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陈雪如觉得自己人生中最快乐无忧的两个礼拜,没有烦恼,没有忧愁,身边有新婚的丈夫,温柔体贴,无微不至,且见识广博,各种风俗趣事从他口中说出,总是别有一番风味,他是最佳的导游。这一次的蜜月之行,她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宠爱和呵护。

他仿佛要把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来,让她真实地感受到幸福两字。

她真的很喜欢巴黎,因为这一段蜜月旅行,她更喜欢巴黎。

她以前没有来过巴黎,这一次蜜月也当成是一次旅行,雄伟的埃菲尔铁塔,巴黎最标志性的一幢建筑物,从远眺台上可以看见巴黎近郊的景色。凯旋门,这里是拿破仑时期社会繁荣、国家昌盛的象征,登上凯旋门刻观赏巴黎十二条街道以星形扩展的美妙景观。

这两处都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和雄伟,陈雪如最喜欢的素来有“全球最美丽的街道”——香榭丽舍大道,这里是群众聚集的必选之地,你可以不分昼夜的在富丽堂皇的陈列室及多不胜数的戏院中流连忘返。入夜后,香榭丽舍大道显得分外美丽,大道尽头的凯旋门与协和广场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映照下璀璨夺目。精彩的Montaigne大道云集Dior、Laroche及Mugler等典雅的女装设计专卖店,再上CalvinKlein及Prada等世界名牌时装店,巴黎于世界时装界独领风骚的地位在此可见一斑。

两个人牵手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漫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浪漫和幸福,陈雪如和唐舒文在这条大街上来来回回就走了好多次。

她很喜欢在这条大街上流连,并不热衷于购物,偶尔和唐舒文逛一逛陈列馆,偶尔牵手戏院看歌剧,她很喜欢巴黎生活的节奏和步调。

那是一种能够拾回本真的感觉,街头每一位拉琴,作画的艺术家身上都有一种浓厚的艺术气息,有的是在流浪,有的是纯粹为了艺术。

陈雪如还见一位浑身穿着名牌上衫,牛仔裤的年轻人在路边拉小提琴,如痴如醉,这些人都不是为了钱。

人们总是常常会见到一对男才女貌的年轻夫妻总是亲密地在人群中听街上各种各样美妙的声音,享受这里午后慵懒的生活气息。

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有记者拍过他们在一起听人拉小提琴的画面,在国内瞬间登上了头条,年后一直不知从哪儿传出的唐舒文和唐少奶奶感情失和的事情不攻自破。

小夫妻两人蜜月过得很幸福。

“为什么喜欢巴黎?”唐舒文一点她的俏鼻,笑着问。自从来度蜜月后,雪如的心情开朗了很多,心中虽然挂念小念,却也是开心的,笑得特别灿烂,自从相识以来,他从来没见过陈雪如笑得这么开朗,灿烂,有点小性子,聪明,却不乏幽默,且来了巴黎他才发现,自己老婆身上有一股很浓厚的小文艺气质。

他是开心能看见最真实的她,更开心他能看见她这么一幕,最开心的莫过于她总算对他放下了戒心,否则他是不会看见真实的雪如。

没有距离感,也没有疏远,他最亲近的人,有一颗最玲珑的心。

“其实我爸没死以前,我们家家境很不错,我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我爸爸在股市赚了一大笔钱,他说等我放暑假就带我来巴黎玩儿,我很期待。后来没来得及到暑假,我爸爸的钱就因为投资失败没了,巴黎去不成了,我便在网上寻巴黎的景点,美文过瘾。而且看过音乐电影《日落巴黎》后,我更喜欢,也更向往这里的生活,我画画很不错的,当时我想,如果我们家一直都好好的,我爸妈生活不需要我费心,我就去巴黎,当街头流浪的艺术家,这种生活一定会很惬意。我想我要是不当演员的话,说不定我真会是他们其中的一员。”陈雪如笑指着喷泉池周围附近都在作画的流浪画家。

第一卷温暖一生第二十九章328(2168字)

唐舒文一笑,挑了挑眉,他最喜欢的城市还是A市,他这人比较念旧,且熟悉了A市,对A市更有感情,除了A市最喜欢的便是罗马,对巴黎的感觉比较平淡,没有不喜欢,也没有特别的喜欢。

“现在还喜欢?”

“当然了,很喜欢,我要一个人静静地在这里做上一整天我也不会闷的,很舒服的感觉。”陈雪如笑着,握住唐舒文的手,拉着丈夫在这里度蜜月是她一度的梦想,只不过那时候她的梦里都是顾睿,如今是唐舒文,感觉也很好,她以为梦想始终是梦想,不会有成真的一天,可不曾想到,他圆了她的梦。

她很感激他。

喷泉边,唐舒文突然拥着她,轻轻地吻住她的唇,凡尔赛宫花园的喷泉边,来人来往,一对年轻的夫妻在拥吻着,最后紧紧相拥。

“雪如,虽然是我逼你嫁给我,但是,唐舒文保证,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唐舒文深情地承诺,没有一刻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他已经离不开怀中的女人。

不为孩子,不为其他,就单单因为,她是陈雪如。

他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绝不相负。

陈雪如在他脸上啄了啄,羞涩地低了头,唐舒文揉了揉她的长发,突然牵过她往前走,“我们请一位画家帮我们画一幅素描。”

“好啊。”

两人牵手随意找了一位美女画家,女画家有一头蓬松的长发,长相美丽,五官深邃,唐舒文用很流利的法文和他沟通,让她帮忙画画,得知两人是度蜜月的夫妻,女画家更热情了,一边画画,一边和小夫妻两人聊天,唐舒文拥着陈雪如,在这里留下了最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