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分明是就是挑明了说,韩碧没资格和她一起相提并论。

温暖,你熊的!

你这小白兔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心啊?

是,演技好是你的天赋,但要不要这么霸啊?

这句话,真是太有杀伤力了,蔡晓静第一次意识到,温暖的战斗力其实真的非常高,根本无需她担心。

温暖说罢这句话,挥挥手,风轻云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随意吧。”

她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笑吟吟得如一只小白兔,笑容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韩小姐,说到你和叶非墨的关系,其实,这真的值得你来炫耀吗?我真的很不理解耶,不就是七年前分手的男女朋友吗?这世上分手长达七年以上的前男女朋友多不胜数,多你们一对也不多啊,不要这么骄傲的吧。再说,世上每天都有无数的情侣的分手,分手这事比吃方便面还轻易,你却把这事挂嘴边,我是真不明白,这事有什么好炫耀的咧?你要有本事啊,你绑着他七年,让他为你守身如玉七年我还觉得你有点本事,可惜啊,叶二少爷是一头种马,见一个种一个。所以,你的优越感什么的,省省吧,在我面前也不过是笑话。”

温暖说完,潇洒转身,本来还挂着淡淡的讥笑凝着韩碧,一转眼就摔在蔡晓静肩膀上撒娇,“晓静姐,好累了,抱我回家吧,呜呜……”

蔡晓静,“……”

在暗中看戏的程安雅和许诺忘了去警察局她们的小公主,目瞪口呆,许诺道:“妈咪,看来,你看走眼了,这不是小白兔。”

程安雅点头,“战斗力真高,你妈咪今天爽到了,看到韩碧那张脸我就能开心一个礼拜了。”

本来以为温暖这性子若是以后和韩碧直接较量上一定会吃亏,看来她是白担心了,这丫头不会一个会吃素的主。

扮猪吃老虎,连她都看走眼了。

她喜欢这种女孩,可温柔,可强悍。

许诺笑了,“真没想到,刚刚她趴在一直吃是装的吗?”

“说是装也是不是,温暖真是一名七窍玲珑的聪明女子,刚刚那种情况摆明是我要为难韩碧,她有八卦听当然选择听八卦,而且韩碧也没有说她什么,不关她的事,她当然乐于看戏,这回就不是了,韩碧一开始就端着架子震她温暖当然要反击了。”程安雅笑道。

本来觉得只有80分的媳妇,瞬间满分。

哎呦,她真是太喜欢了。

特别发飙后转身过去立刻能撒娇,她能脑补出来她和非墨在一起应该很好玩。

非墨就该和这么精灵的孩子在一起。

韩碧跺跺脚,不顾形象地骂了几声,这才和linda一起开车离开,程安雅摇摇头,许诺突然道:“哎呀,可岚……”

叶可岚在警察局叉腰,白嫩的脸蛋气呼呼地和警察大眼瞪小眼,“我要让我爹地把你们全部都黑了!”

警察各种冷艳问家长在哪儿。

叶可岚眼泪汪汪,“警察哥哥,你看我这么可爱活泼的少女,看我这么高贵冷艳的气质,看我这洗衣板的身材,我像是卖-氵㸒的少女吗?”

警察斜睨她一眼,“听说最近的人都喜欢玩幼稚少女。”

叶可岚眸光一亮,眨巴眼睛问警察,“咦,警察哥哥,你也有这嗜好是吧,是吧?所以你才去扫黄是吧,想饱眼福是吧?”

警察哥哥哭了,这死丫头的家长到底去哪儿了?

第一卷温暖一生第十章158狗血

蔡晓静载着温暖回名城公寓。

一路上,温暖昏昏欲睡,这几天她实在是太困了。

蔡晓静偏头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她是真的困了,还是装睡?仿佛把韩碧那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她睡得天昏地暗,仿佛刚刚那件事真的无所谓似的。

蔡晓静摇摇头,若是刚刚那段话被播出去,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轰动呢。

小菜鸟叫板国际巨星,多么醒目震撼的标题。

一路沉默送她回公寓,半途中,张导来电话问她温暖的事情办好了没有,如果办好回来赶夜工,蔡晓静看着一旁睡得很甜的温暖,轻声道:“张导,真不好意思,是安宁的夫人见温暖,有些事可能会谈得比较晚,明天八点我带她准时上工,抱歉,你就通融一个晚上。”

张导也没多说什么,挂了电话,蔡晓静一路沉默地送她回名城公寓。

刚到公寓楼下,正要唤温暖醒来上楼,叶非墨的车也开进来,他摇下车窗,“去哪儿这么晚?”

蔡晓静想了一下,说道:“最近都要赶夜工。”

他蹙眉,蔡晓静好奇地看着叶非墨这一身打扮,今天很冷吗?

怎么叶二少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风衣呢,怎么感觉都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见鬼了,这都几点了,上班不可能穿这样吧。

叶非墨下车,挑眉问:“她呢?”

蔡晓静指着一旁睡得和死猪一样的温暖,叶非墨蹙眉,蔡晓静正要叫醒温暖,叶非墨抬手,绕过去,帮她解开安全带,把她的包往肩膀上一垮,抱着她就上楼。

蔡晓静默默地看着叶非墨抱着温暖进了公寓,不是她偏心护短,叶二少还是和温暖在一起的时候最般配了。

上了44楼,刷卡进门,叶非墨把她的包往沙发上一扔,直接抱着她进卧室,这死丫头,为什么轻了这么多?长得本来就不矮,还瘦得这么难看。

温暖睡得沉,根本就不知道叶非墨很不满意她的体重,在被子里滚了一圈,抱着枕头继续睡,叶非墨开了空调,拧了条热毛巾给她擦脸。

她睡很沉,什么都不知道,叶非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的睡脸,她最近很累吧。

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