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一愣,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叶非墨。

蔡晓静识趣地退出病房。

叶非墨一直没有离开,温爸爸和温妈妈来了,他和林宁只好走,林宁回去,他开车在医院附近转了一圈又回到医院,一直在下面等着。

等到温妈妈离开,他才上来。

一上来就听温暖说要出院,继续拍戏,他又担忧,又生气,口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两人那天晚上吵架后,一直没有什么交谈,早上又撞到他和韩碧在公寓电梯里,温暖自是以为叶非墨和韩碧旧情复燃,昨天晚上干柴烈火了。

于是,她对叶非墨也没什么好表情,“我要继续出院拍戏,只是手臂伤了,又不是不能拍了。”

叶非墨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丫头固执得他想要砸开她的脑袋解剖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越撞越傻了。

“你要当英雄之前,麻烦看清楚安宁国际的合约,一切工作服从命令,我让你住院,你就给我好好在医院待着,不拆线,你哪儿都不准去。”叶非墨冷冰冰地说道,语气已压抑了脾气。

温暖想起韩碧在她面前在嘴脸,不温不冷地哼了句,“你凭什么管我?”

叶非墨脸色顿时下沉,骤然低头,脸蛋近在咫尺,她能清晰地数出他的睫毛数来,吓温暖一挑,他深邃的目光冷冷地凝着她,“你在闹什么别扭?”

“谁和你闹别扭。”温暖避开他,叶非墨靠得太近了,他气息扑面而来,温暖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亲密,虽然两人再亲密的事情都做过。

心跳突然加速起来。

叶非墨沉声道:“如果不是闹别扭,那在医院把伤养好。”

“我会耽误剧组的进度。”温暖说道,目光冷冷地凝着叶非墨,“你不是最讨厌员工以生病的借口耽误工作吗?”

叶非墨被温暖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该死的丫头,有时候很伶牙俐齿。

“对了,你这么晚,怎么会在医院?”温暖瞅着他,低低问,“不会是来看我的吧?”

叶非墨气结,他人都出现在这里,她竟然还问出这么白痴的话,这像话吗?他怒不可遏,沉声道:“谁会特意过来看你,我来看一位世伯,顺便看你。”

温暖哦了一声,甜甜一笑,“那人你也看过了,我就不耽误你了,谢谢叶总如此关爱员工,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温暖,你这般阴阳怪气,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生气吗?”叶非墨突然问道,温暖一身是刺,扎还挺疼的,她一定不知道,他在她背后都做了什么。

“没有啊,我早忘了。”温暖说道,表现得老实无辜。

叶非墨一时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好,两人都沉默下来,温暖心中有少许不舒服,但又不知道为何不舒服,沉着脸,闷闷地坐着。

手臂上的伤比不上心中那股不舒服。

脑海里映出今天早上看见他和韩碧出双入对的画面,她更如哽了一根鱼刺。

她不说话,叶非墨也不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温暖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死人被他这样看着都会从棺材里跳出来了。

177

“你还有事吗?”

“你在生气!”肯定句,虽然不知道温暖在气什么,但叶非墨肯定,温暖在生他的气。

“我有时间还不如背剧本,谁有空和你置气。”温暖凉凉道。

叶非墨冷哼一声,退开了些许,温暖稍微自在了,他靠得太近,她的鼻息间都是他的古龙水味道,思维也跟着变迟钝了。

叶非墨严重地影响了她。

他坐到床上,想问问她的疼不疼,可见温暖如此冷淡,叶非墨从来不是拿自己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的人,于是也没问她疼不疼。

温暖心中祈祷,叶非墨赶紧走。

“那天晚上我是骂得过分了些,但不是针对你,如果你还在为这件事生气,大可不必。”叶非墨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温暖为何会生气,只想到这个可能。

温暖疑惑地偏头过来,“你在道歉吗?”

叶非墨一窒,道歉这种事,他还没做过呢,温暖一问,他的脸瞬间就沉了,但却没有反驳,他想,或许他不反驳,温暖当他默认了,或许,她就不生气了。

温暖的确当他默认了,只想吹一声口哨,哎呦,你终于道歉了,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晴朗了,她就喜欢看叶非墨这副纠结的脸。

再纠结一点吧,再纠结一点我会更原谅你。

叶非墨见她欢喜了,自己吃了瘪,脸一沉,伸手去捏她的脸颊,“死丫头,你开心了?”

“疼,疼,疼,你小点力。”温暖抬脚去踢他,被他连带被子一起抓住,她窘迫不已,叶非墨总算好心放开她的脸颊。

温暖睡多了,晚上反问精神了。

“喂,你吃过饭没有?”

这人总是三餐不正,所以才弄得一身胃病。

叶非墨摇头,从中午就一直没离开医院,哪吃过饭了,温暖一听,板着脸指着蔡晓静买来的水果,“去切水果吃,不然回家吃。”

叶非墨心口一暖,这丫头果然关心他的身体,那天听她愤怒中说廉价的事,叶非墨突然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笨丫头,我说过了,你一点都不廉价。”

这是他的无价之宝。

他难得这么温柔,温暖有些不习惯,她果然还是欠虐的,习惯了喜怒无常的叶非墨。

“废话,林宁说我是你的摇钱树,我当然不廉价。”温暖得意洋洋地哼了哼,叶非墨只是抿唇,什么都没说,拿过水果剥皮吃。

蔡晓静买了苹果,橘子,葡萄,叶非墨选了橘子,最不麻烦的一种。

“喂,你回家吃饭吧。”

“你又没做饭。”

温暖一愣,想到韩碧,不冷不热地说,“韩碧没给你做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