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摇摇头,粉丝都这样。

她心情要是烦闷也找个会员号上去掐,多爽,林宁是掐架大王,谁都不敢在他那边放肆,他那边的忠实粉丝个个都是嘴皮子很尖的人,掐架不是找死吗?

估计很多人过来帮战,所以才会这么热闹。

除了她相熟几个好朋友帮转支持她,金章奖司仪裴俊也帮忙说话了,安宁四大美人的彭书瑶也帮忙说话的了,一这些人都是很有分量的,却依然没能阻止掐架阵势。

温暖看着心情很平静,还饶有兴致地一页一页往下看,看了几页就闪人了,发了一张明天去宣传的信息,她这个微博账号除了她和蔡晓静有,别人都没有,一般工作信息都是蔡晓静代发的,然而蔡晓静很少会上来,除非是很重要工作,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她也懒得上。

温暖悄悄去看韩碧的微博,昨晚韩碧发了她身穿那套红礼服的照片,配着一段话,小鸟飞不过沧海,只是因为彼岸没了等待,往事不可追,痴傻为哪般?

她心中涩疼,转到自己的页面下,才一会儿已是几百留言,温暖顿觉得没什么意思,关了微博,关了电脑丢到一旁,熄灯睡觉。

她和叶非墨极少这么早睡的。

他很忙,有时候事情多起来要在书房待到很晚,婚前,温暖并不怎么管他,婚后,温暖总是让他十一点前就结束所有的工作下来休息。

他们都属于夜猫类,10点前很少上床的,叶非墨如此,温暖也是如此。

黑暗中的沉默令人窒息。

温暖不记得自己是几时睡的,等醒来的时候,叶非墨已不在身边,起床已九点,叶非墨早就去上班了。温暖洗漱换衣服打扮,做了一份简单的早餐吃。

小助理打电话过来,车已在楼下,温暖收拾一下就带着行李箱出门,莉莉和司机都在楼下等着,小助理莉莉比温暖大2岁,刚大学毕业,做事虽然粗心大意,人却很活泼可爱。

刚一上车莉莉就开始说她的行程,温暖抬手让她别说了,她都看过了,莉莉笑了笑,车子开去机场,张导、陈雪如和卓冰冰、陈航他们几人都在等候厅了,一群人浩浩荡荡上了飞机。

温暖想了想,上飞机前还是给叶非墨发了一条短信,我上飞机了。

叶非墨很快就回了一个字,嗯。

温暖本想关机,想了想,又多发了一句,记得要吃饭。

乘务员提醒关手机了,温暖这才关了电话。

陈雪如和她坐在一起,笑着和她说悄悄话,“你没和叶二吵架?”

“不算吵架。”算冷战,温暖笑了笑,“我们没事,别担心我们了,说你呢,赵雨凝那事怎么样了?”

陈雪如目光一暗,“孩子没了,好像是产检出来不小心滑了一跤就流产了。”

温暖沉默,又是流产。

“你怎么了?”

“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陈雪如担忧说道,卓冰冰和陈航在后面聊天,头等舱本就没几个人,倒也安静,温暖叹息,陈雪如说,“还说没吵架。”

“赵雨凝怀孕,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温暖问。

陈雪如苦笑,“怎么能不介意呢,可是,如果没有我和小念突然介入,赵雨凝会嫁给舒文,他们会有一个幸福的家,正因为我们母子,害得她有家回不了,还要担心孩子被人谋害,我还能介意什么?就算心里有疙瘩,也要忘记,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理亏,我若再介意,岂不是蛮不讲理吗?我倒是真心希望赵小姐能够平安,孩子也能平安,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可若因为我再伤害他们,我良心不安,介不介意都成小问题了。”

420(2160字)

温暖一笑,陈雪如说得有道理,她的情况和陈雪如不能相提并论,两人要面对的问题也不同,陈雪如对赵雨凝始终有一份歉疚,她对韩碧却没有。

“韩碧那天说了什么?”

“她说她怀孕过,不过小产了,是非墨的孩子。”温暖实话实说,陈雪如吃了一惊,“几年前的事情吧?”

“对!”温暖目光掠向外面的蓝天白云,白净的侧脸覆盖着一层薄薄的伤感,“因为这件事,我和非墨闹了点小矛盾。”

陈雪如无言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说道,“过去的事,别追究了,你一向大度,记好不记坏,这种事真要追究只是自找难受,叶二和韩碧只要不再有往来,一心一意对你,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我知道!”温暖轻声回答,卓冰冰在后面扬声笑问,“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说宣传的事,我们两在考虑去哪儿玩,B市名胜古迹很多,要不要一起?”陈雪如笑问,这一次电视宣传时间没有上一次电影宣传那么紧,宽松许多,陈雪如早就找好了路线,等录制节目后就旅游,这种免费旅游的机会绝对不要错过了。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几人凑在一起说旅游的事情,温暖也暂时放下自己的心结。

宣传的工作很繁琐,也很累人,也有成就感,这个剧组的演员相处比较融洽,所以这一次宣传众人关系都很好,玩得也很开心。

各地粉丝都很热情,没到一个地方,一下飞机就有一大批粉丝过来接机,非常热闹。

陈航和李诚铭带着三个女人免费旅行,又充当护花使者,又当免费司机的,这一行十分的充实,陈航对温暖的心思谁都看得出来,尽管温暖出了和叶非墨的绯闻,还有金章奖的内幕问题,他对温暖依然痴心不改,一路示好,温暖很为难。

她想和他做朋友,不想搞砸了这段关系,多次委婉地提出他们有缘无分,陈航却坚持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温暖没办法,只能说自己有了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