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也很给力。

唐舒文脸色一变,见小念没事,看向陈雪如,“你被烫伤了?”

温岚哄着受惊的孙子,唐四脸色如霜,“舒文,跟我上书房来!”

他说罢,已上楼,温岚瞪了唐舒文一眼,“我不早叫你和她保持距离吗?下一次她真死了你也别给我去见她,闹什么闹这么难看,这么点事情也处理不好。”

“妈……”唐舒文喊了声,一个头两个大,如今这家他是越发没了地位,全向着陈雪如和儿子了,唐舒文不好让唐四等太久,走了几步见陈雪如背上一片咖啡渍的痕迹,蹙眉,穿了外套,应该没烫伤了。

家里暖和,陈雪如脱掉脏了的外套,温岚忙问,“伤着没有?”

“妈,我没事。”

“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做出这种事,丢身份。”温岚叹息道,小念已经被哄得笑了,温岚也放心了,唐曼冬还在愤愤不平。

陈雪如坐下来,说道:“妈,你劝劝爸,不要生气了,其实,赵小姐也是一个可怜人,说到底,的确是我和小念的出现才造成她今天的不幸,她生气,怨恨是应该的。反正我和小念都没事,这事就算了,闹开了两家人脸上都不好看,而且,本来就是唐舒文对不起她,唐家理亏在前,赵小姐进了几次医院,外面都在传了,我不想你们被人说得更难听,这事就算了吧。”

温岚心如明镜,雪如的确是个好媳妇,儿子对她又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心结无法打开,她是个懂事明理的孩子。

“这是他们父子的事,我们别管。”温岚说道,“雪如,你记住,你没有对不起她,就算没有你,赵雨凝也不可能进唐家门,除非舒文和我们脱离关系。”

“妈……”陈雪如以为温岚在安慰她,忍不住想说些什么,温岚抬手,示意她不要说,她淡淡说道:“这是事实,很多事,你和舒文不知道,我们也不便告诉你们,我只想说,舒文和赵雨凝再有缘也无份,成不了夫妻。当恋人玩玩也就算了,真要当我家的媳妇,她当不起。”

温岚对赵雨凝似乎颇有偏见,陈雪如也不好说什么,豪门媳妇不好当啊。

陈雪如上楼洗了个脸,把头发挽起来,脖子后一片深红,外套挡住了大部分的咖啡,有少许溅到脖子上了,不算是很严重的烫伤,只是她皮肤白皙,又细腻,比较明显。

去找药箱的话太小题大做了,又惹出风波不是她所愿,陈雪如拧了条冷毛巾敷着,感觉舒服了些,唐舒文进来就看见她在敷着颈后,他的神色甚是不好,似是被唐四训了一顿,陈雪如不想惹事,慌忙放下毛巾。

“你受伤了?”唐舒文走过来,陈雪如摇头,他扳过她的身子,拉开她的长发,颈后有一片红,他蹙眉看了陈雪如一眼,似责似怒。

陈雪如淡淡说道:“没事,也不疼。”

她不习惯和他如此靠近,唐舒文出去了一会,片刻又进来,手里拿着一支药膏,他拉着陈雪如坐到床上,沾了一些白色透明的药膏涂抹在她的烫伤处,一片清凉,很舒服。

静默,无语。

陈雪如一叹,“唐舒文,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虽说临近婚期反悔,对她的名声伤害比较大,流言蜚语也会很多,可她宁愿如此。

唐舒文倏然站起来,脸色阴鸷地看着她,“你以为发生这样的事情后,这一切还能回到原点?不可能了,我们只能将错就错一直错下去,这一次雨凝是有不对,你也不见得没错。我不管你们之间说了什么,你和小念出现破坏了我们是事实,如今我和你已经结婚,我会遵守我的承诺,但是……我也希望你,以后见了雨凝避开走,别在给我惹什么麻烦。”

陈雪如笑起来,唐舒文脸色不善,她笑什么?

“唐舒文,你不觉得好你很奇怪吗?我见了雨凝避开走,别给你惹麻烦,我已经足够避开她了,还避不开怎么办?其实你有权选择回到正轨,是你自己不选,不怪任何人,是,我是破坏你们,所以今天不管是我还是小念受伤都是咎由自取,你满意了吗?既然你说要遵守你的承诺,那我也请你,尽快处理好你和她之间的事,你也别给我添麻烦。”

唐舒文微怒,他的确错看了陈雪如,他怎么会以为这女子逆来顺受呢,如此能言善辩,她去当谈判家和外交官都亏了。

陈雪如道:“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唐舒文,小念是我的宝贝,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放弃,甚至是我的幸福。当年阴差阳错有了他,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你的错,总之不知道是谁的错,可他的出生从来不是一种错误。每一个孩子出生对父母来说,都是一种恩赐,绝不会是灾难,你若以为小念毁了你的一生,你大可以放我们走,眼不见为净,我想,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为你生的孩子,你也不会在乎。”

278

她顿了顿,又说道:“几年前的事情浮出水面,我没想过要破坏你们,也没想过要嫁给你,更没想过什么我不该想的事,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带小念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平静地过一生,我扰乱你的人生,你何尝不是扰乱了我的人生。是你执意要娶我,所以才造成你我她三人的痛苦,你可以不要娶我,你爸妈也不一定逼着小念留下来。这是你的选择,他日错了,你别来怨我,如今发生这一切,你也别来怨我,我平白无故,不想承受你和赵雨凝的羞辱,弄得这一切好像我才是罪魁祸首,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终归究底,都是男人的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别来怨谁。”

“你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唐舒文惊愕之余,有点好笑地看着陈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