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野轻笑道:“这么说来,你爸是警察,你也是警察,你为了升职立功不择手段也是遗传?”

曾斐冷眼看着丁小野许久,然后站了起来。他不打算反驳,但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丁小野垂着头,交握得更紧,仿佛也在经历一场天人交战。

“我如果是你认定的那种人,你现在能安然坐在这里?”丁小野忽然说道。

这是曾斐无法否认的事实。他远离警察这个行当太久了,曾经的敏锐已逐渐在安逸中懈怠,竟没能在第一时间察觉丁小野的真实身份,这一点始终让他耿耿于怀。丁小野若有意对他或者他身边的人下狠手,有的是机会。

“曾斐,我爸再罪有应得,他已经死了。我恨过你,但我也同样明白你的立场没有错。你怪我是非不分,我有我的善恶标准。是我的罪我愿意扛,可是我再说一次,事发时我不在车上,等我赶到已经晚了。我请求你……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

说完这些话,丁小野仿佛松了一口气,低垂着眼,如久远的石像。他做了他能做的,尽人事,听天命。

曾斐离开前问了一句:“有什么要我转告的……她在外面等。”

丁小野的镣铐有轻微的响动,可是他摇了摇头。

要说的话昨晚都已说完,他也不打算见封澜,在真相揭晓之前,那只会把两个人放到油锅上煎一样。

封澜一见到曾斐,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他怎么样?没有吃太多苦头吧?到底会怎么判?有没有提到我?”

曾斐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说:“封澜,冷静点。”

封澜却固执得很,“把他说的话都告诉我。”

他们在分局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曾斐让人给封澜倒了杯水,简明扼要地将刚才的对话复述了一遍。

丁小野不想见她,封澜竟也没有感到意外。她发了许久的呆,继而问曾斐:“我能做什么?”

曾斐的叹息微不可闻,“那只是他的一面之词!”

“你也不是完全不信!”封澜面色平淡,眼睛却亮得像点了无数的火把,“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曾斐说:“即使我愿意帮他,后面的事远比你想象的难……撞死冯鸣的人不是他,这需要法庭采信的证据。再说,单凭他包庇崔克俭,妨碍执行公务,这些罪名也够他受的。”

封澜还是那句话:“我能做什么?”

曾斐长久地沉默,搓着自己的额角。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疲惫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才三十四岁,却好似有了六十四岁的心境。

“封澜,你要想清楚。”他最后一次劝道,“我知道你喜欢他,但这不是光凭‘感情’可以解决的事。没必要拿你一辈子来赌,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封澜却说了句完全不相干的话:“你忘了,伊甸园里吃下第一口苹果的也是女人。”说完她笑起来,“告诉我吧,曾斐,除了‘感情’,我还得掏出点什么?”

直至告别曾斐,封澜都相当镇定。她知道人心中那口气的重要性。高考结束的晚上她发了一场高烧,医生说她应该已经感冒一周了,险些就拖成了肺炎,按说整个人会很不舒服,但是在考试过程中她居然没什么感觉。日夜挑灯苦读不就为了那几天?封澜不是那种允许自己临门一脚射空的人。她是那一年全市高考第九名。

只要那口气还吊在心间,人就不会垮。

当然,说她浑然无事也是骗鬼的话。封澜心里怕得很,那一夜,她不知在家里的客厅转了多少圈,一遍一遍来回地走,迟疑、退缩、算计和自保的念头也一遍一遍地在脑子里转。

封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已不再是曾斐劝她的话,而是换作她自己的声音。每走一步,便有一个念头升起,又被无声地踏碎。

她是爱他。

有多爱?

爱又抵得过什么?

封澜把最坏的打算一一摆到了面前,再将所有头绪理了一遍。等她终于坐下来,盘点手头上的银行卡、房屋所有权证、股权证明、营业许可证和一切属于她个人的资产时,天色已微微泛白,她竟不知自己已徒劳地走了五六个小时。客厅的地毯上留下凌乱的倒绒痕迹,小腿不知什么时候被某个家具的尖角撞出红痕。

封澜去洗漱,看向镜子时有过犹豫,害怕里面的人会一夜白头。然而并没有。她卸了妆的样子略显疲惫,也比不得二十来岁时一脸的胶原蛋白,可依然算得上皮肤光洁,五官姣好,乌发丰盈。封澜摸着自己的脸,她还没老呢!如果她等得到丁小野,到时她的脸又会是什么样子?

康康是最早得知封澜打算将餐厅盘出去的人之一,也是餐厅里唯一知悉封澜与丁小野所有现状和隐情的人。他现在经常自称“圣·丘比特·康”,然而得知封澜的决定时,仍免不了一番咂舌。

“孟姜女哭长城,风萧萧兮易水寒,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他把自己想到的关于勇气的典故都搬了出来,还觉得不足以表达心中的震撼,“要是在古代,你就是烈女,在革命时期,你绝对是英雄。”

“我不是渣滓洞里的女特务吗?”封澜知道丁小野和康康背后是怎么议论她的。康康说得乱七八糟,可已是目前少有的能入耳的话了,最起码他相信她并没有疯。

封澜出面为丁小野找了最好的律师。律师姓韩,是曾斐推荐的,熟悉刑事法案件,有深厚的检察院背景,这对于案子最终的走向十分重要。

托律师的福,封澜以助手的身份见了丁小野一面。那已是他们分别半月以后的事了。丁小野头发更短了,面颊清瘦了一些,但气色尚好,伤痕淡去,更显得五官分明。