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欲哭无泪,紧咬牙关,落荒而逃。

天啊,她这辈子做了最大胆的一件事,就是和方柳城约在酒店,可她也做了这辈子最蠢的一件事,竟然看错了房门号。

该死的酒精。

她刚进电梯,52楼的电梯门就开了,一名身穿亚曼尼手工西装的俊美男子走出来,取出房卡走进5203,看见空无一人的床,男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003温家破败

温暖匆匆回家,门口停着几辆警车,有几名警察扣着她的爸爸上车,温暖瞬间哭了,即便再懵懂也知道发生何事,哭喊着上前却被警察拉开。

温爸爸只来得及和她说一声,暖暖,小心方柳城。

温暖哭喊着看着警车把爸爸压走,温家外,一群人站着,指指点点,温暖浑身力量都似被抽走了,爸爸被压走,临走前扔下一句,小心方柳城,那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爸爸会被押走,她全然不知,猛然想起妈妈和妹妹,温暖咬牙擦干眼泪,跑进家里。

家里乱成一团,两位叔叔,几位堂姐,堂哥,她的舅舅,还有表姐等人都在大厅里,温妈妈坐在沙发上落泪,温静在一旁红着眼睛宽慰着她。

“妈妈,小静……”

正在哭的温妈妈突然抬起头,温暖只见她的眼睛一片血红,表情瞬间狰狞起来,她敏捷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一巴掌朝温暖打过来,温暖白皙的脸颊上浮起手印,疼痛让她摇摇欲坠。

“妈,你在做什么?又不关姐姐的事情。”十五岁的温静飞快起来,拉住还想继续打温暖的温妈妈,温暖脑海更是空白。

叔叔,堂姐和舅舅,表姐们的表情都如仇人般看着她,那眼光看的温暖如芒刺背,心凉透顶,他们都在指责她,都在怨恨地看她。

她做什么?她不明白。

“温暖,你也太贱了,竟然会和方柳城一起害叔叔坐牢,你安什么心?”大堂姐温秀丽说道。

“哼,昨晚还一夜不归,你和方柳城鬼混去了吧,你对得起叔叔吗?”二堂姐温美丽说说道。

“嫂子,这样的女儿你还不赶出家门,要不是她喜欢方柳城,把大哥的资料都偷给方柳城,温家至于败了吗?”二叔愤怒叫嚣。

……

温暖笑了,笑得灿烂,那笑容从脸上延伸到目光中,笑得令众人害怕。温暖是那种悲哀到极点,却仍旧能笑得灿烂的女子。

那笑容,仿佛从不曾在她脸上消失过。

温静一把搂住她,“姐姐,不关你事,别听他们胡说。”

温静扭头,劈手指着大门,“滚,你们从这里滚出我家!”

温家在A市小有名气,虽不算是上流社会,却也富足有余,温爸爸白手起家,从小小的包工头到建筑公司的董事长,温家建筑有限公司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

方柳城架空公司,举报温爸爸贿赂、涉嫌商业犯罪,已被警方扣押调查,几个月沿海城市家族型走私犯罪案件牵连甚广,官场,企业不少人相继落网,温爸爸更不信涉嫌这一宗大型经济案件中。

温爸爸一被抓,被方柳城架空的温家企业土崩瓦解,他成功的接收了温家,且让温家负债累累,高达上千万,温家的别墅过几天就会被封,拍卖,温家名下所有的财产都将被没收。

温暖无形中成了帮凶,这么多年,一心只顾着喜欢方柳城,却从不去想,为什么他总是向她打听爸爸的去处,爸爸谈事的细节……

方柳城走进温家,负手而立,他一身白色西装衬出他健美的身材,英俊的五官线条硬朗,给人几分冷酷逼人的感觉。人往门口一站,便有几分发号施令的气势。温暖心冷,原来这些年的温柔和善都是装出来的。温妈妈似疯了般,冲上去就要打他,被他身边的保镖推到一旁,温暖和温静上去扶她。

温妈妈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方柳城讥诮一笑,温暖一直低着头,突然抬头,问:“方柳城,为什么?”

方柳城因她的称呼一怔,复而勾起冷酷的笑,“为什么,我也要让你们温家尝一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十余年前,方家还是一间小小的建筑公司,温爸爸收购方家,逼的方家夫妇牵手坠楼而亡,留下年幼的方柳城流落孤儿院。温爸爸四处巡查,得知方家有遗孤,一时心有不忍,领养了方柳城,他几乎和温暖一起长大,最后进入温爸爸的公司,最终整垮温家。

而此时,温暖才知道,方柳城早就功成名就,拥有自己的事业王国,潜在温家,不过是为了击垮她们。

很好,很完美的计划。

“暖暖,真谢谢你。”方柳城的声音有些许恶毒,更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温暖挺直背脊,露出甜美的微笑,咬牙,一字一顿道:“方柳城,风水轮流转,你也有阴沟翻船的那天,我等着。”

他似乎从她身上看到一种夺目的光彩。

难得见这名总是追着他跑的女子露出此般逼人的神采,方柳城目光微微一暗,

年少的她喜欢上一名男子,他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她年少热情,暧昧冲动,卯足了劲去追他,站在A市在最高的楼顶上,她呐喊着总有一天要嫁给他。

从小到大,她一直追着他跑,他时而对她宠溺,时而对她疏远,若即若离,越是此般,越是激起她的征服欲,年少的温暖,未曾懂过,这也是一种手段。

昨天是她的生日,他问她要什么礼物,她羞涩地提出交往,方柳城微笑着,让她到GK东方酒店总统套房等着他。她本来想拒,温暖是洁身自好的女子,可在好友的怂恿下,她答应了,又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地来到GK东方国际,上了5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