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安雅蹙眉,“我怎么都想不到,温暖到底怎么了?你说她吃了什么东西。”

叶三少冷哼一声,“我让小黑查过韩碧的通话记录,真巧,我发现她和一个人认识,正巧出事那天他们在绿光也碰过面。”

“谁?”

“杜月盈!”

“杜家的人?”程安雅挑眉,“你说杜月盈?她为什么要害温暖,对她有什么好处,就为了上一次非墨打她的事情报复,这未免太离谱了吧?”

“除了杜家,你怎么解释?”叶三少淡淡说道,“那天下午,温暖和舒文等人先去绿光,再遇上杜迪和杜月盈,接着韩碧和方柳城也去了,会这么巧合?我看酒店的闭路电视,温暖刚进酒店的时候就已经很不舒服,勉强在撑着,如果她不是在酒店被人下了药,而是在绿光就被人下药呢?韩碧充其量,也不过是别人的推手,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没凭没据,杜家不会认。”

程安雅觉得叶三少说的有几分道理,的确是如此。

最重要一点是,温暖状态如此不对劲,除了杜家的人能有这本事,其余人也没这本事,韩碧更没有。

“杜月盈还在A市吗?”

“我查过出入境记录,她回纽约了。”叶三少冷漠说道。

程安雅冷笑,“跑得真快,如果真的她做的,跑到天涯海角都于事无补。”

叶三少道:“说实话,真要查出来是谁做的,非墨的孩子也回不来,他们两夫妻的问题,其实和别人的陷害没有关系,是他们自己本身就存在问题,杜月盈和韩碧只是推一下,真正造成悲剧的是他们之间没有信任,非墨有错,温暖也有错,他们处理彼此的关系和矛盾方式不恰当,所以才造成今天的悲剧。”

473(2131字)

美国,弗吉尼亚州,深夜。

叶宁远在书房看GK东方酒店那段闭路电视的资料,他确定的确没有被人篡改过的痕迹,单凭这段资料想知道温暖身上到底发生什么并不容易。

他连续看了两个晚上没看出什么来。

叶非墨和温暖之间的事情,他却略有所闻,温暖是公众人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全球都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打电话给程安雅问了详细情况,他也帮忙整理过这段资料,直到最近才有时间看。

叶宁远博闻强识,许诺对药理有很有兴趣,两人接触这方面的资料比较多,且记忆力又好,他查了很多资料,就是没有查到任何一种药能让温暖出现这种反应的。

看样子,不像是被人下药的。

可从她进酒店,到走廊上的资料显示,她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舒坦,似在强忍着什么,所以他又判定,一定被下药了。

他百思不解,书桌上摆了好几药品书,就连最新出来的药物,作用,功能他都查清楚了,没有找到可疑点。

他心中明白是谁所为,可一定要查出真相。

不然下一次再发生这种悲剧如何应对?

许诺这几天忙于中东的反恐案子,连续加了几个夜班,都没有回来,叶天宇出任务,叶可岚出去玩儿了,许诺回家的时候静悄悄的,别墅的灯都亮着。

叶宁远见许诺回来了,放下手头的事,回身一笑,许诺走过来,自然地从后面拥着他,“还在忙啊,这都几点了。”

“想我了吗?”叶宁远答非所问,拉着她在唇上来一个法式热吻,许诺一笑,结婚十几年,她最大的变化是独处的时候,笑容变多了。

“你的案子处理得怎么样了?”叶宁远笑问。

“斯洛伐克共和国和你们订了一批30顿的轻武器,好像准备和邻国开战,那边有三支恐怖组织想要截到这批武器物资,我的人在跟进调查,两名同事受伤退下来了,这几天正的开会讨论这个问题。”许诺说道,看了叶宁远一眼,“你最近和中东的交易频繁,不知道他们都在准备打仗吗?”

“知道啊,我这不是提供武器给他们么?”叶宁远似笑非笑说道,“这仗怎么打都打不到北美这边来,再说,那边哪天不是在打仗。”

“我和你说啊,前几天我接到密报,斯洛伐克共和国有一对恐怖分子说是美国在暗中提供武器给他们敌国,打算吞并斯洛伐克共和国获得石油能源,他们很生气,想要报复美国,所以买了苏联FKH-3004型号重型核武器,打算攻击弗吉尼亚州中心。这核弹的制造技术目前只有你们有,破坏力多强你知道,要不要提前撤?不然我们这血肉之躯和核弹是没法坑横的。”许诺莞尔地看着叶宁远。

叶宁远握着许诺的手,严肃地表白,“老婆,放心,你老公无所不能,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丢人,还无所不能呢,这带子看几天都没进展,起来给我看看。”许诺拍拍他肩膀,示意他让位,叶宁远对老婆的话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

可嘴里还是忍不住说一下,“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能知道?”

“我能生孩子,你不能。”

叶宁远,“……”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吗?还是想多生几个?”叶宁远笑问。

许诺笑而不语,突然咦的一声,把带子倒回去,叶宁远问,“怎么了?看出什么了?”

“温暖不是被下药了。”许诺淡淡说道,把画面放大,因为闭路电视从高处看,不能看见温暖的表情,只看见她的动作,许诺蹙眉,“你看她起来到开房这段路,有没有发现她走路的姿势很奇怪。”

“木偶似的。”

“对,正常人走路速度快慢不可能保持到这样状态,况且她走直线,你看她到电梯这里的时候,很明显走过去一点,然后掉头回来,由此可见,她的视线是呈直线的,根本就不看旁边的,如果我们要下楼,走到电梯旁边就会停下来,不可能像温暖这样,她先是走过去,再停顿一下。”许诺打开手提,“我来给你做一副模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