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鬼面也没问为什么,无双点点头,一按遥控器,切断了魔鬼城堡的电源。密室的门是石门,石门上有也一些浮雕,浮雕凹凸不平,似乎组成什么图案。中间有一排很长的英文字母,切断电源后,无双把录音笔拿出来。

“哈雷。凯恩。”录音笔的声音刚播放玩,石门就打开,无双迅速回头,“进去。”

而她的手按在密室门上的手掌印上,不能拿开,鬼面快速进入石门,石门迅速关闭,鬼面蹙眉,心中了然,电光火石间,他选择听无双的话,转动石像。

无双松了手,迅速进入石门中。

石门刚一合上,走廊的灯也亮了。

这是一道特殊编写的石门,一次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如果有第二个人通过,在通过的瞬间会被磁波光切成两半,这是海蓝实验过后写下的,她还说第一次尝试灵魂被切成两半的感觉,挺恐怖的。

录音笔中的语音程序开启并非公爵,而是公爵的儿子哈雷。凯恩,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来魔鬼城堡,总会被拒在门外,因为他们都没想到,开启石门的不是公爵,而是另有其人。

那个手掌印是公爵的指纹,无双的手掌贴了一层薄薄的仿真人皮,并非她的指纹,而是公爵的,这石门设计得独具匠心。鬼面进去后也知道了玄机,如果他不转动小石像,无双就无法进来,因为在24小时内,语音程序无法识别,换句话说,这座城堡的密室只有公爵一个人进去过,而机关的总闸在里面。

鬼面也曾动过不让无双进来的念头,可也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知道,探险这方面,他是远远不如无双,有无双带路,他拿到宝物,出去的机会比较高。

监控室中,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今晚第三次出现异常了。

543(2184字)

先是有人闯进来,被杀,再接着是监控画面出问题,紧接着是停电,这座城堡有私人的发电厂,供电很足,极少出现断电情况。

就算出现,也会提前通知,做好准备。

不可能这么无缘无故就断电。

“到底怎么回事?”

一楼的监控室,其中一人蹙眉,旁人一言惊醒了他,会不会还有人留在城堡中没出去?

“开启城堡内外所有的机关,开启通风口,热感应器检查所有楼层,派几个人上六楼看看情况。”公爵收到消息后,很快下指令。

无双和鬼面小心翼翼地沿着玻璃小道往前走,先是一段黑暗后,再来是一道泛着蓝光通道,无双和鬼面戴上防爆眼镜,这种防爆眼镜出了能在爆炸情况下起到保护作用,也能防各种激光辐射,保护眼睛,这周围泛着的蓝光对眼睛的损害非常大,戴上眼睛后,也能看见玻璃地板上面的红外线……

两人相视一眼,小心翼翼地穿过红外,这种程度的刁难对他们而言是小儿科,过了红外,鬼面问,“机关总闸在哪里?”

因为穿过红外后就是一条死路,只有一堵墙,仿佛是黑曜石为材料的石墙,黑黝黝的,什么都没有,一阵蓝,一阵黑,十分诡异。

到目前为止,两人都没遇见什么机关,因为这座城堡的机关都在里面。

墙壁上有一个棋盘,这是象棋的棋盘,无双在棋盘前面站着,棋盘两边车、将,马、炮,象,卒……各就各位,仿佛在等着什么人在下棋一般。

据海蓝说,这就是总闸门的机关。

无双移动棋子,摆出将军的棋局,石墙上突然开启了一道方门,有半米高,里面有总开关,无双拉下闸门,关闭重力感应器,最后关上了门,在棋盘上再一次移动棋子。

将军,死!

石门,开!

“这就是机关?”鬼面说道,无双点头,“你别小看这个棋盘,能摆出这样的奇阵不简单,你知道公爵为什么摆象棋,不是国际象棋么?”

鬼面摇头,无双笑说道,“很简单,因为西方人习惯下国际象棋,很少有人会下这样的象棋,而在伦敦的盗宝者,西方人居多,没几个人懂得下象棋,就算是东方人,会下这玩意的也不多,所以用这个棋局来布阵最严谨,也最聪明,公爵大人的脑子不简单啊。”

“你会下?”

“我会,不过刚才只是把我脑海中的棋局摆放在最后的局面上而已。”这棋局是一个难解的局,海蓝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把棋局演变成最后的画面记下来,所以她也索性就记下来。

幸好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变。

两人进了密室,石门关上,这就是密室了……

光线很明亮,地面是玻璃,墙壁也是玻璃,天花板也是玻璃,灯光镶嵌在天花板的玻璃中,白炽光线很强,整个密室的温度最起码在40上。

密室里摆放这各种各样的宝物,有波斯神像,有价值连城的画像,有古埃及国王留下的皇冠,还有欧洲最著名的艺术家留下来的油画等等,各种珠宝更是应接不暇。

其中有几个大箱子,无双和鬼面打开的时候,五光十色,整整几大箱都是珠宝,看来是一人所有,所以才会珍藏在这里,下面也有署名……

角落的特殊台子上还摆放这几头生肖,铜质,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却没褪色。

这里就是一个宝藏,随便一样东西拿出去都三辈子享受不完。

这里珍藏着

无双和鬼面都不是贪婪的人,各自找寻自己想要的东西,鬼面的‘无双’很容易找,没片刻就找到了,那是一条镶着黄宝石项链,色泽纯正,设计完美,真的很漂亮。

无双翻遍了所有的珠宝盒都没找到海蓝之心。

“你要怎么什么?”

“海蓝之心。”无双说道,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找了快半个小时都没找到,无双的脾气也略有暴躁,不雅地骂了一声,鬼面觉得很惊讶,本以为这冷静又冷眼的小女子情绪能控制得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