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理发的技术不如我。”封澜评价道,继而又说,“看守所里变态不少,捡肥皂的时候要小心。”

丁小野只是笑,封澜也莞尔。

探病时不说病况,道别时不叙离殇,这是封澜的观点。她不垮下,丁小野才能看到希望。

对丁小野来说,自首后的这段日子,他反而睡得比以往平稳,只要梦里没有封澜打扰。他本不愿见她,可两人相视而笑时,又觉得什么都值了,煎熬也有种烈火烹油的快感。

“案子还是很有希望的。韩律师,你说是吧?”封澜安抚丁小野,又试图向身旁的律师求证。

对丁小野进行必要的陈述和解释之后,便将自己的存在感减至最弱的律师闻言点了点头,“判决没下来前就有希望,即使下来了,还有上诉的机会。现在首要一点是找到证据证实开车的人不是你,然后才是尽可能缩短刑期,我们都在想办法。”

丁小野听出了律师说的那个“我们”的含义。他问封澜:“你又做什么了?”

封澜心知瞒不过,也不打算瞒他。一个人逆风而上太过辛苦,何必硬撑着?她需要一个人和她共同面对。

“我打算把餐厅转手,已经有几个人联系我了,开出的价格还不错。”封澜解释说,“怪我以前太大手大脚,赚得不少,花得也多。家里没什么负担,所以没有攒钱的观念,手头上实在拿不出太多现款。我和韩律师还有曾斐都商量过了,我会想办法赔偿受害者家属。他们两老也不容易。万一家属答应出具谅解书,对于减少刑期还是有帮助的。房子不能卖,我爸妈家……不好经常回去,我没做好露宿街头的准备,餐厅转手倒方便些,我正好休息一下。对了,你不知道我有注会证吧?想不到我还挺有本事的?我这种人是饿不死的,你放心!”

丁小野用拇指拨动另一边手腕上的铁环,这半个月来,他已适应了身上多一个物件,然而未来需要适应的东西还有很多。

“后悔吗?封澜。”他直视着她,毫不回避,也无矫饰,甚至连感激或内疚都无从寻迹,只是平铺直叙。

“后悔”这个词封澜已听过太多人向她提起,她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老生常谈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她却心头一颤,眼角不争气地发烫。

“暂时还没有,以后的事难说。反正到时也晚了,不提也罢。”她侧过脸去假装撩开挡住眼睛的刘海,再看着他时已平静了许多,笑道,“你知道别人怎么评价我——疯子、傻瓜、情圣、倒贴女。我习惯了你嘴贱,脸皮也变厚了。其实我不疯也不傻,更不是情圣,我为自己打算着呢。你早点出来,受益的也是我。‘食得咸鱼抵得渴’,你这句话简直是为我造的。冬装新款的外套、限量版的鞋子……这世上买什么不需要花钱?我买我日后的幸福,难道不值得这个价?”

她到底没想象中那么无坚不摧,话说完,嘴角止不住地轻抖,他们隔得太远了,连抓着他的手、摸摸他的脸都成了奢望。封澜哽咽道:“别让我后悔,小野。”

“我那是跟你客套,你没听出来?”丁小野抬头道,手腕处刚好一些的擦伤又被他拨得磨破了皮,冒出细碎的血珠子。

“能补偿当然好,不管他们是不是原谅。”丁小野想起了七年前汇给冯家又被退回了的那笔钱,对封澜说道,“用不着你卖餐厅,钱我还有一点,虽然不够……我还有一套房子,有些旧了,地段还不错,你可能得替我出面处理一下。”

一直没有变卖那套房子,是因为那里承载了太多旧时的回忆。可现在他只当崔霆死了,活着的丁小野必须为他和他爱的人打算。

“留着你的餐厅,等着我,只要我有出来的那天。欠你的不一定还得了,命是你的。万一,万一你等不下去了,我一样感谢你……”

“别说感谢,说爱我。”封澜的声音都变了调,“记住我现在的样子,说不定过些年我就老了。”

丁小野说:“你现在也没年轻到哪儿去。”

封澜像笑又像哭,“王八蛋,你现在也不肯说一句好听的哄我?嘚瑟吧,当心我遇到比你年轻,比你长得好,还会甜言蜜语的男人,到时我反悔了,等你出来,我已经成了孩子的妈!”

丁小野现出脸颊上的酒窝,仿佛狼亮出尖牙,“怕什么?你就算生了一堆孩子,还是会回到我身边。”

封澜掩面哭了。她来之前发誓要一直微笑的。

封澜最怕的是什么?怕丁小野劝她。她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也可以背弃一切跟他走,却不能接受最后的站台上他失约。就仿佛一个穷光蛋,花掉所有的钱买了束鲜花,要的不是对方的心疼和惋惜,而是他张开手接受,赞叹说:“真美!”

丁小野那张世上最贱的嘴,说出了封澜听过最好的话。

封澜过去常问自己,丁小野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她为他疯魔,为他豁出一切,做尽傻事?正如她妈妈所说,他不过是年轻,又长得好看,但是她爱过的男人谁又差了?为什么她没有办法为别人做到这种地步?可是现在她明白了,同样奢侈的付出,周陶然会充满负累和压力,丁小野却坦坦荡荡,没有任何伪饰。他的“无耻”是因为他不管价格标签上写着三千块的衬衣还是一整间餐厅,只当作那是一个女人最平凡的爱情。他了解,他接受,他让她知道这值得。他是照着封澜的心严丝合缝长出来的妖怪。

“丁小野,遇上我是你的福气。你前世要是妖怪,一定修炼了一亿年。你不肯说爱我,就拼命用行动报答我好了,我也不跟你客套。这辈子你别打其他歪主意了,好好想着我,守着我。就算我再老,再丑,穿高跟鞋,出门前化半小时妆,爱买衣服,涂指甲油,喷香水,吻你的时候蹭你一脸口红,你都忍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