在脸上的笑容,无双一日不醒,他就笑不出来,哪怕是伪装,也懒得伪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多么担心无双。

不吃不喝陪无双好几天,直到受不住了。

这一日看过无双,方嘉琪笑问,“我推你到庭院晒晒太阳好不好?”

方嘉琪已从挪威回来,她是第一恐怖组织的病毒武器高级研究员,也是第一恐怖组织众人公认的准第一夫人。她头发简单地扎起来,五官精致,柔美,眉宇间淡柔睿智,灵气逼人。穿着一件白大褂,很有气质。

“我没心情。”卡卡淡淡说,“你去忙吧,我留在这里陪无双。”

553(2125字)

方嘉琪温柔微笑,“南枫,你在这里,无双也不会清醒,等她醒了,我会通知你的,你放心,她一定会没事的。”

方嘉琪是病毒武器研究员,也是一名持有牌照的高级医师,无双的病她是主治大夫。

“为什么还不醒?”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无双受到震荡太大,再加上枪伤,抵抗力下降,身体虚弱,才回引发出这么多问题,你相信我,我不会让她有事的。”方嘉琪柔柔地说道,沉静的眸有一抹睿智,“你的脚还没好,多做物理治疗,你也希望无双醒来看见你健健康康的,是不是?”

卡卡抬头看了她一眼,女子柔美的脸上净是令人放松的笑,他点点头,方嘉琪和墨小白说了一声,推着他出去晒太阳,顺便做复健。

鬼面对他们的关系,感到很奇怪。

他以为,卡卡和无双才是一对,可朱雀告诉他,卡卡和方嘉琪才是一对,两人在一起是挺配的,王子和公主,相处起来也很有默契。

可在魔鬼城堡的战役中,无双和卡卡留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他始终认为,卡卡和无双才是一对。

墨小白在加护病房外看着无双,捶了捶玻璃,神色担忧,习惯了被姐姐欺负,看她躺在病床上和死神作战,他真的有点不习惯。

内心焦灼至极。

他每天都会到病房看无双,可她一直不转醒。

朱雀摇摇头,笑着说了一句,“还是嘉琪最有办法,我们劝了这么久都没让南枫动一步。”

“朱雀,你闭嘴!”周暮寒冷冷一喝,素来寡言的他很少有这样严厉的神色,也是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说朱雀,“滚!”

墨遥眯起眼睛,墨小白冷冷一笑,朱雀也突然也对墨小白和墨遥笑了笑,随着方嘉琪和卡卡离开,墨小白低下的眸中掠过一抹狠厉。

这该死的女人。

墨遥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默地摇摇头,墨小白目光看向病房中的无双,拳头慢慢地握紧。

鬼面在一旁,很明显感觉到他们几人之间的波涛暗涌。

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

周暮寒带着歉意看向墨家兄弟,“墨遥,小白,对不起,这一次卡卡也伤得很重,朱雀和青龙他们心中难免会责怪无双,我知道,我也相信,卡卡宁愿这一枪打在自己身上,也不会愿意无双伤一根头发。”

墨遥嗯了一声,握住墨小白的手,淡淡说道,“虽然不是我该管的问题,不过你们第一恐怖组织的管理似乎不太好,下属敢这么说主人的是非,以前表哥在的时候,谁敢说他半句是非。”

墨遥音色冷漠,“主子就是主子,下属就是下属,别仗着自己有点资历就能越俎代庖,这种人在黑手党,我绝对枪毙。”

第一恐怖组织核心领导在35岁退休,新人取代,上一任的青龙、白虎和朱雀、玄武比叶宁远大,退休也早,所以换上这一批。这一批在第一恐怖组织的资历很深,年级和卡卡相差无几,比周暮寒大。叶宁远的威信,那是无人能够撼动的,他们也不敢说半句。卡卡刚上任,以前都在情报组,刚一上任很多事情都要仰仗他们,所以难免有点不知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