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航是谁?”叶非墨口气不悦地问,竟然在他面前提起别的男人,吃了豹子胆了。

“《清莲公主》的男一号啊。”温暖说道,拍了拍他,“我就举例子。”

“还说不是心里不平衡?”

“是有点点啦,你就不觉得不公平吗?”

“游戏规则就是如此,不想玩的,大可以退出去。”叶非墨甚无情地说道,温暖无法认同他的理念,但她也知道,员工和老板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所以温暖也没说什么。

叶非墨说得无情,但的确是一种游戏规则。

“你现在是新人,被剥削多一些,等你渐渐有了名气就不同了,你别以为彭书瑶和杨洋她们也和你们新人一样,这是不同的。”叶非墨说道,目光凝着她,“你想拿到属于你的那份收入,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实力,如果没有,那就不要抱怨。”

“知道了!”温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她目前还是新人,只能让吸血鬼欺负,真是的,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嘛,幸好她心中也不是那么不平衡。

叶非墨满意了,摸摸她的头,“乖乖当我的摇钱树。”

温暖,“……”

198

“如果今天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生日礼物,安宁珠宝代言费我就不抽,你说呢?”叶非墨眸光掠过一抹精光,非常温和的提议。

温暖本来蔫了,如霜打的茄子,一听这话立刻精神了,双眼冒出黄金来,她狗腿地抱着叶非墨的手臂问,“有多少?”

叶非墨竖起一根手指,温暖目光更亮了,一百万咩?目前她代言的最高费用是五十万啊。

叶非墨摇头,“一千万!”

温暖是安宁珠宝开出最低报酬的代言明星,这没办法,她的身价和好莱坞巨星的身价是有差别的,这个数目对她来说是有些偏高了。

但叶非墨估计,再过一年,她的代言费肯定有这个数了。

《美人倾城》播放后,她的代言费一定向上翻了十倍,再以后,更了不得,这个价钱给她,非常合理。

“哇,二少爷,你太给力吧,哎呦,竟然这么高?”温暖自己都没想到,蔡晓静说过,安宁珠宝的代言费很高的。

她本来想,再高也就一百万吧。

谁知道竟然会有一千万,她的眼睛里都是金子了,二少爷太给力,超级给力啊。

“想拿到就给生日礼物。”叶非墨说道,给满意了,这笔代言费一分不少给她,本来安宁国际的艺人给自家产品代言,他可以不花一分钱。

不过给她就给她,无所谓。

“三更半夜的,你让我上哪个给你找礼物去?”除了24小时商店,现在差不多的店面都关门了吧,温暖灵光一闪,把那瓶胃药那过来,兴冲冲地说道,“二少爷,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你看,我多贴心啊。”

叶非墨,“……”

她的急智可真多啊。

“不满意!”

“甜甜圈不满意,胃药也不满意,那你要什么啊,我看你分明就是为难我。”温暖说道,嘟起嘴巴,看着对面大厦中的广告,心中很不爽。

不行,再不爽也要想,为了一千万,拼了!

礼物,礼物……

叶非墨睨着她,不说话,也没表情,温暖想来想去,真想不到好礼物给他,叶非墨一脸冷艳,摆明了不给生日礼物就不给代言费。

“你想好,本来安宁国际的艺人给我们的产品代言就是免费的,你想要这笔钱就想一想生日礼物吧。”叶非墨说得一脸恩赐。

温暖很想砍了他。

“你闭上眼睛,我给你变出一个生日礼物来。”温暖道。

叶非墨也不是听话的主,反而瞪大眼睛看她,温暖气结,“那不给礼物了。”

“那简单,这一千万就当我的年终奖金。”叶非墨说得风轻云淡,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仿佛温暖这么说正如他心意。

温暖咬牙切齿,突然捧过他的脸,在叶非墨含笑的目光中,重重地亲了一口,“总可以了吧?”

叶非墨有点小不满意,“我要法式热吻。”

温暖怒,“热吻就热吻,又不是没吻过。”

为了一千万,温暖豁出去了,捧着叶非墨的脸,热辣辣地来一个法式热吻,叶非墨反客为主,揪着她的舌尖吻得温暖差点透不过气来。

等他餍足放开温暖,已是好几分钟后的事情。

温暖想踩死他。

“这回满意了吧?”温暖脸红心跳地问,叶非墨似乎还有意见,温暖彻底怒了,“你敢不满意,以后我都不让你吻了。”

“很满意!”叶非墨回答得老快了。

温暖满足了,她似乎已经看见她的一千万在欢天喜地向她扑来,她的眼睛里都冒出金子了。

叶非墨鄙视她。

闹了一个晚上,两人总算是消停了,“回家了,好困。”

晚风吹得眼皮发涩。

“等着看日出。”

“不行,一夜没睡,明天没精神工作。”

叶非墨想了想,的确不舍得她太累,只能牵着她起来,估计回到家也差不多4点多,没睡几个小时她又要被叫起来去片场了,艺人的生活节奏都是如此快。

温暖走出两步,又回头捡起掉在地上的钥匙,差点忘了这茬,叶非墨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温暖把手放在他手心了,让他牵着一起朝他的车走去。

回到名城公寓,温暖澡都没有洗,衣服也没换,直接倒在床上睡觉,忙了一天能睡一个舒服的觉真是一种享受,叶非墨让她起来换衣服再睡,温暖把被子一卷,没五分钟就睡着了。

他无奈,换了衣裳,温暖正好翻过身子来,她的蝴蝶项链翻了出来,刚刚在江边,他一直没注意她身上戴的项链,意乱情迷的时候把这碍事的项链扔到背后去了,脑子里哪儿想到这是什么项链,如今她翻过来,微暗的灯光下,他看得特别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